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4章 唱歌
    一阵喧哗后,女生们开始落座,津津有味的吃着零食,带着3d眼镜,看着大片。

     炫目的场景,似乎触手可及的3d特效,让女孩们目眩神迷,不知不觉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从电影院走出的时候,女生们都还三三两两的议论剧情,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看完电影,差不多四点多,这会儿就去ktv不现实,吃饭才是正理。

     按说这么多女孩,吃饭是一件麻烦事,不过对于颜厚来说,这都不算事,孟露露早已经帮他准备好了,包了一家大饭庄。

     坐着浩浩荡荡的大巴车队来到了饭庄,看着摆好的几十桌酒席,女生们这才猛然发现,今天一天的玩乐,肯定花费超过十万。

     光是那几十桌酒席,没有几万块钱是根本拿不下来的,加上包场看电影,这绝对超过十万了。

     虽然玩的开心,但是女孩们还是很善解人意的找到颜依,让她去跟颜厚说说,花费实在太大了,要是再去ktv,那开销又要翻上一倍。

     “大家已经玩的很开心了,依依,你去跟颜老师说说吧,晚上的ktv就算了吧,没必要了。”她们七嘴八舌的劝着。

     颜依也意识到不妥了,便作为诸女的传话筒,跑去跟哥哥说。

     不料颜厚却大掌一挥,说道:“说好的请你们玩,怎么能不算数!放心吧,钱不是问题。”

     “你到底哪来的钱?”颜依实在是太好奇了。平时不显山露水的哥哥,怎么突然就这么出手阔绰,底气十足了?

     “跟朋友做了一些小生意,放心吧。不是违法乱纪的。”

     见颜厚不肯松口,颜依也没有办法,只能怏怏的回去,告诉大家。

     大家听这么说,也就不再坚持了。

     吃过饭后,众人又坐上大巴,前往大学城。

     这并不是回学校,只是为了等会儿大家方便回学校,特意在学校旁边包下了ktv而已,要不然等下玩的太晚。要回去就麻烦了。还不如离学校近些。那样还可以玩久一点。

     包下的是一家量贩式ktv。包厢不算多,三十来个,却是足够了。ktv玩的就是热闹。所以人多些挤在一块也没事,大包厢可以坐个几十个,中包厢勉强也能坐个十来个,小包厢怎么着也能坐五六个,挤挤是够了。

     大家到了的时候,老板已经准备好了,服务员整整齐齐的站了一排,迎接她们的到来。

     花了大价钱,自然就要有超常的享受。服务员们分别招待着鱼贯而入的女生们,带她们到一间间的包厢。

     最大最好的包厢。自然是留给颜厚的,一些自认为和他比较熟稔的女孩,便随着他一起,众星拱月般的簇拥他走进了大包厢。

     “今天玩得开心就好,大家不要拘束!”颜厚嚷着,女孩们也不会约束,点歌的点歌,吃水果的吃水果,聊天的聊天,气氛热烈的很。

     很快,女生们就唱起来了,跟着颜厚进大包厢的,除了颜依几个,其他都是以云翡雨为主的音乐系学生,还有一些平素和颜厚关系不错的女孩。

     有这些音乐系的女生在,档次就完全不一样了,各个唱功了得,婉转动听,让人如痴如醉。

     说起来倒是颜厚占便宜了,这些女生有不少已经大四快毕业了,有的甚至已经开始接商演的业务了,比如云翡雨,出场费就得几千上万呢。可在这里,她们一个个的轮流上阵唱歌,完全当得起一个小型晚会了。

     云翡雪也随着姐姐云翡雨来了,她坐在颜厚的身旁,安静的听着打架唱歌,用鼻音随着轻轻的哼着调子。

     “你也唱一个吧?”颜厚在她的耳畔轻声提议道,上次听她唱歌,真的很不错,就是没有伴奏,这会儿说什么也得让她显露几手。

     她点了点头,问道:“颜哥哥,你想听什么歌呢?”

     颜厚当然想听别人专门赞美他的歌,但毕竟说不出口,道:“随便唱一首吧,你喜欢唱什么就唱什么。”

     “嗯。”她轻轻点头,让身旁的姐姐云翡雨帮忙点歌去了。

     云翡雨很快点好了歌,而且霸道至极的把妹妹点的歌插在第一个,大家早就习惯了她颐指气使,更何况小雪的确让大家都很喜欢,让她插歌没人会有怨言。

     “来,唱吧。”云翡雨把话筒递给妹妹。

     云翡雪接过话筒,安静得听着调子,等待着歌曲开始。

     悠扬的音乐响着,她点的歌很是生僻,颜厚是从来没听过的。

     等她开腔之后,颜厚才发现,这个女孩并没按照歌曲的原词来唱,而是完全唱着不同的词。

     看来她还有填词的天赋,真是不得了呢!

     颜厚这么想着,陶醉在她醉人的声线之中,她的声音就像阳春白雪,春江月夜,有一种迷人的意境,让人忍不住想要停留在歌声营造出的世界中,永远不出来。

     “真是一个好苗子!”听着这么美丽的歌喉,颜厚的心就跟泡在蜜罐里似的,甜得都快化了。“要是让孟露露带一带,许能唱得更好听。嗯,有机会的时候就这么办。”

     一首歌完毕,大家仍然沉浸在歌声的氛围中,似乎仍然在陶醉,或者说被她的歌声牵动了心神,想到了什么心事。

     切歌后忽然的重低音才让大家回过神来,顿时忙成一团。

     “谁的歌啊?”“谁点的歌啊?不说就切歌了!”

     “我我!我的,诶,麦克风呢?”

     乱哄哄的闹过一阵后,这才复归于轮流唱歌的晚会。

     虽然大家沉浸在歌声中忘了给云翡雪鼓掌,但她还是很开心的。因为颜厚夸了她:“你唱歌真好听!”

     “谢谢颜厚哥哥!”云翡雪甜甜的笑道,朴实无华的笑容,却充满了真诚和甜美。

     “那个,你是不是很喜欢唱歌?”颜厚试探性的问道。

     她根本用不着思考。就把答案说出来了:“嗯嗯,我喜欢唱歌!”

     因为一直幽闭在家中,她极少和人接触,也不懂得怎么发泄情感,于是找到了发泄情感最好的渠道,唱歌。

     通过歌声,她能淋漓尽致的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感觉,这种特别的发泄方式让她很是喜欢。

     也正是因为她喜欢唱歌,平素经常和姐姐一起唱歌,这才渐渐的把姐姐给拉到了音乐的道路上。

     “你很有天赋。可以说。你比我见过大部分的人天赋还要高。”颜厚此话并非虚言。他原来神殿里的乐师,大多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天才中的天才,云翡雪放到那些天才中。虽然不能鹤立鸡群,但也是能够站得住脚的,可见她的天赋多高。

     由于并不知道颜厚话中的含义,云翡雪只能甜甜的笑道:“谢谢。”

     “你想不想唱的更好听?”颜厚问道。

     “当然想了!”

     “嗯,我改天带你见一位姐姐,让她教你唱歌好不好?”颜厚感觉自己就像诱拐小萝莉的大叔。

     “嗯嗯!”云翡雪当然不会拒绝,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颜厚打的算盘是,既然她唱歌这么好听,那可不能资源浪费了是吧,让孟露露教她一些基本功。也能教她一些异界歌曲,赞美诗啊什么的,反正她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虽然他脸皮厚,但也有些脸红,哄骗人家小女孩来唱赞美他的歌,这要是被人知道了,肯定会指着他的鼻子骂他自恋狂。

     可没办法啊,颜厚先前听那些歌儿已经习惯了,上瘾了,不听心里痒痒的,空的慌。

     他坐着和云翡雪聊了一阵,其他女生们不乐意了,闹腾着要让他也唱一首。

     可他哪里不知道自己的水平,虽然欣赏水平很高,可是他只是眼高手低,自己唱那是决计唱不出什么的,不跑调就算好了。

     “不行不行,我不会唱歌。”颜厚使劲的摆手拒绝道。

     女生们不依,就一个劲的纠缠,非要他唱一首不可。

     颜厚挠了挠头,没办法,大家太热情了,他完全招架不住,只能屈服,点了一首橄榄树。

     其他歌他可能会唱跑调,只有这首橄榄树好些。

     既然开口要唱歌了,颜厚也不想落了自己的面子,让女孩们笑话,便琢磨着取巧。

     他的真实水平是完全不过关的,不过好在他懂得很多强大的法术,其中就有这方面的,比如吟游诗人的镇魂曲安魂曲催眠曲之类。

     歌未必要唱的好听,打动人心就行了,而吟游诗人就是靠法术增益声波,从而打动人心。

     颜厚略微思索,橄榄树那独特而悠扬的曲调已经响了起来。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他混合了神力发出的声音,低沉而沧桑。

     “我的故乡在远方……”

     歌声中似乎有一种震颤人心的力量,让人为之颤栗发抖。

     一首打动人心的好歌,能够让人头皮发麻。

     而颜厚的歌声,不仅让人头皮发麻,更是鼻头发酸。

     “为什么流浪?”

     “流浪远方……”

     “流浪……”

     女孩们闭上眼,仿佛看到一副沧桑的画面,落魄而孤寂的游子,在异乡流浪,古道西风瘦马,断肠人在天涯。

     云翡雪是这些女孩中对音乐最为敏感的一个,其他的女生们听着颜厚的歌声,鼻头发酸,眼眶微红,泫然欲泣。而云翡雪却是紧紧的咬着嘴唇,苍白的脸上布满了心痛之色。

     她不像别人只是被感动而已,她是完全能够感受到歌声中的凄凉和孤单,迷惘和落寞,就像她自己,总是一个人,孤单的呆在家里,坐在黑暗中发呆。

     听着这感同身受的歌声,她忽然心猛的痛了起来,好痛好痛。

     另一边。颜依默默的抹了一把泪,看着深情唱歌的哥哥的侧脸,眼神有些恍惚,她可从来没听过哥哥唱歌如此入神。看着他瘦削的脸庞,她不禁一阵心紧。

     哥哥到底经历了什么?导致了这么大的变化?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颜依能够感受到,那种悲苦和孤寂,不由心酸了起来,暗道:自从长大后,哥哥就和我越来越疏远了。虽然看似亲切无间,但仍有种相敬如宾的感觉,什么心事也不跟我说了。不管怎样,这次一定要帮他解决那蒙静的问题!让哥哥知道。谁才是真正对他好的人。

     颜厚并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一首歌。让众人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心情。他唱完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在默默的想着心事。切了歌也没人过去唱。

     颜厚看着气氛不太对,说道:“大家这是怎么了?我唱的不好听吗?”

     “哦,不是……你唱的很好……”云翡雨出人意料的没有用一贯颐指气使的语气说话,而是柔和中带着一丝感伤,“比我想象中的好多了,我本来还想看你笑话来着。”

     说完,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试图以此遮掩她眼眶红红的事实。

     其他女孩也七嘴八舌的说道:“颜老师唱的挺好听的。”“嗯,很好听。”

     “我说,那你们都抹眼泪干嘛。”颜厚无语的说道,“出来玩的,都开心点,早知道我不唱这首歌了。”

     气氛不太融洽的时候,突然有人打开包厢闯了进来。

     “颜老师,快来救人啊,打架了!”

     这莫名其妙的一句喊话,让颜厚着实有些摸不清头脑,诧异的问道:“什么?谁打架?”

     “外面来了一群流氓,不知怎么打起来了!”女孩一脸慌张害怕,解释得也模模糊糊,让人搞不清楚状况。

     不管怎样,颜厚必须得出去看看,他快步的往门外走去,包厢里的女孩们在愣了片刻后,也齐齐的站了起来,跟着一起出去。

     “你们跟着干嘛,你们该干嘛干嘛去,玩的开心点,其他不用担心,一切有我处理。”颜厚摆摆手,把她们又赶回去了。

     走到楼下大堂里,两伙人正火气十足的对峙着,手上抄着的家伙,都是旁边顺手拿的椅子烟灰缸等物。看起来并不是蓄意来捣乱。

     颜厚看了着正在苦口婆心的劝解两伙人的经理,又看到旁边一个哭哭啼啼正掉眼泪的女生。

     他皱了皱眉头,走过去询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那女生并不是住在雅苑的,她身旁正安慰她的女生才是住在雅苑的,艺术系的女孩,名叫潘彩云,穿着打扮很是时髦个性,她看到颜厚过来,顿时找到了倾诉的对象,一五一十的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他。

     原来,那哭哭啼啼的女孩,是潘彩云的老乡,叫杨丹丹,也是艺术系的,只不过低了一届,是她的学妹。

     她们两个关系很要好,这次有机会出来玩,潘彩云就把她给带上了。可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事情的起因是杨丹丹大一的时候,刚来学校,在公交车上就被小偷偷走了钱包。

     好在那个公交车上和她聊了一路的男子挺身而出,准确的找到了小偷,把钱包拿了回来。可没成想,那小偷却是不甘心,喊了人过来。

     那男子也不是吃素的,很快也调动起人来,不一会儿就演变成了群殴,把杨丹丹吓坏了,赶紧跑回了学校。

     后来她才知道,那男子原来是大学城这片的混混头儿,叫什么棍哥。棍哥显然是喜欢上了她,整天对她死缠烂打,可她是一个乖乖崽,哪里敢跟混混头儿谈恋爱,总是想方设法的躲避。

     这一次,那棍哥不知道从哪里听来了消息,眼巴巴的跑了过来,想给杨丹丹献殷勤,没想到却遇到了另外一伙人。

     那伙人,也是在大学城这片儿混,小偷小摸,偷杨丹丹钱包的,就是他们其中之一。那次和棍哥结下了梁子,两伙人平时摩擦不断,倒也是势均力敌。

     他们听说有个老师带着几百个女学生来包ktv,顿时起了坏心思。那么多天真烂漫的黄花大闺女,在这些蝇且之徒眼中,无异于待宰的羔羊。

     这不,一伙人兴奋至极的就冲这家ktv来了,可不凑巧的是,杨丹丹收到了棍哥的短信,犹豫再三,还是走出来,站在店门口等他来。

     那群家伙一见是她,不由想到上次的事情,互相使个眼色,就准备把她给扛走,带回去慢慢收拾。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棍哥带着人来了。这下好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更何况那群家伙正在对杨丹丹下手,棍哥怒发冲冠,二话不说便杀了过去。

     可是两边人一开始都是抱着来玩的目的,根本没带趁手的家伙,这打也不好打,索性冲到店里去抄凳子什么的,就这么打将进来了。

     颜厚下来的时候,他们正好打了个势均力敌,正在对峙呢。

     听完原委,颜厚轻轻一叹,这种事情,犯不着他亲自解决,他拿出手机,给高教分局副局长庞杰打了个电话。

     “我马上带人过去!附近有巡逻的也马上赶到。呃,要怎么处理他们?”听完情况庞杰小心的请示道。

     “处理么,”颜厚沉吟一会儿,并没有因为那棍哥救了杨丹丹而宽待他,“全抓起来吧,省心。”

     看他们也闹不起来了,打完电话的他便转身想回去,不料背后忽然传来声音。

     “颜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