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2章 哥哥,我恨你
    檀香琴无声的落了一会儿泪,便打开对面自己家的门,走了进去,重重的关上了门。

     关门的声音有点儿大,颜厚等人都听到。

     颜厚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而颜国柱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蒙牧野敏锐的察觉到一丝不对劲,笑着说道:“我记得,住你们家对面隔壁的,好像是檀副校长的闺女吧?”

     颜国柱连忙收敛神色,笑着说道:“是啊,她是后勤管理处分管物业中心的副处长,还是我家颜厚的顶头上司呢。”

     “哦。”蒙牧野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讨论很快结束了,订婚的日期定在了半个月后。下个月8号,是星期天,挺不错的日子。

     定好之后,蒙牧野夫妇和颜国柱夫妇寒暄一阵,带着蒙静起身离开,颜国柱夫妇则送他们到门口,站在门口又聊了一会儿。

     突然,对面的门打开了,檀香琴走了出来,手里拖着一个大行李箱。眼睛红红的,还有泪痕点点,脸上表情十分悲伤,任谁都看得出来。

     她突然走出来,正在聊天的众人停了下来,看着她从房里走出,拉出行李箱,然后把门嘭的关上。她绷着脸,对颜厚家门口的一堆人视而不见,气氛极其冰冷尴尬。

     “小檀,你这是怎么了?去哪啊?”蒙牧野和檀香琴的父亲檀迁还比较熟悉,看到他女儿这个样子,忍不住开口询问道。

     颜国柱和马秀玲一瞬间已经明白,肯定是她已经知道了这些事,看到她悲伤至极的神色,他们心中也很不好过。想开口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檀香琴对蒙牧野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笑得比哭还难看,说道:“蒙叔叔,麻烦你转告我爸爸,我想出去找属于自己的一切。”

     “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蒙牧野皱眉问道,“我现在给你爸爸打电话。你别急着走。”

     说罢,就要拿手机打电话。

     檀香琴抿了抿嘴唇,苦涩的笑着说道:“不用打电话,他根本不在乎我,虽然他帮我安排工作,可我已经厌烦了这样的生活。叔叔你不用担心,我只是去我妈妈那里。”

     蒙牧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起来这是她的家事,自己并不好插手。

     “你……就这么走吗?”一直沉默的颜厚。开口了。

     檀香琴看了一眼他,又马上转过头回避他的眼神,露出迷人的职业微笑:“哦,对了,忘记恭喜你了,快要做爸爸了。你们要幸福哦!还有。你的工作转正了,工资加了两千。不用谢我,这是之前那件事的补偿。学校领导决定的。好了,我要走了,以后工作上有问题,找王利芬处长。再见!”

     说完,她扭头便走,扭过头背对众人的一瞬间,她脸上的迷人微笑消失,泪水再也忍不住,横洒而落。

     “你给我回来!”颜厚大声喝道。

     “要你管!!”檀香琴喊着,声音已经哽咽变形。她头也不回,反而加快了脚步,拖着的行李箱咚咚咚的在楼阶上跳动。嗒嗒嗒的快步下楼。

     蒙牧野和柳诗河对视一眼,都皱起了眉头,他们不是傻子,不可能看不出他们之间的问题,但这样的情况下,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蒙静倒是一如既往,脸色平静,淡漠,看着这一切似乎无动于衷。

     颜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胸口很闷。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难道把檀香琴追回来?可蒙静怎么办?想着这么复杂的问题,他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在异界,他可是毫无疑问的杀伐果断,哪里用得着处理这样错综复杂的感情关系,看不爽就是一个杀,轻松解决。

     可这儿,他能怎么办?难不成把蒙静给杀了?好像安吉丽娜巴不得他这么做!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啊!

     颜国柱、马秀玲看到檀香琴离去,也是非常的难过,但现实就是这样,他们不得不收拾难过的心情,来化解矛盾。

     “亲家,让你见笑了,我觉得这件事情,有必要跟你们解释清楚。”颜国柱说道。

     蒙牧野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怕她会有不好的想法,可她脸上无动于衷,完全看不出在想什么。

     颜国柱正准备好好的解释一番时,一直没出过声的蒙静开口了。

     “不用解释了,”她淡淡的说道,颜国柱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蒙牧野也愣了愣,没想到女儿性格如此刚烈,她顿了顿,转头看向颜厚,说道,“她走了,你为什么不去追她?”

     颜厚想了想,说道:“我可以不回答吗?”

     “可以,那你告诉我,在你心里,我和她,谁更重要?”蒙静淡淡的说道,语气很冷静。

     颜厚犹豫了一下,说道:“你。”

     之所以犹豫,是因为他认真了思考了一下,不管从什么角度来说,比起檀香琴,蒙静对于他来说更加重要。

     蒙静仔细的看着他的眼睛,良久道:“我们订婚那天……你会来吗?”

     颜厚说道:“我不是一个逃避责任的人,我会去的。”

     “嗯,我相信你,”顿了顿,她转过头,对父母道:“我有些累了,先回去吧。”

     蒙牧野和柳诗河见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微微点了点头,带着她离开了。

     颜国柱不知该说什么,嘴唇嗫嚅一阵,似乎想说什么,可最终只是看着他们一家人离去的背影,缓缓的叹了口气。

     他不停的摇头叹息,转身走进房里,看也没看颜厚一眼。

     马秀玲狠狠的瞪了瞪颜厚,说道:“你呀你!干嘛不和小檀好好处?怎么又和那个女孩子搞到一起去了!”

     “不是这样的……妈,算了,我没法解释了。”颜厚无语了。

     “你看看你,人家小檀多好的女孩呀,都是你搞成这样!!唉,也不知道她一个女孩,会去哪里?真叫我担心啊!”马秀玲很是揪心的说着,她其实很希望檀香琴才是自己的儿媳,可人家蒙静已经被颜厚搞大了肚子,总不可能让人家去人流吧?赔钱?她家里会答应?若是闹翻了,说不定人家恼了,直接去告强间,抓颜厚坐牢。

     虽然对檀香琴一百个舍不得,对她无限愧疚,可马秀玲也只能默认现在的情况。

     “哥哥,妈妈!发生什么事了?”颜依竟然一个人跑回来了,看到哥哥和母亲的脸色,心中很是不安,连忙追问道,“我刚刚来的路上,看见檀香琴姐姐了,她拖着一个大箱子,边走边哭,走的好快,我喊她也不理我。”

     马秀玲忍不住鼻子发酸,眼眶噙泪,叹了口气,转头往屋子里走去。

     “到底怎么了?”颜依急坏了,“哥哥,你倒是说呀!我还看到那个蒙静了,好奇怪,她也是边哭边走!她爸妈不停劝她。到底发生什么了!哥哥你急死我了!”

     颜厚苦笑道:“我要和蒙静订婚了。”

     “什么???!!”颜依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几十分贝,清澈美丽的大眼睛瞪的大大的,一副无法置信的神色,“和她订婚??”

     “嗯,你这么惊讶干什么?”

     “不行!你不能和她订婚,我讨厌她!”颜依显然情绪失控了,俏脸写满了气愤。

     “可你让哥哥我怎么办?”颜厚苦涩的说道,“她怀孕了。”

     本来还发狂得跟猫咪似的她,就像是被天雷轰顶似得,瞬间愣住了,表情焉了下来,声音颤抖的说道:“哥哥,你说的是真的吗?我……我对你好失望!”

     说着,她的眼泪就飙了出来,转身想跑,可马上被颜厚一把抱住了。

     “你哭什么啊?跑什么啊?真是莫名其妙!”颜厚头痛的说道,颜依在他怀里死命挣扎,还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啊!你咬我!你属狗啊!”虽然被咬,但他可没松手。

     颜依热泪满眶,一脸伤心欲绝的样子,痛恨无比的说道:“哥哥,我恨你!!!”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闹什么闹!两兄妹,像什么样子?”马秀玲在里面听到了声音,恼火至极的走出来,厉声大骂。

     颜厚轻声在颜依耳畔说道:“依依别闹,爸妈现在心情不好,你先走,等会儿我跟你解释。”

     “哼!”颜依甩开他的手,抹着泪往楼下跑去。

     颜厚头痛至极的对母亲说道:“我也不想这样的。”

     马秀玲叹了口气说道:“唉,依依那丫头挺喜欢小檀的,可能一时半会儿无法接受,你让她去吧。”

     “我去和依依谈谈。”

     “你……你其实更应该和小檀谈谈的,唉,算了,谈也没意思,随她去吧。她看到你也只是伤心,还是别再去招惹她了……唉,多好的女孩啊,怎么会弄成这样,儿子啊,我真是太对你失望了……”马秀玲站在门口,神色纠结的念叨着,没注意到颜厚已经走了。

     颜厚跑下楼,快步追上了正气鼓鼓大步离开的颜依。

     “依依,你听哥哥解释。”他拉住她的手,她想挣脱,使劲挣扎了一下,却没有挣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