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8章 颜哥,今晚到我家来~
    用陆惊寒做挡箭牌果然好使,这么一说,檀香琴就不好意思坚持说要跟着一起去了。看她情绪不太好,颜厚就说改天再请她吃饭,这才使得她眉开眼笑,喜笑颜开了。

     稍微聊了一会儿,颜厚就从她家里离开了。

     既然檀香琴已经找到新工作,颜厚一开始的目的就自然没用了,多说无益。

     从职工宿舍楼出来,颜厚百无聊赖的逛着,路上遇到一个瘦削的中年男人给他打招呼,喊住了他。

     他真心不知道这位中年男人是谁,看他那样子和自己很是熟稔,也不好开口问他是谁,只能笑着点头和他客套了几句。

     “小颜,你现在这工作怎么样?还适应吧?”那中年男子笑着说道。

     颜厚笑着回答:“嗯,还可以的,蛮不错。”

     那中年男子点了点头,又问:“小静是在你那个宿舍吧?她今天回家了一趟,我觉得她很不对劲。”

     颜厚微微一怔,顿时明白这个中年男子是谁了,蒙静的父亲,蒙牧野,江大人事处的处长还是副处长的。

     “哦,小静啊,她是在我管理的那栋宿舍的,她怎么了?”

     蒙牧野说道:“我看她和平常不太一样,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说着,他盯着颜厚看了好一会儿,看的颜厚心中发毛,他才缓缓的问道:“你该不会是对她做什么了吧?”

     颜厚连忙摇头,说道:“没,绝对没,我什么也没做。她到底怎么了?”

     蒙牧野怀疑的端详着他的脸色,说道:“也没什么,我觉得她有些变化,对了,你和她相处的怎么样?”

     颜厚回答:“还好吧,她有些自闭,不过跟我还是会说话的,和别人就不怎么说话了。”

     蒙牧野点了点头:“她是有些这样子,你多包容她吧,她这个孩子,从小就没受过什么挫折,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子了。她现在很多想法都有些理想化,我真担心她以后走上社会啊,小颜啊,我看你是一个很让人放心的小伙子,小静她就托付给你了,我很放心,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和她相处。”

     颜厚挠了挠头,心道:难道父母忘记和蒙处长推脱这事么?这真是乱,唉,先就这么办吧。

     他点了点头:“嗯。”

     “我还有点事,先不打扰你了。好好干,你是一个很有前途的小伙子,我很看好你。”蒙牧野欣慰的拍了拍他肩膀,意味深长的笑着,然后走了。

     颜厚微微的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回到宿舍楼,他琢磨着是不是要去找蒙静谈谈,或者是看看她怎么样了,自从昨天治好她,就没看见过她了。

     咦,奇怪,怎么就一天没见到她呢?颜厚仔细回想了一下,觉得很奇怪,照理说,蒙静至少也该下楼吃个晚饭啊,可是颜厚一天下来都没见到她。

     难道是我去医务室的那时间她出门了?

     颜厚想着觉得有这个可能,本来宿管员每天都要查寝的,可因为颜厚刚开始做,而且是男人,不是很方便,怕女生抗拒,就没有认真执行这项工作。

     看样子,是时候要启动晚上查寝制度了,免得这些女生偷偷的去外面开房他都不知道,那可就太失职了。

     正思索着,突然一个甜腻的声音在他耳畔轻轻响起。

     “颜……哥…”

     这声音柔美异常,甜滋滋的,让人腻到心里去了,听着会头皮酥麻的那种。

     颜厚诧异的转过头,看着身后的女生。

     低胸装,小短裙,黑丝袜,一身性感打扮的云翡雨正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颜厚真的很纳闷,这女人难道就不怕冷么?大冷天的,也敢穿的这么性感。

     “怎么?有什么事?”他纳闷的问道。

     “颜哥,我有些事情想和你单独聊聊……”云翡雨甜甜的笑着,笑起来神采飞扬,璀璨动人。

     不愧是音乐系的,就是比其他女生懂得打扮。

     看着她甜美的笑容,颜厚一时间都有些愣了,不是因为她的美丽而发愣,而是因为她奇怪的态度而发愣。平时云翡雨不都是挺讨厌他么,总是跟他顶嘴唱反调,而且颜总管这个称呼就是从她开始流传的。

     提起颜总管这个称号,颜厚就一阵无奈,好端端的宿管,被她叫成了总管。听起来跟太监总管似得。

     她今天与往常不同,竟然甜蜜蜜的喊他颜哥,这背后,到底蕴含了什么样的阴谋诡计,颜厚不能不提防。

     “哦?单独聊聊?”颜厚嘿嘿的笑了起来,“要不,到我房间里去,咱们慢慢的聊?”

     他故意把话说的非常暧昧,带有一丝勾引的味道。

     没想到云翡雨竟然十分爽快的甜甜答应道:“好呀!”

     “就我们两个人哦?把门锁起来哦?”颜厚有些诧异,又问道。

     “嗯啊,随便你呀……”云翡雨轻轻的笑着,怎么都让人感觉不真实。

     颜厚这下可真奇怪了,挠了挠头,他决心发掘出背后的阴谋,便笑呵呵的把云翡雨带进了宿管房,然后把门给反锁了。

     “嘿嘿嘿嘿……”一锁上门,颜厚就发出yd的笑声,眯着眼睛盯着云翡雨,笑道,“来来来,坐嘛。我这小房间,没椅子,你就坐床上吧。”

     云翡雨竟然丝毫没有想要反抗的迹象,反而是一脸甜美笑容的顺从,乖乖的就坐到床上去了,只是那拘谨的坐姿,和那紧扣的双手,暴露了她内心的不安。

     颜厚都瞧在眼里,但不点破,走到她身旁,挨着她的娇躯,一屁股坐下来。

     在他坐下来的那一瞬间,颜厚能够察觉到,云翡雨有细微的挪动身躯想要离他远一点的动作。

     “现在可以说了,找我有什么事呀?”他嘿嘿的笑着,一双大手拍在自己大腿上,不停的摩挲着,手掌的姿势略微有些猥琐。

     “我听人说,你针灸和按摩很厉害?”云翡雨甜甜的笑着问道,努力控制着眼神不去看颜厚那双猥琐的大手。

     颜厚点了点头,自满的说道:“那是自然!”又嘿嘿一笑,问道:“怎么?你想试试?你么,也没什么大毛病,就是经期不太正常,有些紊乱,这个小问题!只要我按摩按摩,保证手到病除!”

     说着他的手就轻轻的搭在了云翡雨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白皙大腿上。

     云翡雨微微的侧了侧身子,想要把他的手弄下去,可他的手仿佛跟磁铁一样,就贴着不动了。无奈之下,只能红着脸说道:“好呀!但现在不行呢,现在是白天,不好……”

     “哦!”颜厚发出恍然大悟的声音,“那晚上?”

     “嗯……”云翡雨轻轻的点头,脸都红透了,“晚上,你来我家吧……”

     “你家?不在这吗?”颜厚有些奇怪,这是什么意思?调虎离山么?

     “我家方便一些,记得带上你的那些银针哦……”云翡雨说着便要站起来,可颜厚的手一使劲,她身子一阵酥麻,又坐了回来,脸色通红的说道,“你…你把手拿开……”

     颜厚笑着说道:“不着急嘛,你等等。”

     说着,他站起身,走到桌子旁,拉开抽屉,把里面藏着的一个胸。罩拿了出来,捏在手中,走到云翡雨身边又贴着她的身子坐了下来。

     “这是你的东西吧?”他嘿嘿的笑着。

     云翡雨红着脸点了点头,说道:“嗯,是的。”

     “你拿回去吧……”颜厚把那东东递到她面前。

     她红着脸说道:“不…不要了,送给你吧。”

     “这怎么行?我一个男人,怎么用的上这玩意?你拿回去吧,我可没有弄脏,你晚上就可以换上。”颜厚嘿嘿的笑着。

     云翡雨红着脸想了一会儿,接过了那根胸。罩,然后说道:“晚上我开车在宿舍门口等你。”

     说完了,她就起身走人。

     颜厚倒也没有阻拦,只是好奇,她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难道就真的只是想和自己玩玩?

     玩玩就玩玩呗,他又不怕啥。

     他嘴角弹起一弧笑容,看着云翡雨打开门锁,怀里揣着那根胸。罩,红着脸小碎步跑回自己寝室了。

     好像我心性变了好多?回想刚才的动作,颜厚觉得若是以前的自己,也许心底会想着这么做,但绝对做不出来。

     以前的他很闷骚,表面看起来十分沉闷稳重,但内心其实是非常yd和无节操的。现在么,好像中和了一下,有的时候稳重,有的时候yd。

     不过,他挺喜欢自己这种转变的,很有趣,而且这也是他一直想追求的为人之道,只是以前限于心态,无法做到而已。

     嗯,今晚就跟她去看看,看她能玩出什么花儿来?

     他琢磨着,哪怕是云翡雨的阴谋,他也无所谓,这世界上还没有什么阴谋能够把他玩倒,就连命运女神也不行。

     命运转盘现在又重新归于沉寂了,这让颜厚比较安心一些,要是老给他整一些难题,那真会郁闷死的。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颜厚拿起手机,给康莉打了一个电话。

     “亲爱的,订好了房间吗?哪个宾馆几号房?”他一开口就这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