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8章 要被开除了?!
    “你觉得我是一个好人吗?”颜厚微笑着在范伊琳身旁坐下。

     范伊琳有些拘束的微微挪了挪身子,稍微避开了一点,支吾的说道:“嗯,颜老师是个好人……”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是好人呢?”颜厚又轻声询问。

     她又支吾了半天,说道:“嗯……我也说不上来,反正就觉得颜老师是好人。”

     颜厚皱了皱眉说道:“那就奇怪了,你既然觉得我是好人,又为什么这么害怕我呢?”

     “呃……”范伊琳不知道怎么回答了,索性不说话了,低着头看着自己小手。

     “你这么害怕我,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坏事,所以心虚?还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颜厚又逼问道。

     范伊琳连连摇头,说道:“没有,没有!”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颜厚疑惑的问道,“你这个态度,很有问题啊。”

     范伊琳红着脸,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幽幽开口说道:“那、那我说了你可别生气啊。”

     “我干嘛要生你气呢?说吧,我不会生气的。”颜厚语气柔和,谆谆善诱的说道。

     范伊琳这才低声的说道:“唔,其实网上的那个帖子……”

     “怎么?是你发的吗?”颜厚眉头一动,难道真是这丫头发的,不过她态度还挺好,很老实就承认了,那他还是能够大发慈悲宽恕她一次的。

     “不是!”范伊琳坚决的摇头说道。

     颜厚有些诧异,“不是?那你刚刚想说什么?”

     “我是说,网上那个帖子里的一个谣言。其实……是我传出去的。”范伊琳低着头说着,根本不敢抬头看颜厚。

     他很是奇怪,问道:“什么?什么谣言?”

     “就是说你偷女生内衣的那个……我不知道是云姐,我以为是你……”范伊琳怯怯懦懦的说道,生怕颜厚生气。

     可他并没有生气。而是一脸好笑的样子,笑着说道:“那你都跟什么人说过这事?”

     范伊琳想了想,说道:“我没有跟多少人提过,但……她们都没有保守秘密,好像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了。对不起颜老师,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颜厚无奈的抹了抹额头,说道:“好吧,这次就算了,你回去吧。”

     范伊琳哦了一声,站了起来。走向房门,正准备打开门锁的时候,颜厚突然又叫住了她。

     “等等……你和余帅是什么关系?”

     听范伊琳的描述,发帖人另有其人,和她关系不大。而且看她样子也不似作伪。颜厚少说也做了上万年的神明。一双眼睛是毒辣至极,还没有人能当面撒谎而瞒过他的。

     不过他为了彻底排除范伊琳的嫌疑,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余帅?”范伊琳有些错愕,“我和他有什么关系呀?颜老师你是不是听到有人背后说我坏话?”

     她脸上露出迷惑的神情,很不明白他为何如此发问。

     颜厚摇了摇头,说道:“你回去吧,没事,我只是问问。”

     “哦,那我回寝室了。”范伊琳走出房间的时候还是一脸疑惑和茫然的样子,估计还在琢磨他那问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事和范伊琳关系不大。但还是不能排除是余帅背后捣鬼的可能。颜厚思索着,他现在已经百分百的确定范伊琳只是从目击者变成了传谣者,而不是那个居心叵测的发帖者。他能够确定,她并没有撒谎,也没有演戏,说的都是真话。

     范伊琳传谣是能够理解的,毕竟看到那么古怪的情形,任谁都会忍不住想跟别人说。在这点上,颜厚到是没有为难她。

     坐在床沿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什么头绪,想不出到底是哪个女生有嫌疑。

     颜厚有些烦恼,索性就不再想了,一拍大腿,说道:“靠,管他.妈是谁干的,先把余帅给灭了!不管余帅是从中作梗,还是清白无辜,我现在心情不爽,就拿他开刀怎么了?”

     不过颜厚身份高贵,堂堂神明,岂能对一个蝼蚁凡人下手?他若亲自下手,那必定是抹杀,如果不抹杀,那他出手也掉价。

     可如果就这么杀了那家伙,也太便宜他了。

     颜厚对陆惊寒发布神谕:“教训教训音乐学院的余帅,给他一点苦头。”

     陆惊寒马上回复道:“好,主公。对了,我听说网上现在在流传关于你的事情……难道就和这余帅有关?”

     颜厚回道:“暂时不清楚,你审问一下余帅。”

     “好的,主公。明天晚上就要举行拍卖会了,你要不要一起过去?”

     “不去了,你和孟露露把事情弄好吧。还有,你们调查一下,看江东市有没有什么废弃的厂房啊,学校啊,如果有大楼的话,方便改建。找不到就算了,咱们自己盖一栋。”

     陆惊寒恭敬的回答:“好的,主公。”

     余帅的事情就交给陆惊寒去办,免得脏了颜厚自己的手。

     颜厚又感慨的想道:“唉,要是莉莉丝在这就好了,我只需要一个眼神,甚至不需要眼神,她就会去摆平一切,什么事情都不用我来操心。”

     虽然孟露露的出现给他带来的一丝希望,但想要在地球上找到莉莉丝,这难度还是略微有些大的。

     当然,在他神力强大之后,这点难度也就不算啥了。

     正感慨着,他的手机响了,是檀香琴打来的电话。

     “喂,事情不妙啊,你可能没法继续做宿舍管理员了。”檀香琴的语气有些焦急,“刚刚学校领导开会,会上讨论有关你的事情,校长认为这件事情影响恶劣,风气败坏,让男人来管理女生宿舍本身也是不科学的办法,必须取缔。估计马上就要下达通知撤你的职位了,我老爸帮你说好话也不顶用,校长很是不满意发生了这种事情,已经有很多学生家长来学校闹事了。我看,你八成要被开除了。等等,有人敲门。”

     颜厚眉头一皱,校长发话了?这宿舍管理员没法干了?

     檀香琴没有挂断电话,过了一会儿,又说道:“喂,还在吗?”

     “嗯,我在。”颜厚沉着的回答道。

     “上面发通知了,要开除你……我现在带着通知去你那吧,你别着急,见面再说。先挂了啊。”檀香琴说完就挂断电话了。

     颜厚很是头疼,这不是见鬼的事情吗?

     正头疼的时候,走廊里传来了喧闹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云翡雨在和人吵架。

     这丫头真不让人省心,不闹出点动静就不舒服似的。颜厚无奈的走出房间,查看究竟。

     云翡雨叉着腰,气势汹汹的站在走廊里,质问她面前的一个女孩。而那个畏畏缩缩的女孩,正是之前被颜厚带到宿管房问话的范伊琳。

     “快点承认,说就是你发的那个帖子!”云翡雨横眉竖目的指着范伊琳说道。

     范伊琳害怕极了,云翡雨在音乐学院号称大姐大,积威已久,家里有权有势,脾气火爆,还结交甚广,普通人谁也不敢招惹她。范伊琳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对音乐怀抱着梦想,压根没想过要挑战云翡雨的权威。

     现在被盛气凌人的云翡雨怒指着,吓得眼泪簌簌往下掉。

     范伊琳一边掉泪一边摇头说道:“不,不是我!不是我干的。”

     “还说不是你!”云翡雨怒气冲冲的说道,“那谣言你怎么解释?源头明明就是你!哼,居然敢拿我和颜老师造谣,你胆子也太大了!”

     范伊琳吓的一个劲的哭,摇头说道:“我不知道和你有关呀,呜呜呜,我真的不知道,那帖子不是我发的。”

     看见这场景,颜厚脸色一沉。

     这丫头,真是胡来,没有证据就胡乱指摘别人,真是蛮不讲理。

     他沉着脸走过来,说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大呼小叫的?”

     手足无措的范伊琳看见他过来,心中就像一块石头落了地,连忙向他求情道:“颜老师,你帮帮我,云姐她非说那帖子是我发的……”

     她知道,云翡雨谁都不服,但肯定服这个颜老师,所以看到他出现,范伊琳就像是捉到了救命的稻草。

     云翡雨哼的一声,骂道:“小蹄子别装可怜,颜哥你知道吗?就是她这个小蹄子在背后抹黑你,胡乱造谣,那帖子肯定就是她发的。”

     “不是我!”范伊琳看到了颜厚,底气变足了,也不那么怕了,大声的叫道。

     “哼,你休想狡辩,不是你是谁?”云翡雨眼睛瞪的大大的,愤愤然的盯着梨花带雨的范伊琳。

     别说,听这群音乐系的女生们吵架,还真是有种别样的情趣,声音都是经过训练的,酥软柔脆,特别的婉转,就算是吵架,也能听出韵味来。

     不过这时候颜厚也没心思听这玩意了,他冷着脸喝道:“还吵呢!”

     他这话是冲着云翡雨说的,她听着心中那个气啊,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这个混蛋,我都是在帮你,你还凶我!你就这么不信任我吗?”

     “我不是不相信你,而是我知道的比你多,你不要冤枉伊琳了,不是她发的贴。”颜厚冷冷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不是她发的贴?”云翡雨寸步不让,瞪着他说道。

     颜厚反问一句:“那你怎么知道是她发的贴呢?我说知道,就是知道,你不相信她,也不相信我说的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