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那个人真像一条狗
    看到亲爱的妹妹,颜厚非常喜悦,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真想跑过去抱起她转几圈。刚想张开双臂跑过去,身后却传来一个让他很是意外的声音。

     “哎哎,你这人坐车怎么不给钱啊?”原来是出租车司机,从驾驶座跑下来,追过来揪着他的西装说道,“想坐霸王车还是怎么着?”

     颜厚这才猛然回过神来,连忙从西装内兜里掏出钱包,抽^出一张红艳艳的百元大钞,随手塞给他,说道:“不好意思啊,一下子忘记了,钱就不用找了。”

     这么一说,司机反倒不好意思了,忙松开西装,笑眯眯的接过钱,连道:“没关系没关系。”

     司机拿着钱走了,颜厚却是感觉很糗,一万多年没见妹妹,第一面居然发生这么尴尬的事情,尤其是他想到之前还坐了一次出租车也没给钱,更是感觉无地自容了。

     堂堂主神,居然坐车不给钱,传出去可太丢人了。

     挠了挠头,他对迎过来的妹妹解释道:“忘了给车钱。”

     颜依不会在意这种小事,倒是奇怪的说道:“咦,哥哥,你变大方了,现在都舍得给小费了?”

     她身旁那个青年男子闻言则眉头直皱,扫视着颜厚,眼神中充满了鄙夷,那眼神就好像在说:坐出租不给钱的土包子还装什么阔,学人家有钱人给什么小费。

     颜厚敏锐的察觉到这个男子对自己的鄙夷和敌视,眉头一皱,问道:“这个人是?”

     “哦,他叫李正阳,是这次模拟法庭的法官,我之前电话里跟你说的那个检察官。”她倒是没注意到李正阳对她哥哥的敌视。

     她又转头对李正阳介绍道:“这是我的哥哥,颜厚。”

     虽然很不情愿,但看在颜依的份上,他勉为其难的伸出手,好像让颜厚握手是极大的恩赐似的,口气也是充满了傲意,说道:“我叫李正阳,幸会。”

     颜厚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就跟看白^痴一般,然后别过脸去,理也不理他,完全无视了他伸出来的手。

     李正阳脸上肌肉抽^搐着,没想到居然被这么一个小人物给无视了,只能悻悻的收回手,装作拍衣服上的灰,打哈哈圆场道:“灰挺大的,站了这么一会儿,就染灰了。这身制服可是我们检察官的脸面,可不能弄脏了。小依,咱两去吃饭吧,关于你这次在模拟法庭^上的表现,我跟你好好谈谈。”

     颜依心中着急父母的事,哪里有心思跟他去吃什么饭,也不理他,问颜厚:“哥哥,你报警了吗?怎么样?”

     颜厚微微摇头,道:“报警了,可警察不相信我的话,不打算立案侦查。”

     李正阳听着眼睛一亮,颜依不理他他也不恼,但也不走,就这么站着听两人说话。

     颜依一阵沮丧,拉着哥哥的手,很是悲伤的说道:“那怎么办啊?爸妈会有危险的。”

     看着她拉起颜厚的手,李正阳的脸上又是一阵抽^搐,忍不下去了,语气亲昵却又有些傲然的对她说道:“小依啊,出什么事了?我在警局认识些人,你把情况和我说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你。”

     颜依闻言,倒是眼睛一亮,转头看着他,说道:“对呀,你在市检察院工作,肯定认识不少警察!我爸妈被骗到传销组织里去了,几天都没消息,刚刚我哥哥去报警,警察却不相信他的话,你帮我问问看吧。”

     这语气却是有些恳求了,颜厚听着心中非常不爽,正想开口,却听到那李正阳说:“嗯,我等会给他们打个电话问问看,依依你别担心,我们先去吃饭吧。忙了一天,肚子也饿了,这事一时半会儿也解决不了。”

     这简直是趁火打劫,颜厚哪里还看不出这家伙对妹妹安着什么心?不由的哼了一声,对颜依道:“我们的家事,就不用劳烦这位了吧,依依你放心,明天就能解决了。”

     李正阳嗤之以鼻,心道:你就打肿脸充胖子吧,警察都不相信你的话,二愣子!依依这么漂亮这么温婉,怎么有个这么二货哥哥?

     看颜依有些犹豫,李正阳没办法,只好拿出手机,一边冷嘲热讽道:“我来问问看,等明天?黄花菜都凉了,今天报警没用,明天也一样没用。”

     颜依这会儿听出来了,两个男人的语气不太对头,可这种情形,她也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背景深厚的检察官李正阳身上,对于哥哥她是知根究底的,既然报警不成功,那明天肯定也没什么办法。

     “李老师,那就拜托您了。”颜依语气充满恳切,她甚至都决定了,等下陪他吃饭就陪他吃饭吧。只要他能搞定这事,就算他不说,也得请他吃饭的。

     看着颜依那楚楚动人充满了恳求的眼神,李正阳的心中就充满了满足感,打通了警局某人的电话。

     颜厚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盯着这个对妹妹不怀好意的男人。他并不担心妹妹会被这个狗眼看人低的男人骗走,要知道颜依的眼界可高了,根本不会把这种男人放在眼里。

     他之所以没有拉着颜依离开,只是想看这个检察官到底是多么的神通广大,靠一个电话怎么解决问题?

     很快,电话就打通了,李正阳笑着说道:“喂,秦大队长啊,我是检察院的小李,李正阳。哎,对,你好你好,我想问问,你那里是不是接到过一个报警?”

     说到这,他捂着手机,问颜依:“你哥叫什么来着?”

     颜厚一阵好笑,这家伙完全没把自己放在心上啊!

     得到答案后,李正阳继续跟那秦大队长通电话:“一个叫颜厚的年轻人报的案。你不知道?呵呵,我想你应该也不会知道。是关于他父母被骗入传销的案子。”

     颜厚嘴角的微笑更加浓烈了,因为他聪慧的耳力听到了电话中秦大队长惊诧的反问:“什么?传销案?你刚刚说谁报的案?”

     “颜厚,刚去报的警。”李正阳说道。

     电话中一阵惊呼:“小李,这事我可不能和你多说了。被领导知道,我就完了。”

     李正阳大感惊奇,问道:“怎么回事?”

     “你说的这个人啊,真他妈嚣张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从市局来我们分局视察的陈副局长打了,妈的太惨了,不能再说了,我得挂电话,现在局里已经闹翻天了!”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传来一阵嘟嘟嘟的忙音,李正阳还没反应过来,一脸呆滞的听着手机。

     片刻后,他脖子有些僵硬的扭过来,看着颜厚,眼神无比的复杂,有些躲避,又充满了鄙夷和怜悯,就好像颜厚是一头吃人的猛兽,即将被大批猎人剿杀。

     “怎么样?”颜依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李正阳咽了咽口水,有些艰难的说道:“你哥哥,把市局的陈副局长给打了。”

     颜依一阵惊呼:“呀!怎么会这样?哥哥,你真的打人了吗?”

     颜厚笑眯眯的点了点头,丝毫不忌讳,更好像不把这事放在心上,一脸无所谓的态度。

     李正阳心颤不已。这人简直就是混世大魔王啊!原本看他穿着西装革履,以为是装阔。没想到居然是这么野蛮的主儿,肯定是混道^上的,身上这行头就像!还是跟他划清界线,太危险了!不过嘛,这家伙再横也只是个二愣子,打了市局的副局长,这还得了?马上就有大批警察布下天罗地网抓捕他了,看他还得瑟什么?!

     “李老师,那现在怎么办啊?求求你,帮帮我哥哥!”颜依急的都快要哭出来。

     可李正阳这会儿已经没有怜惜佳人,安慰她的意思了,他只想离开这个可怕的男人。鬼知道这个二愣子会做出什么事?万一拿我做人质呢?我的命可比他金贵多了。

     “呃,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他转身便想走,又转回头,一脸严肃的对颜依说道,“让你哥哥去自首吧,我帮不了他。”

     说完,也不敢多看颜厚一眼,生怕引起什么不好的误会,掉头便匆匆走了。

     身后传来颜厚哈哈的大笑声,充满了嘲笑之意,可李正阳却是连回头也不敢,只想立即离开,心中不停冷笑“看你怎么死”,脚下大步流星,飞速拦下一辆出租车走了。

     “你看这个人,像不像一条狗?”颜厚哈哈笑着,“刚开始傲得没边,好像什么事都难不倒他似得。可听说我连副局长都敢打,就吓得夹着尾巴跑了,你说好笑不好笑?哈哈哈哈!”

     这笑话对颜依来说,一点也不好笑,她气的直跺脚:“不好笑!”

     颜厚笑眯眯的说道:“放心吧,依依,我没事。你难道不相信哥哥?哈哈哈,多少年都没见过这么可乐的人,真是笑死我了。”

     颜依仍是气鼓鼓的,挥着粉拳说道:“你还笑!”

     他马上举手投降:“好好好,我不笑了。”

     “哥哥,你真的打了公安局的副局长?”她一脸担忧的问道。

     他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不过你放心吧,我没事的。”

     “真的吗?你不知道人家有多担心?爸妈不见了,要是你也出事的,我…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办,我好怕,好怕。”说着,一行清泪从那清澈动人的大眼睛流了出来,滑过清秀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