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女生宿舍缺管理员
    “其实我也是江东大学的呢。”檀香琴突然开口,她实在很想多了解一点这个男人,便随便找话头套近乎。

     颜厚点点头,答道:“我知道,刚刚听那几个人说的。”

     “嗯,我在江东大学任职,后勤管理处,学校食堂就是归我负责的。”

     见他不置可否,好像没听到一般,她有些生气和无奈,又说道:“你知道那些人为什么要害我吗?”

     这倒是吸引了颜厚的注意力,他摇了摇头,转头看向她:“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事惹上他们?”

     她一脸委屈的解释:“我们学校食堂招标嘛,有一个叫程金海的无赖想低价承包食堂,关系蛮硬的,居然能跳过我签合同。我调查发现这人完全是个纨绔,没一点经验又不懂安全管理。我不放心把学生的食品安全交到他手里,于是把合同搅黄了。没想到他居然做出这么下三滥的事,找社会上的人来威胁我!”

     她越说越生气,黛眉竖起,恨恨的咬着贝齿。

     颜厚挑了挑眉,问道:“你不报警吗?”

     她无奈的说道:“程金海那个无赖关系挺硬的,据说认识公安分局的副局长,你说我报警有什么用?你也看到了,他喊来的那些流氓和警察都是一伙的,还颠倒黑白诬陷你。”

     颜厚闻言皱起眉头:“那这么说来,我打晕了那些人,岂不是会拖累到你?他们不知道我是谁,但认识你,会不会到学校里找你麻烦?”

     她气呼呼的说道:“他们敢?!哼,我也不是好欺负的。再说他们犯法在先,怎么可能敢把事情闹大?!”

     颜厚点点头,既然她没有危险,那他也就不再担心了。

     正说着,两人已经走到了江东大学恢宏大气的北校门。

     江东大学的北校门,是一座古香古色的石牌楼,三间四柱,五楼飞檐,斗拱晕飞,层层叠叠。四根立柱上浅黄色瓷砖铺就,牌楼上有暗红色镂空楹木雕花,左右两栏、中间三栏。最上面那栏木雕的正中间竖着一块宝蓝底色的牌匾,上面用鎏金大字写着校名“江东大学”。

     乌黑的楼檐罩着浅浅一层雪,牌楼脊上的貔貅、麒麟等饰物以及那勾勒轮廓的霓虹彩灯也全被雪盖住。洁白的雪,使得这座别致的牌楼校门更显厚重古朴。

     门前两座石狮,脑上也是一团洁白的雪,就像带着一顶白帽子,做出呲牙咧嘴的动作,像极了两个顽童,生动有趣。

     看到这座标志性的校门,颜厚的思绪一下子就飞到了无数年前,那时他还是小孩,常常到这边玩。

     源源不断的记忆涌上心头,他一时间竟是痴了。檀香琴见状也没打扰他,静静的看着他的脸庞。

     “我记得这个门,背面写的是江东第一学府!”他有些激动的说,拳头微微握起,内心激荡得无法自抑。

     檀香琴点了点头,牌楼背面的确是挂了一块“江东第一学府”的牌匾。

     “我回来了!我回来了!”他嘴中喃喃的反复不停的念叨着,迈出紧张而又坚定的步伐,朝校园里走去。

     激动之下,他甚至忘记了檀香琴的存在,把她给落在身后。

     看他就这么走了,都不和自己打个招呼,檀香琴很是气恼,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喂,你的大衣不要了吗?”

     颜厚头也没回,毫不在乎的摆了摆手:“送给你了!”

     “这种危险的男人,都是潇洒的来,潇洒的走,从来不会顾别人的感受的吧?做他的女人一定很痛苦!?”

     她脑子里闪出莫名其妙的想法,突然意识到自己还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名字,可抬头看去,那男人的身影已经在极远处了。

     以后应该还有机会看到他吧?

     心不在焉的她往后勤管理楼走去,满脑子都是那个男人的身影。漫不经心的走进后勤集团大楼,差点迎面撞上一个人。

     “哎?小檀啊?你穿着这身我都快认不出你了。”那人是个女人,名叫王利芬,比檀香琴大十岁,也是后勤管理处的副处长,负责管理物业中心。檀香琴负责的则是饮食中心,两人算是同级。两人没什么利益纷争,平时相处的很好,情同姐妹。

     “啊……?!我…我的衣服都拿去洗了,就穿了我老爸的衣服。”檀香琴猛地反应过来,忙红着脸解释道。

     她起初打算先回家换身衣服,可一时间想着那个男人,走神了,就迷迷糊糊的走到这儿来了。

     王利芬没把这事放心上,唉声叹气的说道:“唉,雅苑的管理员王萍不想做了,可这大过年的,我上哪找合适的人去?李处长还说了,要是开学前我没招到人,要扣我奖金啊!小檀,你帮帮姐姐吧,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人?临时的就行,先顶六个月,等暑假了就好找了。”

     “雅苑?是女生宿舍吧?王大妈不是做的好好的吗?怎么不想做了?”

     王利芬叹了叹气:“她老伴中风了,她要陪在老伴身边照顾他。小檀,帮姐一次吧,好不好?”

     檀香琴很是为难:“王姐,不是我不帮,可我到哪里找人去啊…”

     王利芬摆手道:“食堂那么多人,你帮我问问看嘛,看有没有人愿意做这个管理员,没经验也没事,先顶着。我和王萍商量过了,她也不是马上就不做,下学期还做,只不过得隔天,做一天休息一天。等临时顶上的熟悉了业务,她再走。你看,这条件还蛮优厚的不是吗?一个月只需要工作十五天,工资可以商量,比起食堂打杂好多了吧。”

     被她目光灼灼的盯着,檀香琴只能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好吧,王姐,我尽力,找不到合适的可别怨我啊。”

     得到了确切的回复,王利芬心情大好,拍了拍她那穿着西装大衣显得宽阔高耸的肩膀,笑道:“那可多谢你了,尽力就好。其实,你穿这身蛮精神的,有领导气质。”

     檀香琴的脸上顿时飞起红霞,忙说道:“哪能啊?王姐你别取笑我了。”

     “我要去购置年货了,小檀你忙吧,可别忘了答应我的。”王利芬朝她挥了挥手,笑眯眯的踩着高跟鞋而去,

     被王利芬这么一说,檀香琴还真不好意思穿着这样进办公室了,转身往外走,朝教职工宿舍区走去。

     光是一件西装大衣倒没啥,关键是里面的衣服破破烂烂,万一不小心大衣闯风,走漏了春光,那可真的没脸见人了。

     一想起光鲜的西装大衣下是无限的风光和漏洞,她便觉得脸火烫火烫的,生怕被人瞧出端倪,低着头,双手扯紧大衣的衣襟,脚步急促的走着。高跟皮靴在雪地上踩着,发出沙沙的声响。

     不一会儿,她便走到了教职工宿舍区,远远的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咦,他怎么也在这儿?”她惊呼出声,声音中充满了惊喜。

     远远的宿舍楼下,一个男人西装革履,夹着个黑色公文包,正是之前遇见的颜厚。

     檀香琴一脸惊喜,小碎步的走过去,准备和他打招呼,可那男人却没看到她,转身走进楼里了。等她气喘吁吁的小跑过去,他已经不见踪影,不知道上哪层楼了。

     “他也住在这里,只是不知道住在几楼?”檀香琴一边上楼,一边瞎琢磨着,直到走回自己家门口,也都没再看到那个男人。虽然有些小小的失望,但更多的却是欣喜。

     能够和这样又危险又神秘的男人住在同一栋楼里,是多么富有浪漫冒险主义的精神啊!

     吹着欢快的小曲,她从包包中掏出钥匙,打开门走了进去,又顺手“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片刻后,楼道拐角处走出一个人影。

     正是颜厚。

     他走到檀香琴家门口,盯着门牌上写的502,揉着下巴自语道:“还真巧了,她居然就住在我家对门。”

     转过身,看着501,他心潮一阵起伏。

     “家……这是我的家……”看着门口两侧熟悉的对联,他眼眶有些湿了,这对联是他亲手贴上去的。

     伸出颤抖的手,他敲了敲门。

     叩叩叩。

     压下激动的喜悦,他开口轻喊:“爸,妈,我回来了。”

     声音竟然是忍不住的颤抖,压抑了一万年的情绪,终于是忍不住要爆发出来。

     叩叩叩。

     “爸!妈!开门呐,我是颜厚,我回来了。”

     他声音大了一分,也愈发颤抖。

     等了一会儿,还是没人开门。颜厚压抑住内心的激荡,运足耳力听房里的动静。

     房子里非常安静,他听到了卧室的窗台上站着几只喜鹊,正叽叽喳喳的叫唤着,啄着不锈钢晾衣架。甚至还听到了对门502房里,檀香琴一边哼着小调儿一边????的换着内衣。

     爸妈出去了?

     颜厚微微有些失落,倒是没想到爸妈会不在家,不过这么一来,他心中的激动倒是平复了几分。

     父母不在家,他手上也没钥匙,自然没办法开门,不过,这点小事又怎能难倒主神颜厚呢?

     他身形一闪,空气如同静电一般噼里啪啦的扭曲,转眼间,他便已经穿过空间的障碍,站在了家里的客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