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3//家
    顾盼吃惊的看着来人,对方背对着她,确定大门紧闭不会被外面的人打开后,才转过身来,面色不善的看着顾盼。

     顾盼一愣,玛莎·麦吉尔?

     玛莎是现今麦吉尔家主里斯特的长女,性格蛮横,不过这也证明了她成长的很好,都没经历过什么挫折。

     顾盼原本很惊讶,现在倒释然了,所有贵女都不喜欢她,这是显而易见的,来的是谁都一样,肯定说不出什么好话。

     玛莎一直盯着顾盼,见她除了一开始有几分惊讶,之后就神色淡然的看着自己,好像进来的不过是一个仆役,没什么可在意的。

     顾盼确实不在意……这种被宠坏的女孩子她又不是没见过,每个都是纸老虎,显示一下优越感就会离开了。

     所以她先是淡定的洗了手,擦干手,还抹了一层防护液,才转过头来,好整以暇的看着玛莎。

     玛莎已经快气疯了,她还没被人忽视成这样过,玛莎气的大叫:“伊芙!”

     顾盼奇怪的看着她,然后笑了笑,“我不是一直在这儿么,你喊什么。”

     玛莎气结,她长得金发碧眼,比顾盼还高一些,再加上穿着十厘米的恨天高,她走到顾盼眼前,顾盼必须抬头仰视她,玛莎终于感觉好些了,她好笑的看着顾盼,上下打量着她,似乎在看一个物什,“伊芙,我还以为你已经进野兽的肚子了,没想到还能看见你,心碎的滋味如何?拉斐尔未来的妻子是厄苏拉,他连你是谁都不知道,跟我分享分享你的感受吧,毕竟这种感觉,我这辈子都遇不到。”

     就说哪里奇怪!原来玛莎就是那个脑补帝!今天她听了一天那个声音,原来是她一直阴阳怪气的贬低自己,顾盼回忆了一下,她不记得伊芙有哪里惹过玛莎,难道她是厄苏拉的好友?

     再仔细回忆,似乎玛莎和厄苏拉关系也不是很好,那这姑娘为什么那么针对她?

     想不明白,干脆不想,顾盼微笑道:“这个你不应该问我,我也没心碎过,要不你去问问丽娜夫人?”

     谁不知道丽娜曾经狂热的喜欢克里夫兰,在他大婚的时候因为太难过,还出尽了洋相,就算她后来嫁给了克里夫兰,也不能抹消掉她未婚生子、做第三者的事实,当时的丽娜真是把麦吉尔的面子都丢尽了。

     玛莎没想到她会用这种事来反击她,气的脸红,却又说不出反驳的话,偏偏顾盼还添油加醋,“我还纳闷你为什么跟过来呢,原来你喜欢拉斐尔?”

     玛莎立刻瞪大眼睛,“你瞎说什么?!”

     顾盼奇怪的看着她,“你不喜欢拉斐尔,干嘛跟着我?还让我跟你分享心碎的感觉,一看你就是太难过了,才想着找一个同病相怜的人,可惜啊,我没法帮你了。”

     说到最后,顾盼还惋惜的摇摇头,玛莎像是看神经病一样看着她,“伊芙,你精神出问题了吧?把你说成我,谁会信?我看你现在就是个疯子。”

     顾盼轻笑一声,“试试?”

     玛莎立刻警惕的看向她,“试什么?”

     “试试别人信不信,要不我现在就出去,去告诉大家你喜欢拉斐尔,你也告诉大家我喜欢拉斐尔,看他们信谁?”

     顾盼没有笑,只是从容的看着她,玛莎终于明白过来,然后瞪大眼睛,试试?!伊芙已经黑成锅底了,再怎么抹黑也没关系,她不一样,如果真的有她觊觎王储的传言出现,不说亚斯特拉,她父亲就不会放过她!

     玛莎瞪着她,狠狠说道:“你就是疯子!”说完便转身快步离开,好像顾盼是瘟疫一样。

     色厉内荏是千金大小姐的通病,顾盼笑笑,她对这一次的交锋很是满意,当她几十部的宫斗剧是白看的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玛莎这个段位,放到电视剧里最多活两集。

     站在重归安静的卫生间,她按了按肚子,过了这会儿时间,她确实有些尿意……

     现在的卫生间和过去的规格没什么区别,只不过豪华了不少、高端了不少,比如贴心的内部静音模式,让lady们能够安心嘘嘘,还有感应高亮门灯,让外面的人望而却步,绝对不会吓到正在如厕的lady们。

     她和玛莎敢肆无忌惮的剑拔弩张,就是因为这里没有亮灯的门,顾盼转过身,拉开左手边的第一个门,准备也试试高科技的皇家公共卫生间,结果她还没站进去,就被一个大手猛地拉下来。

     顾盼心里一惊,还没张口喊,对方已经捂住了她的嘴,还在她耳边说着:“是我!”

     她哪知道这个“我”是谁!!居然还是男的,不知道这里是女厕吗!!

     顾盼心里咆哮着,却不敢再动,听这人的语气他好像认识伊芙,顾盼欲哭无泪,只凭声音她真的认不出来啊,大哥……好歹露个脸?

     对方见她不再挣扎,以为顾盼已经知道他是谁了,心里放松下来,紧箍着顾盼的手也松开,顾盼回头,看清他的长相,登时愣在原地。

     “哥、哥哥……”

     恍惚着喊出这个陌生的称呼,顾盼又清醒过来,她没有哥哥,唯一一个堂哥和她年龄差太大,连孩子都有了,两人自然不怎么亲近。刚刚她是不自觉的喊出这个称呼,就像看到厄苏拉会生气一样,看到西蒙会心酸,也是属于这个身体沉淀的记忆。

     西蒙本来眉头皱的可以夹死一只虫子,听到顾盼怯懦一样的声音,他的心又软了下来,只是微怒的低斥:“你还记得我啊!”

     顾盼一怔,只见西蒙接着斥责道:“就算智环坏了,难道凯因那里没有能让你通信的东西?你就不知道给我报个信吗!你知不知道我找了多少个星球!都已经到薇奥拉了,你居然还不联系我!我想知道你的消息,还得上星网去看!”

     他越说越生气,顾盼也越来越心虚,只好垂着头听训,西蒙终于说够了,看着妹妹低眉顺眼的模样,他不觉得奇怪,反而更加心疼。

     伊芙虽然张扬跋扈,但对着他,她的态度还会好上一些,可也只是好一些而已,万万没有现在这个柔顺的样子,西蒙心痛道:“你这是受了多少苦,凯因是不是折磨你了?”

     顾盼愣了愣,“啊?”

     “啊什么啊!那个视频我看了,一看就是逼你拍的,当时我还想着从凯因这里见见你,没想到他竟然把你当做俘虏!虽然不知道他在计划什么,但幸好他把你也带来了,走吧,伊芙,我带你离开。”

     等等等等,这都哪儿跟哪儿?

     西蒙拉着顾盼的手,想带她从窗户跳出去,估计他就是这么进来的,顾盼挣开手,皱眉道:“他没有虐待我,也没有逼我,我不走。”

     西蒙转过头,皱眉看着顾盼,“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走,凯因对我很好,哥……哥,你不用担心我。”

     念出这两个字,就像偷走别人的东西一样,顾盼抿着唇,想尽快适应这种感觉,她在心里默念着,伊芙伊芙,别生气啊,我会帮你完成你的人生、你的遗愿,同理,你的家人也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对他的。

     ……好凄惨,家人只有一个。不过也省了很多麻烦,顾盼如是想。

     西蒙哑然,半响才回答,声音涩涩:“你是不是又想利用他,伊芙,已经发生了那么多,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不需要这么做,你也不会从他那得到好处的。”

     顾盼怔住,她没明白西蒙的意思,等她明白过来,西蒙已经苦笑上了,“以前你不懂,我也不懂,咱们都太天真,天真的以为可以借皇室翻身,伊芙,储妃人选早就定好了,他们根本就没想过你,现在你和我都已经离开了亚斯特拉,我们可以自己生活的很好,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但现在,伊芙,跟我离开吧,你不需要对凯因虚与委蛇,他也不是你能惹得起的。”

     ……她懂了,原来西蒙和别人想的一样,都觉得她跟着于连是在爬床,而且西蒙想的更多,他以为他的好妹妹是在等着复仇的机会呢。

     顾盼很心塞,为什么一个个的全是脑补帝?!

     偏偏西蒙还是她的哥哥,她又不能像对付玛莎一样对待他,顾盼默了默,决定真诚点,“他对我很好,我没有想要利用他,发生了那样的事,我已经不在乎亚斯特拉了,他们抛弃我,我不会没尊严的再贴上去。”每一句都是实话,顾盼的确就是这么想的,但西蒙的脑回路永远不跟她在一个频道上。

     西蒙终于发现妹妹的不对劲,他退后一步,上下打量着顾盼,顾盼被他看的心虚,终于,西蒙问道:“你……爱上凯因了?”

     ……好想去死一死,这特么是什么逻辑!

     不对,好像逻辑挺正常的,以伊芙的个性,如果她不想着利用某人,却还执意留在他身边,甚至连亲哥哥的话也不听,那就只有万能的因为爱情可以解释了……

     顾盼心更塞了。

     西蒙看她沉默不语,认为自己说中了,嘴唇张张合合了好几次,似是无法接受,良久,西蒙冷静下来,严肃的望着她:“不可能。”

     顾盼抬头,西蒙接着说道:“你们是不可能的。”

     ……这个琼瑶奶奶电视剧经常出现的台词是怎么回事,她是不是要大吼一声:“我们是真爱、放过我们吧!”

     幸好这里没有那么狗血,西蒙只是抬起她的手腕,露出隐藏在腕带中的智环,厉声道:“他能给你戴这个东西,你还指望着他对你有什么真心?”

     顾盼一愣,“这个?”这不就是普通的智环吗?

     西蒙冷笑一声,“子智环这种东西他都能拿出来,伊芙,你不可能连这个是什么都不知道,你一直戴着它,却没有任何抗拒,你已经被他精神控制了,知道吗?”

     子……智环。

     顾盼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智环,心慢慢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