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13.13.13
    白玺接过金绸帛书,上面还有隐隐的柔白神光,看来的确是天帝亲笔,展开细细查看,确认无误后,白玺终于露出一个淡淡的笑颜,司命受宠若惊,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哪去。

     耳根渐渐变红,白玺看见,只轻笑一声,也不说破。

     司命真想喊冤,打死他也不敢觊觎青丘女帝啊。想当年他还是个人的时候,也是出了名的清心寡欲,即使飞升成仙、乃至成神,也从未失态过,唯有面对青丘皇族,被他消磨了几千年的七情六欲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

     怪道神仙死也不入青丘皇宫,这里尽是青丘皇族,更有嫡系九尾狐,无需言语,她们的长相便能让世间男子趋之若鹜,幸好青丘民风清傲,若是她们想去勾引谁,那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

     司命眼观鼻、鼻观心,只盼着帝姬白罥快点出来。

     许久许久,司命的清心咒都念了不知几百遍,帝姬白罥终于姗姗来迟,她小跑着过来,身后还跟着一侍女,侍女高声喊着:“帝姬!您还没绾发呢!”

     这一声喊,司命立刻就清醒了,心里还有一分紧张和期待,青丘皇族嫡系现在只有三位,且皆是女子,第一位便是继承大统的女帝白玺,容貌风度自是不用细说,第二位是三桑神白於,年少即成神,曾经也是叱咤神界,不过六百年前一位上古神湮灭,白於也跟着一起失踪了,而第三位,便是眼前的神女白罥,她最小、身子也最弱,盖因前一位青丘帝后怀她时与魔君大战,帝后动了胎气,等到生产时,小帝姬先天不足,也因如此,白罥至今还未成神。

     父母不再,白玺白於都对这位妹妹紧张的很,连天帝也只是在她小时见过一次,神仙们都知道有一位帝姬,却不知帝姬长相如何,司命也算是第一个见她的外人,自然要兴奋一些。

     抬起头来,却见白罥正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冷不丁对视,司命愣住,白罥也愣住。

     白罥指着司命,一脸不相信,“皇姐,这是司命?”

     白玺答非所问,看着她的眼神也变得严厉,“你又睡过头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记不记得!竟然连发也不绾就跑出来,我都白教你了!”

     白罥自知理亏,鹌鹑似的低下头,心里腹诽着,就是因为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昨夜她才兴奋的没睡着,今日一看睡过头,便匆匆梳洗,立刻跑来了。

     司命回过神,微微皱了皱眉,他压下心里的疑惑,笑着打圆场:“在下正是司命星君,神女可有什么疑问?”

     白罥偷瞄了一眼皇姐,看了看她的脸色,才诚实回道:“你一根胡子一根褶都没有,太年轻了。”

     司命默然,因为这副青涩白嫩的长相,不知同僚在背后取笑过他多少次,但当他面说出来的,白罥还是第一个。

     司命不禁望天,难道非要长成太上老君一般的风干橘子皮脸才算神君?他十六岁便修成仙,自然没机会长褶子,本是值得夸耀的事,怎么总是被嘲笑呢?司命不禁为自己掬一把辛酸泪。

     女帝心中摇头,心知妹妹不出外走动,在人情往来上就是一片白纸,妹不教姐之过,白玺想的很透彻,但她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的问题,遂又黑了脸,厉声道:“罥儿!”

     剩下的话还未说出口,司命就连忙摆手,“女帝陛下,这已经快正午了,本来时间就紧,我还得给帝姬讲一些事,帝姬须快些随我离开,不然轮回井容易出岔子。”

     白玺点头,她也明白这些事,给后面的侍女一个眼神,侍女立刻心领神会,上前给白罥梳头绾发,白玺就在这时候,再多叮嘱她几句。

     “入了地府,不准乱看乱摸,更不准随意与人闲话。”

     白罥老实点头。

     “听司命的话,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司命百般好意,自当会如我一般待你。”说着,白玺瞥了一眼司命,司命一凛,连忙点头称是。

     “最重要的,人界不准用神术,你是带记忆托生,虽然神力被封印住,但有些简易的术法不需要神力,你听好了,绝对不准用,否则我国法伺候。”

     尤其最后一句,白玺的声音变得阴森无比,司命都感觉到了一股冷意,白罥一抖,点头如捣蒜,再三保证自己不会逾距,白玺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辰时一到,司命便腾云来到青丘国,如今已是午时一刻,他竟在这待了两个时辰。

     司命苦着脸催促白罥,“帝姬,咱得快点。”

     白罥发誓她已经很快了,见司命瞅着自己脚下慢腾腾的云,不禁老脸一红,“那个……我体力太弱,最快也就是这个速度了,要不,你带着我?”

     司命想晕,原来先天不足是真的很不足,腾云术是最简单的神术,可白罥的速度连一小仙都不如,司命把白罥拉过来,看她红着脸道谢,他突然就明白了青丘女帝为何如此爽快便应下这件差事。

     天帝要找一名绝世女子下到人界做亡国妖姬,将乱成一团的命数拨乱反正,有人举荐青丘女帝,女帝却举荐自己的胞妹,此话一出,殿内立刻噤声,谁人不知青丘上下把他们的小帝姬当国宝一般护着,外人绝对不准看,白玺居然要把小心呵护的胞妹送去人界,且还要牺牲色相委身皇帝,众人只当白玺脑袋进水了。

     只有司命和天帝知道,那人界皇帝身着浩然正气,是一位神仙渡劫的转世,本来他应该是一位闲散王爷,不知出了什么差错,居然变成了皇帝,坏就坏在这里,桑朝在这一世本该覆灭,却因这位神仙的转世,隐隐有青云直上的迹象,一人错、万人错,皇帝的命格变了,万万子民的命格都会变,必须让桑朝依旧覆灭,才能避免这种情况,也因此,众神才想出美色误国的策略。

     单有美色可不行,还有反叛大军、下一位帝星、明相、怨声载道的民众等等,才能让桑朝彻底消失,其余的他们都已经安排好,唯独这个美色不太好办。

     那皇帝是一位神仙,而且是一位正神,浑身包满了浩然正气,而且文韬武略样样精通,莫说将岌岌可危的政权重握手中,就是重建一个国家也没问题,这样的人,一般美色怎么可能迷惑他?放眼神界,不管手段还是容貌,能让这位正神倾心的,也只有青丘皇族了。

     白玺深知此事的重要,便趁着这个机会对天帝敲竹杠,声明要青丘出人也行,必须要让白罥去,而且不能白去,还要许给白罥一个神格。

     神格有两种获得方法,一是苦苦修炼,渡无数劫难,此乃天命神格,二是天帝御赐神格,专赐有大功德的人,白玺明白胞妹的天资,让她修炼还不如让她自戕,三道天雷下来,白罥的小身板就该糊了,所以若想获得神格,只能让天帝御赐。

     司命摇头,真是可怜天下皇姐心啊,若不是这样,白罥可能永远也没法成神。

     这样想着,他对这位帝姬同情起来,举止上也亲近了一些,白罥坐在云上,司命蹲下,歪头问道:“女帝可对你说了这次的目的?”

     白罥瞅着司命一张比她还嫩的脸,直瞅的他都不自在了,才回答:“说了,我要做亡国妖姬。”

     司命眨眨眼,“没了?”

     白罥点头。

     司命望天,算了,本来就要让她背下命格的,无妨,无妨。

     从袖中抽出一本厚册子,递给白罥,“这是此次的总命格,里面的沈罥是你,好好记下,等你到了人界,万事要按这个来,绝对不能出差错。”

     白罥接过,看了两页,笑起来,“和人间的话本一样,不过司命你写的更好看。”

     司命默了默,这话好像是在夸他,但拿他写的万物命格和人间话本比,他怎么这么不爽……

     白罥毫无所觉,继续翻看,几乎一瞬便翻一页,司命暗暗惊讶,这速度已经不是一目十行,而是一目百行了,而且看白罥专注的样子,她应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很快,命格已经翻过一半,白罥蹙起眉,“这人死的也太惨了。”

     司命瞥了一眼,看到命格上写的名字,然后回答:“他不死的惨些你就没有复仇的理由,入宫勾引皇帝,就是为了给他报仇。”

     白罥抬头,奇怪的看了一眼司命,继续往下看,越看越惊讶,眼睛也越睁越大,看到最后几页,白罥的视线停留在一行字上,倒吸一口气。

     司命凑过去,想看清是什么内容,“沈家满门抄斩,沈父割去耳鼻四肢、制成人彘,每日受鞭刑,皇后命人在其受刑后好生照料,日日如是。”

     皇后便是后来的沈罥,白罥瞪着一双眼睛,“我也太缺德了,这可是亲爹啊!”

     司命摸了摸鼻子,他也觉得这一段沈罥做的太过,但写的时候越写越激动,一不留神就写成这样了,不过本来就是亡国妖姬,人性品行什么的,早就扔了。

     “亡国妖姬哪个不缺德,你姑姑以前当苏妲己的时候,可比这个狠多了,”说着,司命拍了拍白罥的肩膀,“加油,我相信你一定能比她更缺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