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
    说着,他带着顾盼向前走,顾盼一愣,“陛下只让你去。”

     于连笑了下,“没事,一起去,陛下不会介意的。”

     顾盼看向传话的仆人,他只是低着头,似乎没有任何反应,顾盼不再说话,三人一齐向克罗地亚宫走去,顾盼面无表情,内心却震惊着。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皇帝也要礼让三分!天啦噜,她的金大腿真的好粗壮!

     到了克罗地亚,顾盼才发现是自己想太多。

     原本她以为皇帝叫于连过去是有要事相商,到了才知道,这里已经聚集一批人了,而且都是08圈出来让她重点背的人物。

     三大家族的家主和嫡系家人,皇室成员,军方重要人物都在这里,顾盼略扫一眼,发现全都是她记得的人,她不由松了口气,可还没放松多久,她又紧张起来,她记得所有人,也就意味着所有人都认识伊芙,从现在开始,她算是真正踏进伊芙生活圈了。

     顾盼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于连对她安抚的笑了下,顾盼才稍微缓和一些,在他们进来的时候,原本说笑的人们立刻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们看。

     准确的说,是盯着于连看。

     除了亚斯特拉的人会看看自己,几乎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于连身上,她也抬头,正好看到于连的表情变化。

     从极端漠视,到讽刺的笑,再到极端漠视,顾盼看向人群,发现他们好像也很紧张的样子。

     顾盼乐了,大家紧张,才是真的紧张。

     这样一想,她的心理负担一下子减轻了不少,毕竟还有那么多人陪着她呢。

     这里有很多可供休息的座位和茶点,看来外面是一个宴会,这里又是一个宴会,也是,不同地位的人当然待遇不同,顾盼放松下来,刚想拉着于连去一边坐下,突然有个中年大叔快步走过来,停在于连面前。

     他看上去很激动,也很克制,上下看了于连好几眼,顾盼一直愣愣的,直到于连弯下腰,“陛下。”

     顾盼反应迅速,也行了一个淑女礼仪,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中年大叔是皇帝啊……

     皇帝直接忽视顾盼,拍着于连的肩,“好好,回来就好,去那边坐吧。”

     顾盼已经把手抽出来了,她没有跟他们并行,而是落了半步,于连虽然注意到,但现在身边有个情绪激动的皇帝,他也没说什么。

     顾盼在自己的记忆里迅速搜罗着眼前人的信息。布林迪西,三十年前皇帝也是他,当年的事情他没帮忙也没落井下石,只是作壁上观,所以他才敢直接走上前,再看这厅里的人,没一个有脸过来的。

     其实顾盼挺理解中年大叔的,他要管理一个国家,军队本就是帝国中最敏感的一部分,不管他怎么插手,都会被群起而攻之,现在的皇帝又不像古时候,可以随意执权,约克皇室有的只是管理权,军事权力一半归皇室,另一半归联盟军团,这是写进宪法的东西,中年大叔选择中立,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但理解不等于谅解,不管怎么说,当年于连落难,他没有伸出援手,只是冷眼旁观,而且不管他有没有参与,最后瓜分的利益肯定有一部分是归他的,只能说他拿的没有别人多,有这一层,不管这个中年大叔多帅多有气质,顾盼也没法对他有什么好感。

     她安静的坐在一边,布林迪西拉着于连寒暄,总是有意无意提到他病愈的事,顾盼支着耳朵听,终于明白中年大叔为什么激动了。

     传闻约克大皇子在186岁时罹患基因缺失,从此退出民众视线,民众对大皇子威廉的呼声很高,因为他非常优秀,在他退出后,拉斐尔才渐渐显出锋芒,最后被册封为王储。

     原来是为了大儿子的病……

     顾盼默默拿起一杯金酒,刚要喝,一只手伸过来,把酒换成了水。

     顾盼眨眨眼,再看于连,他连头都没回,还在和皇帝交谈着,顾盼惊悚了,那他是怎么知道自己想喝酒的?想不明白,顾盼只好继续喝水,装作没发觉人们正不着痕迹的看着她一言一行的样子。

     水杯还没放下,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眼前,顾盼抬头,对方也有一双淡紫色的眸子,脸庞略显稚嫩,也是个小帅哥,不过因为天天对着于连那张帅到天妒人怨的脸,她现在看谁都觉得只是一般。

     顾盼放下水杯,等着他开口,于连和皇帝的交谈不断,但两人的视线都在往她这边飘,布林迪西还看了看于连,发现他没有干预的意思,也装没看见,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伊芙。”

     奥伦达终于出声了,顾盼却连站都没站起来,一是输人不输阵,二是她已经深刻研究过伊芙的性格,她看不起丽娜生的两个孩子,在已经撕破脸皮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给奥伦达好脸色的。

     顾盼没有伊芙的痛恨,所以她努力学着于连的样子,极端漠视他,听到奥伦达的称呼,顾盼扯了下嘴角,典型的皮笑肉不笑,“我叫顾盼·瑞切。”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似乎厅内的声音小了不少,但话音刚落,各种声音又此起彼伏起来。

     奥伦达与顾盼对视,没有生气、也没有尴尬,准确来说,这孩子似乎没有任何情绪。

     由于年龄换算的原因,虽然奥伦达表面上算她哥哥,但她还是觉得奥伦达比她小。她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眼奥伦达,发现他确实没什么情绪,不禁有些奇怪。

     奥伦达顿了顿,微微勾了勾唇,露出一个脆弱又病态的笑容,“好,顾盼。”

     顾盼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因为她已经遭受到会心一击。

     天啦撸!小正太的笑容果然可以秒杀一切!尤其是这种柔弱的样子,立刻激起了她隐藏多年的母性,让她恨不得赶紧站起来抱抱他。

     当然,顾盼的理智还在,她强按住心底的想法,也高冷的笑了笑,依旧什么都不说。

     什么是高冷?就是又高又冷。

     顾盼昂着头,连鼻孔都不施舍给他,就差用尖下巴看人了,视线落在一边的珐琅花瓶上,完全把他忽视成空气。

     进化了七千年身体的好处就是五感相当敏锐,她坐在这里,几乎能听到所有人的交谈声,视线也可以覆盖厅内的大部分区域,只要一眼,就能把其他人的表情尽收眼底。

     跟她预料的差不多,人们都在看她,要么面无表情,要么看她像看一坨屎。

     ……她也不想这么自比,但他们就是在传达这个信息,看来伊芙的人缘比她想象中的还差。

     再看看离自己最近的奥伦达,顾盼在心里哀叹,作孽呦!稚气未脱的脸带了几分受伤,更让人心疼了。周围已经开始有声音指责她,顾盼也很想指责自己,怎么可以伤害小正太!

     好在奥伦达没有一直纠缠在这里,他笑了下,顾盼突然觉得,如果奥伦达是仙度瑞拉,那她就是恶毒的后母;如果奥伦达是白雪公主,那她就是邪恶的王后,总之她已经邪恶到极点了。

     再看周围人的神情,他们用表情告诉她,大家想的都一样。

     ……这个正太有毒。

     “我只是担心你,前阵子聊得不是很愉快,也不知道你的近况,看你过得不错,我就放心了。伊……顾盼,我们还是一样的想法,希望你再考虑考虑。”

     说完,他又露出让人心疼的笑容,然后转身离开了。

     顾盼神情不变,心里却一脸懵逼,啥啥啥?他说的都是啥?

     之前他们有聊过吗?听他的意思也不像是在说流放伊芙之前,可是最近她没和任何人聊过……顾盼愣了愣,智商君即时上线,她转过头,于连还是用后脑勺对着她。

     “回去跟你解释。”

     听到脑域中的声音,顾盼默了默,回他一句,“好的,回去再算账。”

     ……

     在这里就可以看出政坛商坛的派别,三大家族的家主和继承人都在一个隔间里坐着,皇室成员奔走在各个势力中,充当老好人的角色,军团势力也是抱团聊天,看向他们的聚集的地方,顾盼只能看到马赛克。

     几乎所有人都在和自己熟识的人聊天,只有她孤单的坐在这里。

     ……好凄惨的样子。

     就连于连都有中年皇帝拉着不放,只有她是一个人。顾盼莫名想起很多人小时候都会发生的窘境,体育课大家都找到自己的组合,最后一个人站在喧闹的操场上,孤立无援。

     顾盼在心里默默叹气,伊芙啊伊芙,你混得也太惨了。她不会主动找别人交谈,既然于连没空,她就只能一口一口的抿水。

     嘤,连口酒都不给喝。

     感觉到身边人的情绪越来越低落,于连无奈的笑了笑,刚想找个理由把皇帝打发了,就看到一个身影坐到顾盼身边,清朗的声音响起:“瑞切小姐,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顾盼os:你都坐了,还问毛线?

     ==========

     《【星际】让我再死一死》,作者思镜渠,二者都已经卖身给晋/江/文/学/城,请支持正版,拒绝dao/w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