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2|14.14.14.14
    顾盼缓了一会儿,慢吞吞的向他确认,“你是说……我会到这个地方来,是你干的?”

     顾行点头。

     顾盼又换了个说法,“我在这死里逃生,被人利用,万民唾弃,都是因为你把我带过来了?”

     ……好像没什么不对。

     顾行干笑两声,解释道:“我没想过会发生这种事,我已经准备好了几百个真的身体、还有几千个精神体容器,谁知道你的精神体和它们每一个都不相容,我还在想办法的时候,你的精神体自己就跑了。”

     顾盼眨眨眼,打断他,“不对啊,我记得自己刚死就进了伊芙的身体,难道我失忆了?”

     怎么听他的意思,好像她还当过很久的孤魂野鬼……

     顾行愣了愣,明白之后,他扯了下唇角,“精神体是没有记忆的,就像储存卡和机器,只有把储存卡放到机器里,它才可以继续储存,精神体也是一样的道理,虽然你什么都不记得,但实际上,你在这里待了十年。”

     十……十年?!

     顾盼张着嘴,半响也合不上,顾行挠了挠头,继续解释,“精神体没有寿命,所有精神体都是在脱离身体后转变成无色无体的能量磁场,有的转变快、有的转变慢,我抓取了四次,才终于抓取成功,别的精神体都太弱了,只有你能够通过抓取隧道。”

     顾盼疑惑的问:“我不是从精神力虫洞来的吗,抓取是什么意思?”像抓娃娃机那样?

     一想到所有精神体都待在一个空间里,顾行带着一个大钳子来抓她们……这画面太美,她不忍直视。

     顾行哼了一声,“什么精神力虫洞,刘固极就是觉得自己的理论不成立,才用亿万分之一的概率蒙混过去,虫洞中的辐射和吸收漩涡是普通宇宙状态的几亿倍,多强大的精神体也不可能穿越虫洞,虫洞只会给人类带来辐射后的各种畸形品,比如丧尸,地球的第一个丧尸就是它带来的,如果你真的碰到精神力虫洞,早就化成青烟了。”

     说完,他好像感觉到自己的语气过于不屑,又弥补了一句,“不过嘛,如今除了我,星际里所有人都认为刘固极的理论是正确的,科学就是这样,不断演算不断推翻,不是所有人都是超智慧,不知者无罪。”

     ……解释之后更欠揍了,这不就是拐弯抹角的夸自己聪明、骂别人笨吗?

     顾盼默了默,还是决定转移话题。

     “那抓取是什么意思,你穿越时空,把我的精神体抓回来了?”

     顾行摸了摸鼻子,“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不过不是我过去,是我用空间跳跃的原理做了一台机器,它可以在一秒内进行十次空间跳跃,一次一千万光年,当速度大于光速时,时间会倒退,这个机器运行七个小时,就可以倒退到末世前几年。”

     顾盼听得一愣一愣的,她总结了一下,音调不受控制的拔高,“时光机?!”

     顾行淡笑一声,“算不上,虽然能倒退时光,但一个时空的物品是不能出现在另一时空的,目前它能做到的,只是用能源密封网抓取精神体。”

     精神体在密封的磁场中可以暂时保存,但也保存不了太久,像顾盼这样存了十年的,已经是奇迹。

     顾盼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这还不够吗?你能让人们穿越古代和未来啊!”

     顾行摇头,“没有那么神奇,不是所有人都能被抓取到,而且启动一次机器的代价极大,如果这台机器被顾家之外的人知道,顾家就完了。”

     他没有夸张,启动一次机器,他就要用掉一个十级星球,不止是矿石、整个星球的能量都被它吸收殆尽了,这违反了星际法,一旦被人发现,所有星际民众,任何一个人都能不受任何限制的制裁他们,就算虐杀也没关系,如果真的到这个地步,那对他们来说就是又一次末日。

     他启动了四次,四个十级星球已经变成废渣球核,顾家传承七千年的财富,这二十年里已经被他用了一半,幸好第四次时顾盼来了,如果第四次再失败,就算外界没人知道,他自己也会承受不住心里的巨大痛苦和压力,选择放弃,然后用最绝望的方法,和他恨的人同归于尽。

     顾盼虽然不懂其中的原因,但看着顾行微沉的脸色,她也能猜出个大概,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是这样吧。

     顾盼理了理顾行所说的,也就是说,顾行为了某个目的,发明了一台伪时光机,他想抓个人过来,但前三次不成功,第四次成功了,就把她抓来了。但光抓来还没完,还需要一个容器把她放进去,顾行用了十年给她找容器,一直没找到,直到有一次,他们不小心把她放跑了,在外面飘荡的时候,她自己找到了伊芙的身体,成功入住。

     ……她还真是命大啊。

     顾盼一直觉得自己就是个普通老百姓,可短短三个月里,她经历了借尸还魂、穿越时空、风尖浪口、星际逃亡、认祖归宗,最后还发现,自己已经28岁了!

     天啦噜,她也可以写一本传记了吧。

     顾盼想了想,看向脸色不太好的顾行,“所以,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里来?”

     顾行望着她不吭声,顾盼耸耸肩,“你费了那么大力气,总不可能就是做个实验玩一玩,你想做什么,非要回到我那个时代?”

     室内一时安静下来,良久,顾行抬眸,盯着她的眼睛,“你不会讨厌我么,我也是在利用你。”

     顾盼不好意思的笑笑,“你没对我说谎,而且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死了,你救了我、让我在另一个时空继续活下去,我真的很感激,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事情,我肯定会帮你的。”

     听到这样的话,顾行神色没有变化,心里却松了口气,果然,顾盼和凯因的心结只在隐瞒上,她不在乎别人利用她,因为在某些程度上讲,她也在利用别人,在星际上活着,所有关系都可以称之为利用,如果别人需要她,她甚至会高兴,但像凯因那样将她排除于事外,以见不得光的手段捆绑她,才是把她惹毛的真正原因。

     顾行再一次庆幸顾盼遇上了凯因,要不是有他做冤大头,说不定哪天他也碰到顾盼的雷区了。

     确定自己的选择没错,顾行向她身边蹭了蹭,“顾家直系现在只剩我一个,咱俩也算相依为命,我把所有都告诉你,绝不隐瞒,你……帮我救一个人,可不可以。”

     只是救人?顾盼爽快点头,想到什么,她又迟疑的问:“当然可以,问题是……怎么救?”

     顾行笑笑,“就像你救凯因那样。”

     顾盼怔住,“也是基因缺失?!”

     看到顾行点头,顾盼脑中混乱的部分突然疏通了。

     怪不得他说在于连回来的时候他就认出自己了,怪不得顾行费劲千辛万苦也要把她带回这里,因为在这里,只有她知道怎么治疗基因缺失。

     可是还有一个地方不对劲,顾盼又问:“如果你是为了这个,那你应该带我爷爷过来,药方是他发明的,我才大学一年级,很多东西都不了解。”

     顾行轻轻摇头,“那个机器很难控制,我只能把时间调回一个区间内,空间也是一个区间内,再加上我自己的基因组合做对比,只能保证最后抓取到的是顾家先祖,但不能保证抓到的具体是谁,根据顾顷浩的传记,那个时间段里顾家死亡人数比较多,最后成功抓取到的只有你。不过我不在乎来的是谁,只要有那张药方,就足够了。”

     在那个人沉睡之后,他每日每夜都在寻求治疗的方法,第二宇宙、第四宇宙、甚至第一宇宙他都去了,但无一例外,没人能做到。

     他不放弃,翻阅古籍,终于让他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把家里的几万本初代家主传记全看了一遍,他总算看到了一丝希望,他的希望在已经消失的古文明中,那他就想办法,把消失的古文明带回来。

     他是科学家,他唯一的武器就是科学,他用科学间接杀了很多人、也引起了很多战争,从没想过,有一天他也会用科学救人,而且是救那个被他珍视为生命的人。

     用十年的时间发明了一台一生都不能公之于众的机器,又用了十年的时间看到成功的结果,顾盼,家谱上尘封七千年的名字,他第一次那么感激,感激自己姓顾。

     顾盼的注意力却在另一个地方,“那个时间段,顾家死了很多人?”

     她以为她走了,顾家也能继续好好的,人人都说顾家人有福气,为什么会这样,是出了什么大事吗?

     顾行一愣,还是回答道:“我选的区间跨度有十年,除了你是意外,顾光锐是年老病逝,其余人几乎都是在末世一开始就遇难了。”

     乱世一旦开始,首当其冲的便是学者,他们手无寸铁,却又学识渊博、心性广阔,末世结束后,人们只记住了救世主的名字,但在末世期间前赴后继、不幸遇难的学者们,连个墓碑都没留下。

     顾盼怔了怔,就在顾行以为她又要情绪低落时,顾盼平静的点了点头,“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命运,我家人活着的时候都很幸福,他们应该没留下遗憾。”

     顾盼给他的印象一直都是胆小怕事,没想到在这个问题上,她看的那么通透,也许是因为她已经死过一次吧。

     这样也好,把那个人交给顾盼,他也能放心了。

     说了那么多,两个小时都过去了,他看了看时间,又笑了下,“好了,我已经把所有都告诉你了,再不睡天就亮了,小姑姑,明天我再带你去看患者。”

     顾盼被这一声“小姑姑”叫的心花怒放,笑眯眯点头,“好,就交给我吧。”

     顾行站起身,哪怕这是午夜,他也只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和明亮,他刚迈出两步,打算回去开一瓶金酒好好品尝,就听顾盼在身后惊叫,“啊!”

     顾行心下一沉,自从开始这个计划,只要到了即将成功的一刻,总会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发生,毁去他的希望。他转过身来,有些害怕将要听到的话。

     顾盼干笑,“你可能要去找一下于连了。”

     顾行一愣,疑惑的看着她,“找他干什么?”

     顾盼笑的更虚了,“药方在我这儿,但……药都在于连那儿,跑得急我什么都没带,要不,你跟他商量商量,买一点儿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