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7|11.11
    看着神情激动的顾行,顾盼也明白起效果了,她凑上去看了一眼数据,有一行数据偶尔的跳动一下,忽高忽低,但是变化数值非常小。

     顾盼的心放下来,在场人中只有她笑了笑,“真的有效果,太好了。”

     顾行转过身,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好好的一张俊脸,活脱脱生出几分喜感,顾盼想笑,却又笑不出来,这孩子过的实在苦,靠着一点点虚无缥缈的希望努力到今天,要是她的话,现在肯定已经嚎啕大哭上了。

     顾行嘴唇张张合合好几次,他想表达自己的欢喜、激动、感谢,但他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从来都是他顾行让别人说不出话,今天他自己也言语不得了。

     顾盼微微叹息,她想去摸摸顾行的头,但他太高了,自己碰不到,只能干巴巴的拍了拍顾行的肩膀,她正酝酿着抚慰的话,突然听到一边传来呜咽的声音。

     她女神正捂着嘴泣不成声,眼泪不要钱一样的往下流。

     听她哭得那么伤心,顾行和顾盼都看向她,不明就里。顾行哭她还能理解,毕竟努力了那么多年,埃斯特莉哭什么?她和威廉的关系很好吗?

     发现别人在看她,连07呆愣愣的把视线区转向埃斯特莉方向,埃斯特莉脸一红,经营多年的优雅美人形象也不要了,反而不再克制哭泣的声音,边抽噎边说:“家主、家主太不容易了……我这是替您哭的……”

     顾行失笑,嘴角上还带着无奈,总算是苦尽甘来了。

     总归是值得庆贺的好事,埃斯特莉很快就平复下来,然后快步离开,去交接外界事务了,威廉皇子对家主是多么重要,别人都不懂,她却懂。范尔摩斯家族的家主总要博览群书、文武双全,她最拿得出手的不是经商头脑,而是医术,但她这辈子治疗过的人只有两个,家主和威廉皇子。

     既然威廉皇子有康复的迹象,她就不能再满宇宙的跑了,老老实实待在主星,等着给威廉皇子治病才是最要紧的。

     在听到埃斯特莉叫自己顾小姐,而不是顾盼小姐时,顾盼就明白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她后来又跟顾行确认,顾行说,埃斯特莉是他最信任的亲信,换句话说,顾行做什么她都知道、她也都参与过,顾盼这才放下心来。

     接下来的几天,顾盼又回到了治疗于连一般的日子,只不过这次她是天天往顾行卧室跑。

     药量一直在微微加大,看威廉没有排斥反应,她的胆子也大了许多,当时于连只服药十天,就已经恢复到6.4,于连患病后的体力是一点几,威廉已经虚弱到约等于0,所以威廉的恢复要慢一些。

     顾盼也不着急,于连没有并发症,威廉的身体却已经相当于一个六七百岁的老人,各种并发症都聚集在一起,尤其以心肺衰竭最严重,不需要等他的身体数值完全恢复,只要体力恢复到1,埃斯特莉就能为威廉做手术,到那时才真的能看到病愈的曙光。

     因为是顾行拜托她的,因为是顾行呕心沥血也要做的,所以她很认真的对待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顾行都救了她一命,她不把这命还回去,也说不过去。

     而且她救的不是一般人,这可是皇子,顾盼有一种人生价值正在实现的满足感。至于威廉病愈后会不会引起什么政治纠纷,那就不是她该考虑的事了,再说了,她已经救了一个纠纷,救一个是救,救两个也是救嘛。

     顾盼跑这边跑的很殷勤,以至于忽略了两个人,啊不对,是一人一机。

     玛丽还好,这主仆二人并不像小说里经常写的那样,主仆情同姐妹、亲密无间、狼狈为奸。顾盼原本还想找个理由把玛丽混过去,结果她只说了一句“我有事要做”,玛丽就不再追问了。看来伊芙以前也是如此,从不让玛丽参与她的事。

     顾盼觉得奇怪,这个玛丽真的对伊芙很好,事无巨细的照料,而且眼神中的忠诚和爱护是骗不了人的,那为什么伊芙不和玛丽亲近,真的是伊芙太高傲,看不起侍女?

     顾盼想不明白,她也没太多精力去想明白,更让她头疼的是07,她一直以为07还会像以前一样,生气一阵,不用多久就能哄回来,结果一个星期过去了,07虽然会听她的指示,但除此以外,它一句话都不说。

     顾盼有时甚至觉得,跟着她的可能是08……

     明明07就在身边,可它没了话唠属性,顾盼的心里就跟有猫爪挠一般难受,她看了看蹲在一边充当背景的07,心中下了决定,必须今晚把这件事解决,不然她这日子也没法过了。

     威廉的情况越来越好,每天都能看到他的身体数据上升一点点,如果不出意外,大概就是这两天,他就可以进行手术了。

     顾盼看了看一直不错眼珠盯着数据的顾行和埃斯特莉,又想到远在帝星的布林迪西和拉斐尔,顾行言语里曾说过,布林迪西知道威廉在他这儿,而且还是他亲口同意让顾行带走威廉的,据说他当时已经准备放弃,连国葬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左右是无望,还不如让盛名远扬的顾行去拼一拼。

     皇室和别家不同,把深得民心的威廉送到顾行这里,如果被别人发现,皇室的声誉、名望都会受到各种各样的影响,而皇室最怕的就是名誉受损。

     那天晚宴,顾行、拉斐尔、布林迪西同时消失了一阵子,她以为拉斐尔是和厄苏拉一起走了,现在想想,应该是他们三人在谈论关于威廉的事情,再加上等她回来没多久,布林迪西就匆匆忙忙过来,言辞间必须要让于连留下,还搬出她来劝说于连,大概也是顾行的示意。

     布林迪西是不是好皇帝她不知道,但他真是个好父亲。

     威廉已经被*封存二十年了,还有这么多人在努力救他,而选择流放的于连,身边却只有她一人而已。

     顾盼心不在焉,碾磨草药的力度小了许多。她这才发觉,于连身边竟然一个可以亲近的人都没有,他的亲人早就不是亲人了,下属也只能是下属,希尔斯他们再忠诚,他们对于连的感情中最多的还是尊敬,那种掏心掏肺的亲近对待,他似乎从没有过。

     在他身边,能与他称得上亲密的,好像只有自己了。

     顾盼手上动作一顿,神情也怔愣起来。

     “可以了!”

     埃斯特莉一声惊呼,把她的思绪都拉了回来,顾行看到平稳下来的数据,神情也变得严肃,他看向埃斯特莉,平日的漫不经心已经彻底消失,“交给你了。”

     埃斯特莉也很激动,但她还是克制住自己的心情,“放心吧,家主,再过三个小时,大皇子殿下就能看到您了!”

     顾行扯了扯嘴角,埃斯特莉快步走出去,一会儿又带了几个人回来,清一色黑发黑眼,单看长相,顾盼就觉得他们是精英。

     其中两个人在地面上放了五六个小圆盘,正好包围住巨大的维生仪器和这些人,小圆盘发射/出一面淡青色透明墙,几面墙相互连接,上方也主动融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密封的空间,顾盼愣了愣,她看向顾行,后者为她解释道:“这是可移动铅焰,我们可以看到他们,他们看不到我们,也听不到外界的任何声响,方便他们专心。”

     顾盼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然后便安静下来。

     看着埃斯特莉在里面用各种高精仪器进行手术,没有想象中的血肉模糊,顾盼慢慢就平静了,威廉原本奄奄一息是因为他体力太差太差,已经没法承受手术,现在的他完全没问题,再加上埃斯特莉神医般的实力,威廉的手术成功率几乎就是百分之百,顾行还在紧张,是因为他关心则乱。

     还不到三个小时,铅焰墙就已经撤了下去,埃斯特莉带来的人小心翼翼的把威廉挪到顾行的床上,现在的他已经不需要维生仪器,更不需要封存了。

     室内安静的要命,埃斯特莉长舒一口气,小声对顾行说:“大概八分钟之后,大皇子殿下就能醒过来。”

     八分钟!真的是神医啊!

     顾盼看着埃斯特莉的眼神更亮了,她转过视线,期待的看着床上形容槁枯的男人。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八分钟。

     威廉的眼皮动了动,别说顾行,顾盼都感觉到了一丝窒息,她紧张的看着威廉,直到他慢慢睁开眼睛。

     非常好看的湖蓝色,带着些许迷茫,哪怕他是个高大的男人,顾盼也会不由自主的产生保护的*。

     太干净了,干净的像是神祇,顾盼看到他的眼睛,竟然有一种把他藏起来的冲动,这世界太脏,他不该被任何肮脏的事物触碰到。

     顾盼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只看照片并没有这种感觉,难怪他的建树没有拉斐尔多,民众对他的呼声却一点都不低,重病的面容都挡不住这双眼睛的光芒,可想而知他健康的时候有多吸引人,单凭这张脸,他的支持也少不了。

     顾盼暗暗感叹,威廉却渐渐清醒了,他转了转眼球,看到离他最近的顾行,所有人都看到他眼神中的怔愣,还有……不快。

     不快?

     顾盼皱着眉,还不明白到底什么情况时,威廉开口了。

     “伊芙。”

     极沙哑的声音,二十多年没说话,他还发得出声来就算不错。莫名其妙被点名的顾盼一脸呆滞,她下意识的看了看众人,然后才发现,顾行和埃斯特莉的眼神十分古怪。

     顾盼心里一抖,不想上前,威廉见她不动弹,皱了皱眉,又喊一声,“伊芙。”

     他这破风箱般的声音倒是让顾盼从他的俊朗美貌中清醒了过来,然后顾盼就更不想上前了。

     但顾行已经让开身子,顾盼犹豫两下,还是走了过去。

     威廉问道:“这是哪儿。”

     顾盼一愣,“你不知道吗?”

     威廉眉头更皱,于连皱眉时她会心虚,威廉皱眉她却会胆怯,好像下一秒这个久病缠身的人就会坐起来,劈头盖脸的骂她一顿。

     现在顾盼已经无比确定,伊芙和威廉认识,说不定还很熟悉,想到08列出的被伊芙勾引过的人物名单,奇怪,也没有威廉啊……

     “我要是知道这是哪儿,还会问你吗?”

     说了这几句话,不等顾盼回答,威廉好像没了力气一样,眼睛慢慢阖上,顾盼大气也不敢出,以为他要睡过去时,威廉又睁开了眼睛,“你怎么会和他在一起。”

     听到“他”,顾盼看向顾行,发现他原本的情绪都消失了,神情无比平静,好像刚刚那个紧张的手心湿透的人不是他一样。

     顾行偏头对她说道:“你先出去吧。”

     顾盼眨眨眼,连忙往外走,这气氛太诡异了,原本以为威廉醒了,就算不和顾行抱头痛哭,也会感动的不要不要的,怎么好像……威廉很不喜欢顾行的样子。

     除了顾行,所有人都一窝蜂的出来了,07走在顾盼左侧,埃斯特莉走在顾盼右侧,走出有一段距离,埃斯特莉小声说着,“大皇子之前和伊芙是认识的。”

     这个顾盼已经知道了,她看着埃斯特莉,后者想了想说辞,又说道:“而且,大皇子不讨厌伊芙。”

     这个顾盼就不知道了……原来伊芙也不是一无是处,至少大皇子对她还是有点好感的,虽然埃斯特莉没明说,但看刚才的情景,威廉跟她还有点交情。

     剩下的就交给顾行,她们这些人已经算功成身退了。

     顾盼自己从暗道走上去,埃斯特莉则带着其他人从员工通道出去,回到自己房间,估摸着07快回来了,顾盼打发玛丽去拿些吃的,玛丽刚离开不久,07就走了进来。

     顾盼不着痕迹的看了看它,然后语气轻松的说道:“07,我想了想,威廉如果没患病,是不是厄苏拉和伊芙的争夺对象就要换人了?也就是说,在二十多年前,她们还是在为嫁给威廉做准备的吧,那伊芙认识威廉就不意外了。”

     07一言不发,径直走到它平时蹲的墙角,准备浅度休眠。

     嗬,她这暴脾气!给你点颜色你还画上秘密花园了!不行,必须治治07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