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12.12.12
    玛丽殷切的等着她的答案,半响,顾盼干笑两声:“我还没吃饱,我再去吃会儿,你先走吧。”

     玛丽一愣,刚想表示小姐去哪我去哪的意志,顾盼就恍悟道:“你不认识我的房间对吧?来来来,这位姑娘,你带她去我房间,谢谢啦。”

     今早带她来的侍女就站在一边,闻言,她甜甜应下,趁着玛丽分心,顾盼连忙回到餐厅,刚一坐下,她先大大的松了口气。

     顾行托腮,“都走了?”

     顾盼又倒了一碗汤,小口小口的喝起来,“没,那个玛丽留下了,西蒙说不放心。”

     顾行立马翻了个白眼,“他有什么资格不放心。”

     顾盼默了默,小声提醒他,“我是伊芙,他是西蒙,他是我哥。”

     ……好吧,算他有个资格。

     又过了一会儿,看她放下餐具,把嘴擦干净,顾行又问道:“小姑姑,必须要有凯因手里的药吗?”

     这话说的,难道她还能用空气煎出一锅中药来,说起来,她好像还需要07……当时的火力、药量、水量都是07记录的,她只记得模糊的数据,而且也不能保证完全正确。

     顾盼苦着脸,难道要再重新试一遍药剂?

     于连身体弱了些,但他底子好,她也不是很担心药量的问题,不知道顾行想救的人怎么样。

     “你想救的那个人,她身体怎么样,还能坚持吗?”

     顾行愣了愣,随即明白过来她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顾行唇角微勾,只不过这个笑容略显苦涩,“小姑姑,不是所有人都像凯因一样,患病之后还能独自生活三十年的,大多数都在患病一两年后就去世了。”

     顾盼一惊,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已经去世了?!我、我是医生,还是半吊子的医生,我不会作法啊!”

     她能借尸还魂,已经用光了几辈子的运气,顾行不会是想让她帮一个死人复活吧……

     顾行无语的看着她,“想什么呢,我当然知道人死不能复生,那人还没死。”

     顾盼刚松了口气,又听他说道:“但是,已经跟死亡没什么差别了。”

     落寞出现在顾行脸上的时间不长,顾盼愣愣的看着他,等他抬眸,还是温和的笑意,“我带你去看看他。”

     又回到她和顾行住的主院,跟着顾行进到一间十分古老的房间,与她房间不同,这里的东西是真的陈旧、有年代,许多东西都来自明清,更多的还是她那一时代的东西,顾行为她解释,“这是顾顷浩当时的研究室,晚年被他改成了书房,以后不管装修哪里,这儿的东西是绝对不会变的,我小时候打碎了一个花瓶,被我爸爸狠狠揍了一顿,花瓶早就修好了,我的屁股可是青了好久。”

     说到这段往事,顾行笑的很开心,顾盼也跟着笑起来,这个房间勾起了她心中浓浓的情感,她想再看一看,可顾行已经走到房间的东南角,把地板上的暗门打开了。

     ……这是要转地下工作了?

     顾行已经向下走了两步,顾盼抻着脖子看了一眼,发现下面还是很亮,然后才跟着一起走下去。

     台阶很长,里面的温度和外面无异,但因为在地下的缘故,这里十分安静,所有声音都被放大,再加上顾盼超级敏锐的五感,听着砂砾滚动声和脚步声,没一会儿,她就开始没话找话,驱逐心里对寂静的天生恐惧。

     “上面的暗门没关,你不怕有人进来吗?”

     顾行头也不回的说:“除了顾家人,没人进的来。”

     顾盼皱了皱眉,“你还真信任自己家人,就没有旁支什么的?所有姓顾的你都相信?”

     顾行脚步一顿,顾盼差点撞他身上,顾行回头笑笑:“哪儿能呢,小姑姑,我不是说过吗?顾家就剩我一个了,现在又多了个你,这房间的门口有三万根死亡射线管,它们根据血统基因判断来人能否进入,只要别人敢进来,绝对死的连渣都不剩。”

     顾盼惊悚的看着他,那她要是没通过判断,现在也渣都不剩了?

     顾行只看她一眼,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判断样本是顾顷浩,你比我还符合血统,不用担心。”

     顾盼微微放下心,顾行又转过去,继续往前走,顾盼张口好几次,最终还是没问出来,决定出去再说。

     她想问问,为什么顾家经过七千年,就剩一个人了,但明显顾行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她还是别撞枪口了。

     越往下空间越大,她有一种自己是下来盗墓的感觉,等终于走到下面,入目是间空荡荡的石室,前方只有一扇石质巨门。

     确实很像下斗……

     好在接下来就不像了,顾行走到巨门旁边,顾盼这才发现,门上的铺首两只眼睛里藏着红外线。

     刷脸成功,巨门没有像电影一样缓慢抬升,而是一如往常的带着金属声,快速向两边滑开,再往里,就和当今社会完全一样了。

     里面有很多人,很多房间,而且每个房间都非常大,她和顾行走在连通所有房间的主干道上,房间里的人们都穿着奇怪的服装,对着一堆设备指指点点,完全没在意到这两人的存在。

     看到这些熟悉的画面,顾盼明白过来,这里应该就是顾氏的研究中心了。

     把病人放在这里,倒是合情合理,刚刚真的有一瞬间,她以为这下面是顾家的祖坟,而她要救的人正像小龙女一样生活在古墓里。

     越往里走人越少,设施也更高级,刷脸的次数也越来越多,经过一个房间时,顾盼惊悚的睁大双眼,顾行注意到,停了脚步,笑着说道:“这就是以前给你准备的精神体容器。”

     “她、她们……”

     顾行挑了挑眉,似是不明白她想说什么,又看了看里面,他明白过来,“啊,这些都是克/隆体,从克/隆出来就没有精神体,母体都是已经死亡很久的人,也不用担心社会道德的问题。她们的生长过程都是靠着超智仪器迅速进行,因为没有生命,所以她们都是睁着眼。”

     而且被立着放在长方体透明盒子中,一个个身体僵硬的注视前方。

     屮艸艸艸艸!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好么!她看过的所有恐怖片都没有这个来的震撼!

     再一想到顾行是准备用这些人当她的新身体的,顾盼脸都绿了。

     看顾行还想说什么,顾盼拽着他胳膊,一把把他揪过来,手指颤抖的指着他,“你你你你你把她们都处理了,放到我看不见的地方去,有她们没我!有我没她们!”

     顾行奇怪的看着她,最终还是点点头,本来这些克/隆体就不该存在,既然顾盼已经好端端的站在这里,那这些克/隆体也要处理掉。

     得到保证,顾盼快步向前走,生怕那些克/隆体像恐怖片一样,突然动起来,走了一段路,顾行恍悟,“小姑姑,你害怕她们?”

     顾盼沉默不语,顾行又笑:“这有什么可怕的?她们只是实验品,没有生命也没有感官,你可以把她们当做橱窗里的仿真模特,没什么区别。”

     不……区别太大了,模特永远都只是模特,这些人可是有可能变成真人的!

     天才和疯子一线之差,这句话说得太对了,那些人只是顾行想出来的方法之一,谁知道他又想过多少变态的方法?幸好她来了,不然顾行还不一定会做出什么。

     两人各有各的心思,气氛安静下来,也变得严肃,终于走到主干道的尽头,又是一扇石质巨门,等待门开的时候,顾盼的心情开始紧张,还有些兴奋。

     石屋藏娇,里面住的会是什么人呢?

     门开了,顾行没动,而是对顾盼做了个女士优先的动作,看着眼前类似医院又类似卧室的混搭风格,顾盼也不犹豫,抬脚便走了进去。

     顾行在身后说着:“顾顷浩以前在外面做实验,这里就是他休息的卧房,当然,现在这个房间变成我的了。”

     巨大的维生仪器,各种瓶瓶罐罐,还有被维生仪器插了无数根管子的圆柱形恒温氧舱,除了这些,还有床、衣柜、书桌等生活用品,看起来确实是个男人住的卧室。

     顾盼回头,惊讶的问:“你平时就住在这儿?”

     顾行点头。

     “那个人……也在这儿?”

     顾行又点头。

     ……他们顾家又出了个情种,也不知道是不是好事。如果一般人对爱人矢志不渝,她会开心的送上祝福,可这是顾行,脑子不太正常、甚至有点偏激的顾行,他谈个恋爱,真的不会把一个星系灭掉吗?

     她胡思乱想的时候,顾行已经走到恒温氧舱旁边,看了看里面的人,他又看向顾盼,“小姑姑,来看看吧。”

     顾盼闻言,也收起乱七八糟的猜测,快步走到恒温氧舱旁边,氧舱里充满了透明的液体,一个穿着棕色长袍的人漂浮在液体中,苍白的肤色显示着他现在脆弱的身体状态。

     没错,是“他”。

     顾盼难以表明自己看到这人的心情,病态的面孔、虚浮的身体,还有坚毅的长相。

     顾盼大脑当机,半天才说了两个字,“男的。”

     顾行听出她语气中的不敢置信,虽然奇怪,但还是附和道:“是,男的。”

     2080年的时候,大多数国家都认同了同性婚姻的合法性,但人们对性向问题还是没能彻底接受,比如顾盼,她虽然不觉得性向有什么,也支持人们选择自己内心深处真正的爱人,但突然听到这个消息,她还是十分震惊的。

     “你喜欢男人?!”

     这话一出,顾盼自己先僵住了,她怕顾行觉得自己是歧视他,连忙解释:“啊那个,这样挺好的,真挺好的,我支持你们!刚刚我是太激动了,没别的意思……”

     顾行笑着打断她,“我不喜欢他,小姑姑,你真是想太多了。”

     顾盼傻眼,“啊?”不喜欢还为他做那么多,不是为了爱,那是为什么?顾盼表示想不出来。

     顾行用下巴点了点氧舱里的男人,避开这个话题,微笑道:“这是威廉。”

     威廉是谁?

     顾盼一时没想起来,等她想起来,又猛地睁大双眼:“大皇子威廉?!”

     乖乖,她的生活真是越来越丰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