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0|11.11.11.11.11
    里斯特现在不想见任何人,他对外面吼道:“别烦我!”

     门外的人却跟没听见一样,她打开门跑进来,震惊的望着里斯特,“父亲,伊芙回来了!”

     里斯特皱眉,“伊芙?”

     玛莎把智环屏幕放大,急急的说:“你看啊!”

     这张照片比所有照片都清晰,伊芙的侧脸就在照片中央,所有人都能看出来这是伊芙,但里斯特的视线却在另一个人身上,他没有露脸,只是微微弯着腰,手指停留在伊芙脸上,两人看上去很亲密,里斯特的手却不由自主抖了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

     玛莎皱眉,“我也觉得不可能,但是星网上全都在说这件事,父亲,伊芙不可能回来了对吧?亚斯特拉怎么会允许她还活着呢,这是不是有人在炒作?”

     “出去。”

     玛莎蹙起眉头,以为自己没听清,“什么?”

     里斯特立刻吼起来,“我让你出去!”

     玛莎被吓住,父亲从没对她发这么大的火,就算她很讨厌伊芙,她也不敢在这待着了,连忙转身跑出去,而里斯特喘了几口粗气,重重倒在椅子上。

     怎么可能?!三十年前的凯因是什么样子他记得很清楚,他看上去和一个将死之人没什么区别,那时候他的所有器官都在衰竭,浑身都散发着腐朽的味道,就算他在别的地方修养,也不可能再修养回去了!只要是得了基因缺失的人,就算一百米外也能看出来明显的病态,可是凯因没有,这说明什么?

     里斯特不敢再想下去,他拳头紧握,指甲几乎要嵌进肉里,深呼吸两次,他才睁开眼睛,深灰色的眼眸变得阴鸷,慌乱一扫而光,他笑了一下,暗自想道,真是糊涂了,世界上没有人能逃开基因缺失的魔爪,不管凯因回来是干什么,他们之前能赶走他一次,就能赶走他第二次。

     同一时间,亚斯特拉和巴勒德家族也收到了同样的消息,巴勒德对伊芙不感兴趣,他们最关注的还是幽灵破,显然巴勒德家族的情报网没那么发达,他们还在搜寻消息,不知道于连已经回来了。

     而另一边,亚斯特拉家族却是一片乌烟瘴气。

     雷蒙·亚斯特拉坐在最前面,厄苏拉和她的母亲丽娜坐在一起,奥伦达坐在母亲对面,他的父亲、也是伊芙的父亲克里夫兰,正在大厅里走来走去。

     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有继承权或曾经有过继承权的人,克里夫兰放弃了自己的继承权,他无心权力,索性拱手让给自己的儿子,他的行为被外界称为古老的品质——高风亮节,至于事实究竟怎样,只有他自己知道。

     雷蒙一直低沉着脸,大厅一片静默,没人敢说话,只有克里夫兰的脚步声不断响起,突然,他砸了一下椅子的扶手,“安静点!”

     克里夫兰一怔,什么也没说,直接坐到儿子身边。

     雷蒙闭上眼睛,长长的呼吸之后,才睁开眼,“毫无疑问,那就是伊芙。”

     没有人应声,在场的每个都是成了精的人,多说多错,这点道理他们当然懂。雷蒙冷笑一声,“装什么哑巴,你们哪个想让她回来,不都巴不得她早点死吗?”

     克里夫兰听不下去了,他从年轻时候就是一个纨绔公子,从不参与权力的斗争,他对女人很随意,但子女不一样,总归是自己的血脉,他没法像雷蒙一样狠毒,雷蒙曾经亲手流放自己的女儿和孙女,现在又流放了伊芙。

     伊芙回来与否,克里夫兰的心情跟别人都不一样,别人是完完全全的抵触和憎恶,他却还留有一丝庆幸,但在庆幸之后,他也开始担忧,如果伊芙是回来报复的怎么办,外面已经有一个仇视家族的西蒙,现在又多了一个伊芙,他们本就是亲兄妹,一定会联合在一起的。

     相比于克里夫兰这个草包,另外几人想的可就更深了。且不说别的,伊芙她是怎么回来的,她身边的男人是谁?这都是至关重要的问题,他们想知道答案,又怕知道答案。

     星际中的人强大与否,只要看一眼对方的脸就能知道,越强大的人越英俊、越能吸引人,就像毒蛇一般,只是看到一个背影,雷蒙已经可以断定这是一个十分强大的男人,伊芙和他是什么关系?他要帮助伊芙吗?

     从来没有流放的小姐还会回来这一说,拉斐尔王储一直在外征战,他以前对伊芙和厄苏拉都没有深刻接触过,现在伊芙已经脱离亚斯特拉了,不受他们的管辖,如果她想勾引王储怎么办,而且以伊芙的性格,她很可能会这么做。

     厄苏拉的脸庞十分精致,而且带着一种宁静深远的韵味,她和伊芙是完全不同的人,伊芙张扬、厄苏拉内敛,即使到了现在,她也是一直平静的坐在那里,完全看不出情绪。反观她母亲丽娜,这个女人就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讨厌伊芙一样,脸色铁青的吓人。奥伦达和厄苏拉差不多,也不知道这种女人怎么生出来这样的一对儿女。

     又是一阵安静,最终还是克里夫兰出声询问,“您打算怎么办?”

     现在的家主还是雷蒙,他紧紧掌握亚斯特拉的权力几百年,就算奥伦达马上就要继承家族了,也不得不听雷蒙的话。

     雷蒙沉默一会儿,低声道:“把伊芙带回来,先关在这里,再作打算。”

     “不行!”

     丽娜立刻站起来,斩钉截铁的说:“我不同意,她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星际上她的所有资料都是已故!她现在还活着,就是你们的疏忽!你就应该直接杀了她,以绝后患!”

     克里夫兰皱眉,他和丽娜年轻时也有过快活的日子,但后来她私自生下孩子,又逼他娶她进家门,种种事情之后,他们两人已经形同陌路,生活在一起不过是为了家族和孩子,他从来不干涉丽娜的任何决定,但今天他不能再熟视无睹了。

     “她不过是个孩子,你为什么一定要杀了她?只要她愿意离开约克帝国,再也不回来,也不会影响亚斯特拉,不就可以了吗?”

     丽娜被气笑了,她当初究竟是看上这个草包哪一点,这么明显的事情他都看不出来!

     “克里夫兰,你是草包,可我们不是,我告诉你,你的女儿伊芙只要活着、只要还能喘气,就是我们的威胁,所以她必须死!”

     克里夫兰和丽娜开始争吵,厄苏拉和奥伦达就像看不到一样,只抿唇坐在那里,雷蒙终于忍无可忍,大吼出声:“吵什么吵!丽娜·麦吉尔,想撒泼回你自己家去,这里的姓氏是亚斯特拉,我是老了,但还不会被你颐气指使!就听我说的做,奥伦达,你去办这件事。”

     奥伦达抬眼,低声说道:“是。”

     奥伦达转身出去,雷蒙又闭上眼睛,克里夫兰重重坐下,厄苏拉抚着母亲的背,让她消消气。

     雷蒙右手捏着扶手,“咔”一声,扶手已经被他掰了下来,三人看到,均是沉默,雷蒙将扶手扔到一边,苍鹰般的眼神望着前方。

     虽然他不喜欢丽娜,也决不会听从她的话,但他们想的其实是一样的,不过丽娜和克里夫兰一样,全是草包。在外面杀人,她难道还觉得亚斯特拉名声不够臭?只要把伊芙带回来,她什么时候“死”,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至于她愿不愿意回来,这可不是她能决定的。

     外面暗潮涌动、流言四起,而流言的女主人公还在呼呼大睡,男主人公则坐在战略室里,像下棋一般随意拨弄着星网上的信息,他置顶了好几条对顾盼有利的言论,又适当放出几张他和顾盼的照片,今天偷拍的那个人其实拍了十几张,但等他上传后才发现,系统故障、只剩下一张照片了。

     于连把那张照片制作出来,他拿着仔细端详了好久,怎么看也看不厌,角度很好、灯光很好、动作更好,必须要好好收藏起来。

     于连悠闲自得的布置完星网信息,才回去睡觉,而另一边,黑夜还在无限蔓延,顾盼却醒了过来。

     她揉揉眼,拉开幻影窗帘,夜色呈现在眼前,天上有无数星星,还有三个和月亮差不多的星球,赤红的颜色充斥着她的视网膜,让她身子有些发冷。

     顾盼从床上爬下来,07已经走过来了,“主人,早呀。”

     顾盼打了个呵欠,慢腾腾的走到沙发边,抿了一口水,才问道:“早,现在几点?”

     “七点钟,还有四个小时才会天亮,主人,要不你再睡一会儿,适应适应这里的作息。”

     顾盼摇头,星际中每个星球的作息都不一样,人们依旧各个星球的跑,她还是不适应比较好,早晚她都要离开的。这样想着,顾盼仰倒在沙发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点开智环,准备看看昨天的新闻,07愣了愣,一把抓过她戴着智环的手,“主人,你饿了吗,我们一起做早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