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寒山寺
    南木听到兔子这么说,作为人类的自己感到十分惭愧,揉了揉大耳朵毛茸茸的脑袋安慰道:“大耳朵,别难过。人是万物灵长,人类生长的牙齿本属于哺乳类动物的牙齿,并不锋利,本应该只适合咀嚼和你们兔子一样蔬菜水果植物为生。而牙齿锋利的野兽,它们用獠牙来撕咬捕获啮齿类和食草类动物,包括哺乳类的人类也是它们的食物,来维持生物链的平衡。但是它们只有獠牙却没有槽牙不能慢慢咀嚼食物,只能生吞,这就是食肉类动物。事实证明人类的牙齿天生就是用来咀嚼和你们食草类动物一样蔬菜谷物瓜果,应该吃素的。可是由于人类的贪婪和欲望开始吃家畜家禽,开始大口食肉大口喝酒。甚至来捕获稀有的野味来满足自己的口欲。人类吃生灵,猎杀动物,只会增加人类的恶业,带来自我毁灭的果报。”

     大耳朵一听解气道:“嗯!让那些次我们的坏蛋们都变坏变坏!”

     大耳朵望着南木问道:“那哥哥伪装人类的时候次过肉吗?南木哥哥次过兔叽肉吗…”南木道:“没有,哥哥从不吃肉。”

     大耳朵问道:“哥哥为什么不像其他人类一样次肉呢?”南木道:“打个比方,比如我吃掉了你,你死之前会不会非常恨我,你死了之后灵魂会不会也恨我?”

     大耳朵点了点头:“肯定会恨死你!还会狠狠地诅咒你,我会在死之前放射毒素在身体里,让次我的人生病然后死掉!”

     南木道:“没错,你的怨气会无形的传播到吃你的人的身上,你在死之前会恐惧,会愤怒,会怨恨,会诅咒,这种不良的情绪,不良的激素会随着你的血液产生大量的毒素,停留在你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里,当人们吃下去你的每一块“大量毒素”肉的时候,毒素和不良信息会随着年月和摄入的数量积攒的越来越多。人类的血液毒素也越来越多,会突然有一天生了病却不知道怎么得的,早早的死去也不知道什么原因,这就人们常说的病从口入。一开始我理解为这是一种迷信,后来才发现这是深层次的科学。”

     大耳朵双眼发光崇拜的看着南木道:“南木哥哥懂得好多!是大学生吗!听说大学生懂得特别多!那吃肉的容易生病,会有毒素,那为什么老虎狮子都活的那么好那么健康呢?”

     南木笑道:“不是,哥哥还是高中生,好多的道理曾是一位高僧告诉我的。”

     南木顿了顿:“你问的很好,刚才我们也说过,那些野兽是食肉类动物,他们吃动物肉吃人类是维护着生物链的平衡。那么它们吃了肉为什么不会在体内积攒毒素,很简单,因为它们的肠道和消化道和人类不同,人类肠子的长度和你们食草动物的长度一样。而食肉动物的肠子长度很短。肉类食物非常容易腐烂,腐烂后会在肠道内产生大量毒素,导致肠子病变甚至癌变。因为兽类的肠子短,吃完肉食后吸收完营养很快就把粪便排出体外。”

     南木接着道:“而人类吃了肉食以后,因为肠子很长,所以要经过较长时间消化分解才能排出体外,没有消化完的肉渣肉末就会沉积在肠道的某处,导致体内产生大量毒素,引发各种疾病。如果人类长期吃素食,即使在肠道内存在较长时间,也不会产生大量的毒素。这就是为什么你们排出的粪便还有牛羊排出的粪便,基本上没有什么臭味,就是因为毒素少,而人类的粪便却那么臭,可想其在肠道内时释放给人体多少的毒素。”

     大耳朵听完许久才说道:“怪不得人类的疾病那么多,原来都是在次毒素活着,真可悲,还好我和哥哥都是次植物的,我们都可以修炼!”

     南木道:“也不全是,现在有很多素食主义者,他们虽然不完全是佛门弟子,但都比那些吃肉食者聪明,懂得怎样让自己活得更久让身体更健康,让血液变得更干净更轻松。曾经指点开悟我的那位高僧已经102岁了,没有生过病,圆寂时盘膝而坐,走的没有任何痛苦。”

     大耳朵似乎反应到了什么:“哥哥为什么对人类的事情这么了解…哥哥不是妖吗…”

     南木叹气道:“大耳朵,哥哥本来是人类的,可是有一天哥哥才发现自己并不是真正的人类,而且还是半人半妖。”

     大耳朵惊讶道:“南木哥哥素人类吗!可素我根本闻不到你有任何人类的气味!明明素香香的花的味道!”

     南木道:“哥哥在很小的时候是有父母的,和普通的人类一样,一家人很幸福,虽然记忆已经很少了,但是我知道很幸福。”

     大耳朵低下头:“我已经没有家人了…”

     南木又道:“在我四岁的时候,父母都过世了。我被信仰佛教的好心邻居领到了寒山寺,收为俗家弟子,一直生活在寺院里,主持方丈对我很好,他就是我说的那位高僧,那时候方丈就是我最亲的人。直到我12岁的时候,方丈圆寂了,我才离开了寒山寺。”

     大耳朵惊讶道:“哥哥的父母也不在了吗…南木哥哥当时那么小!哥哥素要修炼成神仙吗!要修炼成神仙都要次素念佛的!大耳朵就想修炼成神仙!”

     南木笑道:“哥哥只接触了很浅的佛法,看过一些经书,听过方丈给我讲过的道理哲学,虽然很少,但是受益匪浅。我现在只想平静的生活,并不想修炼也不想成仙。”

     大耳朵摸了摸南木的手道:“哥哥不要难过,你还有大耳朵!大耳朵也没有妈妈!没有家人,但素我有很多很多兔叽朋友,今天又认识了南木哥哥!大耳朵依然活下来了!”

     南木笑道:“大耳朵真棒,你多大了?”

     大耳朵骄傲伸出了三根手指头,南木调侃道:“三岁了?”

     大耳朵摇摇头道:“不素!是三百年!”换做一开始,南木或许会吃惊,但是这次南木已经习惯了:“三百年了啊…”

     大耳朵嗅了嗅南木身上好奇问道:“南木哥哥多大了?一定比我还大吧?”南木想了想道:“我?我十七岁了。”大耳朵摇头道:“不素!我问的是哥哥的妖龄!”

     南木想了想:“大概五千多岁了吧…”

     大耳朵吃惊道:“五千岁!…也就是说比我大四千七百岁!哥哥好大!不不不…不应该叫哥哥惹,南木爷爷!”

     南木笑道:“别这样!我毕竟只有17年人类的记忆,我可不想被一只三百岁的兔子叫爷爷,你还是叫我哥哥吧…对了,大耳朵你家在哪里?”

     大耳朵道:“在千妖山脚下!有一颗歪脖子的柳树~那里素我的家~南木哥哥要不要来我家里玩!我家里有很多好次的胡萝卜可以给你次!”

     南木笑道:“看来妖怪们都住在那儿了。哥哥改天一定去。”

     看了看手机已经11点多了:“已经很晚了,不安全,你早点回去,别遇到其他危险的妖怪,有时间我会去找你玩。”

     大耳朵开心道:“叽!说好了!一定要找我玩哦!”说完挥了挥手变成了一只小白兔蹦蹦跳跳的就走远了。

     南木回到家后,反锁上门对白狼道:“今晚家里没有什么事情吧?”

     白狼担心道:“没有啊,主人怎么今天这么晚才回来。”

     南木怕白狼担心:“没事,餐厅办了一个酒会,多玩了会儿。”白狼自责道:“今天让主人受惊了。”

     南木脱了外套道:“别老是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我不是好好的么。早点洗漱睡觉,明天还要上课。”

     白狼嗅了嗅南木道:“主人身上有妖气!”

     南木也闻了闻:“哪有?我怎么闻不到?”白狼仔细嗅了嗅:“的确有!像是畜生类的妖物。”南木道:“哦~回来的路上遇见一只兔妖,挺可爱的,叫大耳朵。”

     白狼担心道:“主人一定要多加小心,妖物都会化身成可爱或者美丽的摸样来蛊惑人心,以免被它们吸了精魄。”

     南木想了想,揉了揉白狼的脑袋道:“没事,放心吧,我会小心的。”

     南木一天内被袭击了两次,十分疲劳。

     如果在学校的那是妖怪想得到自己的血和灵,那么晚上遇到的那些人又是什么来头,到底是什么目的?为什么自己会被那么危险的人盯上?即使平时经常打架惹是生非得罪了不少道上的人,但是来找自己报复的混混也都是不敢动刀的弱鸡水平。

     可今晚这些人明显是训练有素,而且还用的军刀。南木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渐渐睡着了…

     这一晚南木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自己小的时候,梦到了寒山寺……

     “方丈方丈!您看我扎的马步对吗!”方丈停下手中转动的念珠看向南木笑道:“有模有样。”南木开心的打出一拳:“哈!”

     这一拳把方丈逗乐了:“小洪拳小洪拳。马步不稳就出拳,急不得。”

     南木站直道:“可是我想快点变强!”方丈道:“哦?木儿为何要变强?”

     南木道:“变强了我就可以去打欺负过我妈妈的坏蛋!”

     方丈道:“木儿,人的强大并不是用来伤害,而是去守护。”

     南木眨了眨眼睛道:“方丈…我不懂…”

     方丈道:“你妈妈被人欺负,可以隐忍,是为了守护你,保护你,这是真正的强大。”南木似懂非懂道:“守护…”

     方丈问道:“木儿有没有想要守护的人,想要守护的事情?”

     南木摇了摇头道:“妈妈不在了…没有了…”

     方丈意味深长道:“等有一天木儿找到了自己想要守护的人,木儿一定会变得非常强大。”

     南木开心道:“嗯!”方丈递给了南木一个果子:“木儿乖。”南木接过来咬了一口问道:“那欺负过我妈妈的坏人们,我就不管了吗?”

     方丈转动念珠:“世间万物都自有因果,不需要你来惩罚他,自会有人惩罚他。”南木问道:“方丈,因果是什么?”

     方丈道:“因果因果。种什么因,收什么果;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多做善事,广积善缘,自然福报将至。多行不义,恶贯满盈,自然恶报将至。”

     南木似懂非懂道:“因果就是和种树一样吗?”

     方丈道:“人心就像种树,善念灌溉,得善果。恶念灌溉得恶果,不结果,食恶果。”方丈意味深长的摸了摸南木满头的蓝发道:“木儿想做一颗什么样的树呢?”

     南木自豪道:“我想当一颗特别大特别大的树!可以为方丈遮阳挡雨,将来结出又甜又大的果子来给方丈吃!给吃不上饭的穷人们吃!”

     方丈微笑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好木儿。”

     南木在梦中哭了出来,他多希望自己的妈妈还在,方丈也在身边。可是南木知道这只是自己心中所幻想的美梦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