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三皈依
    中午的阳光格外刺眼,广场附近的商业街闹市区人山人海,周末正是人们大把挥霍金钱来犒劳自己的时候,南木拍着鼓鼓的钱包和白狼穿过热闹的街道,却走到一条阴暗狭窄的小巷。

     如果把城市的街道比作血管的话,宽敞干净的主街道那是城市的脸面,里面流淌着永远不会枯竭的干净鲜活血液,而这些高楼大厦后面隐藏的小街小巷,是细微的静脉血管,血液流动慢,甚至静止不动,藏污纳垢,无人理会。

     走进小巷,完全感受不到中午应有的温度,而是凉飕飕的还很显阴冷。

     满是垃圾污水的地上坐着两三个衣衫褴褛满目疮痍的流浪汉,看到南木的到来让他们本来毫无生气的眼睛多了几丝希望的光芒。

     南木拿出钱包,施舍给了他们一人50块钱。其中有一个行动不太方便的老妇人接过钱感谢道:“你又来啦,真是菩萨心,菩萨心!好人有好报好人有好报啊!这段时间老婆子我是饿不着了!”

     南木问道:“婆婆的家人呢?”

     老妇人道:“家人?呵!我没有家人!那些白眼狼畜生才不是我的家人!”

     白狼小声嘟囔道:“我们狼只有死了的时候才会放弃家族,人类凭什么叫我们白眼狼…” 南木示意白狼别打岔。

     老妇人气得发抖顿了下嗓子继续说:“我那没良心的儿子娶了个毒妇当老婆,对那毒妇百依百顺,根本不管他老娘的死活!那女人嫌我腿脚不好难伺候,就联合我儿子把我这个累赘从家里给扔了出来,就这么扔出来了啊!我的亲儿子啊!亲儿子就把我这么给扔出来了啊!呜…”

     老妇人说着说着就哭了出来,南木听到老妇人的遭遇不禁叹息:“百善孝为先,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存在。婆婆别难过了,您还是去警察局调解一下比较好…”

     南木安慰了老妇人很久,突然听到另一条巷子里有动物的悲鸣声,南木和白狼交换了一下眼神,快速跑过到另一个巷子里。

     南木看到有几个青年围在一起,用脚不停地踹地上的一只小猫取乐,其中一个女人穿着高跟鞋用鞋跟狠狠地戳着小猫的尾巴嘴里还不停的骂骂咧咧,小猫疼的不停悲鸣却丝毫换取不了这些人的怜悯之心。

     南木实在看不下去了,想过去帮那只小猫却被白狼拦下:“主人方才布施,这会儿还是莫要管闲事为好,而且那只猫我感觉不是普通的猫。”

     南木怒道:“你说啥?假如是你还是一条小狼,被一群人欺负成这样,你说我帮还是不帮!”白狼一时语塞:“主人救过我…”

     南木道:“这不就得了!”

     南木二话不说跑了过去对着那个正踹猫踹的带劲儿还在哈哈笑的男的就是一脚:“哈哈你大爷!”那个女人被突发的情况吓得的尖叫了起来,另一个男的吓得往后退:“你干…!”

     话还没说完南木就是一脚踹到那人的脸上:“干你大爷!”

     另外一个男的看到这个情况吓得大叫的跑远,那个女的已经吓得瘫坐在地上,南木走过去怒道:“你有本事拿你的跟鞋扎扎自己!看看疼不疼!”女的用哭腔忿忿道:“你…你谁啊!我们玩…管你什么事!”

     南木压着火道:“玩你大爷!以后再让我看到你这样虐猫,直接让你把鞋吞下去!滚!”

     那女的一听吓得连滚带爬的就跑远了,鞋子也跑丢了一只。南木气的捋了一下额头上散落下来的头发骂道:“简直不是人,把气撒在一只小猫身上,猫这么萌,这帮畜生怎么忍心!虐待一个动物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来打我啊。”白狼走过来拍拍南木的肩:“好了,主人别气坏自己身体。”

     南木平复了一下心情,看着蹲在地上不停发抖还在处理自己尾巴上伤口的小猫十分心疼,俯下身摸了摸小猫道:“咪咪啊,我替你报仇了,不怕不怕,没事了啊,还疼不疼啊?”

     小猫颤抖着伸出舌头舔了舔南木的手胆怯的“喵”了一声似乎在表达感谢,南木把它抱起来温柔的抚摸它背上的毛:“咪咪啊,以后看到人就快点跑,惹不起咱们躲得起。”小猫闭着眼睛还在发抖但是却很安静的任南木抚摸。

     南木看了看时间对白狼道:“时间不早了,一会儿我还要去一个地方。”白狼道:“去哪儿?主人不吃午饭了吗?”南木道:“不吃了,气饱了,我也不饿。”

     南木和白狼起身离开小巷,却发现这只小猫一直跟着他们,南木走它就走,南木停它就停。

     南木心想它可能是饿了,就在路边的商店买了一根火腿肠给小猫吃,又买了一瓶水倒给它喝,本以为小猫吃饱喝足后就不会再跟着,结果还是一路跟随。

     很多路人看到一只猫也不怕人就这样走在路上很是惊奇,白狼提醒道:“主人,这只猫恐怕不简单。”

     南木回头看了看道:“没事,让它跟着吧,不愿意跟了它自己会离开的。”

     南木和白狼徒步走了十几分钟到了寒山寺的门口,南木拍了一下白狼:“到了,我说的就是这儿。”白狼问道:“主人来寺院干什么?”南木道:“捐香火钱。”

     白狼担心道:“主人今天吃错东西了吗?为什么一直在布施?主人平时不是视钱如命的吗?”

     南木咂嘴道:“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么个形象?做人要有点追求好不,好歹我也是有信仰的人,不要太小瞧我。”

     说罢就找钱包,翻了半天口袋却发现钱包不见了,正着急的时候南木身后传来一声猫叫“喵~”回头发现钱包竟然在小猫那里,小猫叼起钱包走过来放在南木脚前又喵了一声,南木想了想可能是路上掉在哪儿了。还好让小猫给叼了起来,不过这猫也太灵了吧。

     南木捡起钱包摸了摸小猫的头笑道:“你是想说我的钱包掉了对吧,谢谢你啊~”小猫开心的蹭了蹭南木的手:“喵~”

     南木对白狼道:“这猫真灵,捡东西的本事快赶上狗了。我怎么就这么缺心眼呢,还好没有丢,要不然这一个月我都白干了。”白狼警惕的看着小猫道:“是啊,灵的不像只猫。”

     白狼一脸的担心,但是南木却不以为然。

     南木买了两张门票,发现小猫守在门口并不想跟进来,心想可能它一会儿就会自己走了吧。

     南木看了一眼白狼:“你能进去吗?”白狼道:“我当然要陪在主人身边。”

     南木担心道:“不是说妖怪进了佛寺神殿啊都会被打回原形吗?还有的灰飞烟灭?”白狼笑道:“主人听谁说的妖物进了寺院就会被打回原形?”南木道:“电视上都这么演的啊。”

     白狼笑道:“并不是,妖物鬼魂在佛寺神殿都是来去自如的,和人类没有任何区别。佛法无边,六道众生三恶趣众,佛陀不拒众生,佛寺更不该拒绝,而且孤魂野鬼无处可去的时候也会来寺庙躲避,我们妖怪都知道的。”

     南木道:“原来是这样…看了这么多年电视剧白看了,坑爹。”

     进了寺院,直接进入正殿跪拜烧香,一同三叩首。

     南木起身问道:“那你修了一千多年,就从来没有害过人或者做过坏事吗?”

     白狼回忆道:“在我还是条小狼的时候杀生无数,嗜血成性,罪孽深重。那时我深信多吸人类的精魄更有助于修行。有一次我在山中觅食,发现一个和尚在河边饮水。”

     ”和尚是修道之人,无论是肉还是精魄都要比常人优质很多,于是我起了杀心,突袭了那个和尚,咬住了他大腿上的肉,狠狠撕下了一块。可是那和尚非但没有反抗,反而忍着剧痛对我说:你很饿吗?很饿的话就把我都吃了吧。听到他这么说我心里乐开了花,头一次遇到这样主动求死的食物,正准备下口,他突然点着我的头说:小狼,多吃点,吃饱点,这样你就不会饿死,这样你会长的更壮。”

     白狼说到这抬起头看了看佛像继续道:“听到和尚这么说我很纳闷,停下了咀嚼问他:你是不是有病?为什么不反抗?还让我吃?和尚虚弱说:遇见就是缘,无论是生缘还是死缘,你吃了我就不会挨饿,如果你饿就会再吃其他人,另外一个人就会死去,吃了我至少可以替另一个人去死。圆寂在此是命,天命不可违,印明认命。阿弥陀佛。听到和尚这么说我有点咽不下去这块儿肉了,我忐忑的问他:你为什么能有这样的心?你不应该恨我吗!和尚摇头说:无恨无怨,修道之人,无欲无求,才能达到修炼的最高境界,修炼不是杀戮,修炼修的是心。”

     白狼讲到这停了停,南木问道:“后来呢?你还是把他吃了吗?”

     白狼继续讲:“我悟性较高,听到他这么说,就把咬下来的那块大腿肉又给他接了回去。看到他可以做到牺牲自我成全别人,我受到了极大地震撼,当时就哭了出来,不受控制的嚎啕大哭,在他的面前忏悔自己的罪孽和过错。”

     “印明法师看到我真心悔过摸了摸我的头说:阿弥陀佛,我佛慈悲,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小狼,你叫什么名字,我与你有缘,你与佛有缘,不如我收你为徒,以后潜心修炼,不得杀生犯戒。能做到否?我回道:能做到!师傅在上,受徒儿一拜!…弟子还没有名字…师傅看了看我全身皮毛雪白,实属罕见,就给我起了白狼这个名字。”

     白狼讲完,双手合十虔诚的对着佛像一拜。

     南木唏嘘道:“原来你名字是这么来的…”

     白狼继续道:“师傅赐予我名字后,敲了我一下头说:一皈依觉,觉而不迷。然后又敲了一下说:二皈依正,正而不邪。接着又敲了第三下:三皈依净,净而不染。作为一只狼妖我就这样皈依了佛门。后来我一直随师傅修行,师傅教我佛法和修心之道,从此我不再杀生吃肉,改吃素喝水,潜心修炼吸收天地日月精华。”

     南木道:“怪不得一千多年了你不用吃东西都能活,一只狼能做到不吃肉意志得多么坚定。”

     白狼道:“但是人类的寿命终究还是太短暂了,百年之后师傅归天,我看到师傅的灵魂成了佛去了极乐世界,虽然替师傅高兴但是心中却万分不舍。以后的日子又变成了我孤身一人。以后的四百年间我独自行走在山林之间雪山之巅,谨记师父的教诲,专心修炼,就在我修炼到五百年蜕变人形时遭遇了必经的五雷劫,我仓皇逃到了千妖山遇到了生命中对我第二个重要的人,就是主人你。”

     南木听完白狼的过去,摸了摸他的头皱眉道:“抱歉,过去的事情我实在想不起来…不过我会努力去想的。我现在无论是做人还是做妖都还是个半吊子,对妖的事情知道的也是少之又少。但是我会尽力让自己变强,不再让你像上次一样受到那样的伤害。”

     白狼道:“保护主人是我的职责,为了主人我什么都愿意做。其实主人可以不用去刻意想起过去,我更喜欢现在的主人。”

     住持方丈走过来对南木道:“阿弥陀佛,木儿来了。”

     南木双手合十道:“住持好。”随后掏出了自己攒了一个月街头卖艺的钱放入了香火箱里道:“方丈,这是这个月的香火钱。”住持道:“阿弥陀佛,木儿每个月都坚持为我寺捐香火钱,木儿的生活也并不富裕,为何不为自己多留一些。”

     南木摸摸鼻子道:“方丈,我从小在这里长大,虽然若水方丈已经归天,但是这里永远是我第二个家,给自己家里带钱很正常,而且我的工作待遇很好,够吃够喝,我并不需要太多的钱。住持还可以用香火钱来救济给福利院帮助那些和我一样的孤儿们,让他们吃的更好一些。”

     主持方丈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木儿能有此大善之心,实属不易。”

     南木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我去看看若水方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