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白狼
    一千三百年前,大唐盛世。

     在世人享受着歌舞升平美酒佳肴的繁华夜晚,千妖山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一只白色的小狼在山林碎石间拼命地奔跑,闪电从天空中无情的落在它的身边,小狼吓得魂飞魄散,只顾拼命地逃跑。

     世间妖物修行化为人形必经五雷劫,小狼修行了五百年今日终化人形,在劫难逃。

     五雷劫躲过便可平安化形,躲不过轻则重伤损耗修为,重则灰飞烟灭。

     不幸的是小狼并没有躲过,被闪电击成重伤,但是它并没有放弃求生的信念,拖着重伤的身体拼命地往前爬行,但因为受伤严重流血过多而倒在一棵树下奄奄一息。

     小狼感觉自己五百年的修为即将散尽,犹如红宝石的双眸痛苦的流下了泪水。

     可能是听到了小狼呜呜的哀嚎声,小狼靠着的这棵树突然晃了起来。从树干的中央走出了一个美如仙子的女人,一头淡蓝色及腰如丝的长发,一双淡蓝色如水般的明眸摄人心魄,一身白色席地的纱裙。

     惊鸿一瞥,倾国倾城。

     这女子美得简直不该人间所有,而是上天的尤物。

     小狼痴痴地看着眼前的女子,被她的美深深吸引住了。

     女子走了过来温柔的对它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

     小狼的警戒心一直很高,可能是被这女子的美所震撼到也可能是感觉自己快死了也没有必要再去防御什么,小狼虚弱道:“白狼…”

     女子眨了眨眼笑道:“白狼。就像你的毛发一样雪白,真漂亮。”

     小狼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的毛发很漂亮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救你。”女子说罢便用气刀割开了自己的手掌,流出了淡蓝色的血液。小狼被女子的举动所震惊,还没有反应过来,女子已经把流出的血滴在了小狼受伤的地方,碗大的伤口瞬间愈合。女子又把血滴到了小狼的嘴里,让小狼咽了下去。

     过了一会儿小狼坐了起来,动了动四只,功力和修为好像比以前更强劲了。

     小狼激动地上蹿下跳嗷嗷直叫,它平复下来喜悦的心情,蹲在女子面前感动道:“救命之恩,白狼无以为报,白狼愿意此生陪在恩人身边这条命任凭差遣!”

     女子想了想俏皮的摸了摸小狼的头道:“那我叫你小白好了,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小狼兴奋地吐着舌头开心道:“是!主人!主人叫什么名字!”

     女子起身,看着趴在地上的小狼道:“倾蓝。”

     “你到底是谁?”南木问道。

     白狼被南木的话从回忆中拉了出来,看着对面一脸怀疑的南木叹气道:“主人,您真的把我忘了吗?我是小白啊。”南木打趣道:“哦,小白你好,我是小南。”白狼道:“你是腹黑吧…”

     南木道:“我叫南木啊,什么时候成了你主人?”

     白狼摇了摇头:“看来您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

     南木听的一头雾水。

     “倾蓝。”白狼盯着南木道:“您还记得这个名字吗”南木重复着这个名字:“倾蓝…”

     南木突然想起了那晚树妖对他说的话,这不是那个树妖的名字吗。

     南木道:“我知道倾蓝这个名字。”白狼一听两眼放光:“我就知道主人还记得~”

     “这不是那个树妖的名字么?为什么说是我的名字。”南木不解道。

     “您就是倾蓝大人,主人,您就是倾蓝。”白狼急切道。“我就是倾蓝?…”南木道。

     南木回想起树妖说过的话:“我就是你。”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树,我是人啊…”南木否认道。“您就是倾蓝啊!您怎么记不起来了呢!”白狼焦急道。

     “你说倾蓝是女人,可我是男人,再说我的身体也不是植物啊…”南木道。

     “当然了,主人的身体是人类的身体,但是主人的灵不是人类的灵。”白狼道。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的灵魂不是人类的灵魂?”南木问道。

     “是的,主人。”白狼道。

     “不是人的灵我怎么活,等等,难道…你的意思是我的灵魂…”南木似乎感觉到了什么。

     “是的,您的灵是倾蓝大人的灵,是妖灵。您就是我的主人,所以我才说您是女人。”白狼尊敬道。

     “我的嗅觉十分灵敏,您身上的味道就是主人的味道,这么多年我都陪在主人身边,主人的味道我最熟悉不过了~您身上流的血是倾蓝大人的血液,还有您头发瞳孔的颜色,和主人一样都是蓝色的,这都是主人的特征。”白狼说罢便围着南木开心的嗅了起来。

     南木看着这只行为特征极像犬的狼,听到白狼的话用手撑坐在地板上发呆不语。

     这么多年了,南木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从小到大头发颜色异于常人,也终于知道为什么头发生长速度会那么快,更知道了自己为什么那么能打架。

     原来自己真的不正常,和一只狼在对话这本身就不正常。自己真的是个妖怪,就是白狼口中的那个倾蓝。

     南木发呆了许久。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你一直叫我主人…你是我养的宠物?狼?…”南木问道。

     白狼用十分温柔的语气回忆道:“是的,在一千三百年前,我还是个小狼的时候是主人您救了重伤的我,并收留了我,从那天起您就是我的主人,我的命是您给的,小白发过誓要一生追随着主人,誓死保护主人。”

     南木听后沉吟了片刻:“也就是说一千三百年前我作为树妖倾蓝,救了你…然后把你当成了宠物,一直养在身边…你多大了?一千三百岁?!我靠,这女人竟然敢养只狼当宠物…还是一千三百岁的狼!”

     白狼道:“准确来说我现在已经一千八百岁了。”

     南木仔细盯着白狼:“也就是说我身体里的那位,也是一千八百岁?!”

     白狼摇头道:“主人您比我大太多了,上古时期您就存在在这个世界上了,您的年龄应该是在五千年以上…”

     南木一下子站了起来道:“五千年!!我五千多岁了?!别开玩笑了!我才17好不好!!”

     白狼道:“主人您可不是一般的女人,您是倾蓝大人,是妖。妖的寿命都是很长的。可是您当真一点都不记得了?”

     南木听到身体里那位的年龄吓得半死,喝了口水冷静了一下道:“只是感觉你很熟悉,可是什么都想不起来…还有我是男人。”

     白狼叹了口气:“这样也好,有些事情想不起来会更好。”“喂,别无视我是男人这个事实。”南木道。

     南木回想起那个磨盘精的脸问道:“倾蓝是个什么样的妖怪?是不是长得很恐怖?”

     白狼道:“才不是!您怎么能这么说您自己!主人根本不像妖怪,就像仙女一样,简直太美了…”南木好奇道:“有多美…”

     白狼迅速靠近南木的脸流着口水道:“就是你这么美!”

     南木一把推开白狼:“美个头啊!我是男的!先把你的口水擦擦…”

     南木推了推眼镜:“咳…真的和我长得一样?”

     白狼一脸痴汉的模样道:“一模一样!只不过您现在是男人的身体,主人尤其是长发时的样子,最美了。”南木无奈道:“为啥我的本体是个女人啊,怪不得每天头发长的这么快,天天剪头发!女人就是麻烦。”

     白狼笑道:“主人莫嫌麻烦,您的根基是树,是植物,头发生长的速度本该如此。再说您为何要剪。”南木拍了一把白狼的脑袋骂道:“你见过哪个男的留长发!虽然我的灵魂是女妖的灵,可我身体是男的,你别一口一个女人主人的,小心我揍你。”

     白狼捂着头委屈道:“在我们那个时代,男人都是长发…那我叫您什么…嗷…”

     南木想了想,让这只“忠犬”改口叫自己普通的名字肯定比登天还难,不禁佩服那个叫倾蓝的妖怪竟然把这么有野性的畜生训得如此服帖,让它叫自己南爷吧显得太老,叫南哥吧跟那群黑社会似的,想了半天觉得南少还凑合。

     “你就叫我南少吧!”南木道。

     “可是您叫倾蓝啊…”白狼道。

     “少废话,现在你我只是同学关系,不是什么主仆,你最好是回到你应该待的地方。即使我是那个什么树妖也无所谓,现在的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只想过平凡平静的生活,不想有任何人或事来打扰。”南木毫不留情的下了逐客令。

     “主人您要赶我走!我离开后您会有危险的!绝对不可以!”白狼急道。

     “我能有什么危险,现在是法治社会,又不是一千年前。”南木正要赶白狼走,这时敲门声响起:“小南啊,你在屋里嘀咕什么呢?开门,我给狗狗弄了些吃的。”

     南木对白狼小声道:“你赶紧变回去!快!”

     白狼应声变回了本体,可是身上还套着南木给它的t恤。

     南木也顾不上这些,已经12点多了,头发已经开始生长。他快速从抽屉里拿出剪刀,把头发剪下了一小节,从窗户扔了出去,拍了拍碎发整了整衣服,开门道:“大叔,这么晚你还没睡啊…”

     房东端着碗埋怨道:“你在屋里干什么呢?这么半天才开门,不会是在做什么坏坏的事情吧…”南木紧张道:“…没…没有,在看书…”

     房东把碗放在地上,看到穿着t恤蹲坐在一旁歪头吐着舌头的白狼突然爆笑:“哈哈哈哈哈哈!小南啊,你这是在干嘛!给阿白穿什么衣服啊!你看看阿白这是什么样子嘛!”

     南木回头看了一眼白狼,毛茸茸的身子套着t恤,样子十分搞笑,不禁笑出声:“噗!”南木忍住笑连忙解释:“不是,我…我只是怕他晚上睡觉会冷,给他多穿点。”

     房东笑道:“冷什么啊!它是狗,有皮毛怎么会冷,这还是夏天哪,你想热死狗啊。”

     南木一听赶紧把白狼的t恤给拽了下来。“嗷呜…”白狼似乎不情愿的低语了一声。

     “快让它吃点东西吧,下午喂它东西都没吃。估计这会儿快饿坏了吧。”房东摸了摸白狼的头心疼道。南木犹豫了会儿道:“大叔,我觉得我还是不养它比较好…”

     房东大叔道:“为什么啊!多可爱!还能看家。”南木道:“可是养个狗多麻烦,又拉屎又尿尿,需要打理,还影响人…”

     “小南,你不用考虑这些,大叔愿意,家里有个看家的不嫌烦,你要是不愿意照顾它大不了我来照顾。”“汪唔!”白狼似乎也在求南木答应。

     南木叹了口气道:“既然大叔这么支持,还是我自己照顾吧。”

     南木心想让大叔来照顾这只千年狼妖还不得出大事啊,还是自己来吧。

     白狼一听马上扑到了南木的身上使劲舔南木的脸。

     房东大叔笑道:“看小白多灵呀,你舍得不要它吗,记得给它吃完东西让它喝点水,我下去了,你看书别太晚,早点睡。”

     “知道了,晚安。”南木关上了门反锁好靠在门上叹了口气。

     白狼变回了人形,南木吓了一跳:“吓死我了!拜托你变身前能不能提前说一声。”

     白狼委屈道:“主人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南木看了看眼前这个一头白发,蹲坐在地上可怜巴巴的赤果少年,叹气道:“第一,不许全.裸出现在我的面前;第二,不许当着任何人的面叫我主人,只能叫我南少;第三,不要动不动就往我身上扑。这三点你都能做到的话,就留下吧。”

     白狼一听开心的上蹿下跳:“嗷呜!主人!小白会听话的!嗷呜~”南木扶额道:“快别叫了,小点声,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养了头狼么。”

     白狼立刻安静的卧在地上吐着舌头用充满爱意的眼神看着南木。

     南木打了个冷颤:“你还是变回本体再趴在地上吧,看着一个男人光着下半身这么趴在地上盯着我,怪不舒服的…”白狼嗷了一声快速变回了本体。

     “明天还要上课,虽然我本体是妖,但现在我是人,人是要睡觉的。你晚上不许闹动静,乖乖的睡觉,早上咱俩一起去上学。”南木道。

     白狼道:“汪!知道了!”

     南木躺在床上关掉台灯:“让一头狼学狗叫,也是难为你了。”

     “汪!这不算什么,为了主人,做什么我也愿意!”白狼开心道。

     “好…好难受…快喘不上来气了,好重…好难受!…”南木梦到被一个白色的庞然大物压着,翻不得身,感觉快要窒息。

     南木突然从噩梦中惊醒,大口喘着粗气,吓得满头虚汗。

     南木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上5点,这时突然看到压在自己被子上一起一伏的白色物体,感觉肚子上沉得要死,透不过气。

     南木这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的噩梦,顿时青筋暴起,一脚把白狼踹到了地上:“蠢狗!你想压死我啊!”“嗷呜~疼疼疼…”白狼摔在地板上打了个滚。

     南木深呼吸了半天才缓过来:“你丫的怎么睡到我身上来了!”

     白狼凑了过来兴奋道:“早上好主人!昨晚看您在说梦话所以来陪您!您醒了!昨晚睡得好吗?”“好个头啊!快被你压得没命了。以后只能睡你的窝!”南木怒道。

     “人家是怕主人离开所以才守着主人的…嗷呜…”白狼委屈道。

     南木看着楚楚可怜的白狼道:“算了,毕竟你是个动物…以后乖乖的给我睡在地上,如果你再睡到我身上,我就真的不要你了。”“嗷呜…知道了主人,白狼遵命。”白狼委屈道。

     白狼看到南木的长发道:“主人!您的头发!”

     南木摸了摸齐肩的长发翻了个白眼:“…我上辈子肯定是做什么坏事了,不然这辈子为什么自己和身边的人都不正常,还要天天剪头发。”

     南木从抽屉里拿出剪刀,咔嚓一剪子下去连看都不看直接剪成了齐齐的短发。拿起电动剃刀对着镜子又修了修平时遮眉略长的刘海,手摸着修了修后面的层次。毫无变化的日常短发就这么诞生了。

     白狼赞叹道:“主人好手艺。”

     南木收起地上的头发:“这么多年了,习惯了。你的校服呢?”

     “我没有校服啊。”白狼道。

     “你昨天上学不是穿着呢么?那你今天穿啥出去啊”南木道。

     “主人不必担心,我的衣服是随意变化的,昨天的校服是我的皮毛变的。”白狼自豪道。

     “我靠,那你还全.裸出现在我面前,变态啊。”南木无语道。

     白狼道:“我是狼,本不用穿衣,为了保护主人,才不得已化成人形陪伴在主人的身边。”

     南木洗了把脸换上校服:“你饿不饿,要不要吃早餐?我钱不多,香肠能吃么?”白狼扑到南木的身上道:“主人心里有小白!嗷呜~”

     南木推开白狼拍了拍身上的狼毛道:“不是说不要动不动往我身上扑么。”

     白狼吐了吐舌头:“哎嘿~主人不用管这些,小白不用吃饭的。”

     南木带上屋门:“啥?不用吃饭?那你吃啥?”

     白狼道:“我已经活了一千多年了,偶尔去晒晒太阳喝点水就饱了,不用吃饭的。”

     南木边走边系校服扣子:“光合作用?这不是倾蓝君进食的方式么,狼活久了也吃素了?”白狼道:“主人可不是普通的植物!”

     南木道:“对对,高级植物,可以让我头发不停生长,哗哗长的那种。”

     房东大叔在院子里晨练看到南木下楼道:“上学去啊,你要带阿白出去吗?”

     总不能说是要和这只“狗”一起去上学吧。“我去溜溜小白,老让它闷在屋子里怪不好的。大叔一会上班去吗?”南木搪塞道。

     “上班,那你一会儿上学走了阿白怎么回来啊。”房东担心道。

     “小白很聪明,它认家,对不对小白?”南木示意白狼道。“汪!”白狼叫了一声。

     “嘿!这狗真灵气!行吧,你路上慢点。”房东揉了揉白狼的脑袋道。

     南木骑上车子拐出巷口,白狼在旁边跟着跑。一直骑到小道上,看了看左右没人才停下:“哎,你赶紧变回人吧,记得变上校服,再往前走人就多了。”

     白狼应了一声变回了那个帅气的白发少年:“主人为什么不飞到学校,骑车子干什么?”

     “飞?你做梦呢?我又不是鸟怎么飞。”南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