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谜之转校生
    第一节是班主任的语文课,南木疲惫的打开了课本准备听课。司马相如坐在南木的右边像个痴汉一样欣赏着南木淡蓝色的头发。

     南木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瞥了一眼右边第三排靠墙坐着的李琳琅,他那副高冷的样子,让楠木有些不爽。

     班主任跨步到讲台上扫了一眼班里的同学道:“咳…大家都安静了,咱们班基本上都是初三升入高一的老同学了,今天让同学们认识一下从外省转来的一位新同学,大家欢迎~”随着大家的鼓掌声,教室虚掩着的门被推开来,新同学走进班里的一瞬间,南木莫名的打了个冷颤,这个人究竟是在哪里见过?

     新同学的头发是白色的,端正俊俏的脸,炯炯有神的黑色双眸,透着刚毅和自信,他走到讲台前面对着大家,爽朗笑道:“大家好,我叫白狼。白色的白,狼群的狼。星座白羊座,血型b。兴趣是睡觉和喜欢交朋友,很高兴来到七班,还请同学们以后多多关照。”

     这位新同学帅气让在座的女生为之心花怒放开来,私下在小声议论着“哇!长得好帅!”“笑起来也很好看”“手指好长!暖男!”班主任似乎也很中意这位新同学:“好了大家不要说了,白狼选一下自己的座位吧。”

     白狼微笑道:“谢谢老师”。有几个单桌的女生内心渴望着白狼入座到身旁来,而白狼似乎把那些花痴的女生们都无视掉了,一直盯着南木身后的空位置径直走过去的同时视线也和南木相对的一瞬,南木察觉到白狼似乎对他笑了一下,一时很不舒服。

     “老师,我就坐那里好了”。白狼缓缓地抬起了胳膊指了指南木身后的空位,说罢已经来到了南木的身旁,此时四下传来了女生们失落的唏嘘声。

     南木感觉心跳在加速,内心直犯嘀咕:“这小子为啥老盯着我看……”

     司马相如看了看低头紧张的南木,又看了看一直盯着南木走过来的白狼,小声对南木道:“哎,你们认识?这白毛小子不会是看上你了吧?一直盯着你看哎,还有你是在害羞吗?”

     南木怒道:“害羞你个头啊!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是基佬么?”

     “喂喂,小南南,你这么说我很伤心哦~我变成基佬还不是因为你嘛,再说了他这么一直看你我会吃醋的~”南木叹气道:“你走开,我不认识你。”这时白狼已经站到了南木的身后,坐下的同时头特意前伸了下在南木的耳边说了一句话,“南木,我知道你所有的事情。”

     南木内心一震,这句话的声音很小,可他听得清清楚楚。南木在内心狂吐槽:“卧槽…果然是传说中的转校生,一来就开挂放大招啊!” 南木想马上问清楚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可是课上不好开口,只能熬到下课了。

     因为这句话害的南木根本没有心思听课,班主任向南木提出了课堂问题,可他根本不知怎么回答,司马相如立刻小声的援助南木,告诉了他答案,这才脱险。

     终于下课了,南木准备向白狼问个清楚: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还有那句话又是什么意思?难道自己是妖的事情已经暴露了?南木越想越发的不安。

     但此时的白狼已经被女生们包围了起来,南木几次想拽到白狼,却都被花痴女生挤了出来,南木无奈地再次坐下。

     司马相如托着腮嘟着嘴像个怨妇一样看着南木的举动幽幽的道:“不开心,你竟然这么快就移情别恋抛弃我了,那个白毛小子有什么好,你竟然会这么感兴趣。”

     南木无视司马相如的骚扰问题,默默地拿出了下节课的课本,决定耐心等待机会找白狼问个究竟。

     第二节课开始,老师却没有来,班委通知改成自习课。全班一下子沸腾了起来,串座位的,聊天的聊天,玩手机的玩手机,就跟炸了锅一样。

     此时南木松了口气,不用耗费脑细胞听课了,本来一宿没睡就很疲劳,外加心情不好,准备拿出个棒棒糖来犒劳下自己提起精神。

     南木很爱吃棒棒糖,超级爱吃。每天都会往口袋里塞上两三个心爱的水果味棒棒糖,可以说棒棒糖就是他的宝贝,说他是爱吃甜食吧也不是,只是偏爱棒棒糖而已。

     南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需要钱,所以平时很节省,时常买上几个棒棒糖也会觉得奢侈,所以每次吃棒棒糖时也倍感珍惜。

     突然教室门子被人猛的踹开了,全班立刻安静了下来。

     昂头挺胸进来的正是那个混混头王赵和他的几个哥们。“南木呢!”混混头暴躁的嚷道,他扫视了一圈发现了倒数第二排正准备吃棒棒糖的南木,南木眨了眨眼睛一脸的“wtf”。

     王赵怒气冲冲的走了过来,全班的目光都扫向了南木,南木正拿着拨开纸皮的棒棒糖不知所以,王赵走过来一巴掌就把南木手里的棒棒糖拍到了地上怒道:“你小子敢骗我?!还吃呢?我哥们说了,就特么是你!”

     南木看着手中的棒棒糖就这么掉落在了地上,沾上了土,完全愣住了。

     “我告诉你,你打了我兄弟,这事我跟你没完!还想骗我,你个怂包!”司马相如看出气氛不对,看来这场架避免不了,准备帮南木一起应战。

     南木盯着地上的糖一动不动,连头都没有抬:“你想死吗。”

     王赵正在气头上根本没注意南木在说什么,还在继续挑衅:“少他妈废话!哥几个给我打!”

     南木抬起头的一瞬间瞳孔的颜色由黑色变成了淡蓝色,眼神是前所未有的狠戾,把王赵吓得一愣,就在南木准备动手的时候,其中一个挑事的人已经被踹了出去,砸倒了两个桌子,就是一秒的瞬间。

     南木和司马相如看到挑事的人被踹飞吃了一惊,回过神来看到动手的竟然是白狼!白狼正了正衣领活动了下手腕,看着已经吓呆了的王赵道:“哎,垃圾,说你呢,你把人家的糖弄掉地了,应该道歉吧?”那个被踹倒的人疼的在地上缩成了一个团,成了便当。

     王赵的其他几个哥们看到这一幕吓得都不敢上前,王赵怒火攻心到了极点大喊:“你们这群胆小鬼!动手啊!”

     手下一听只好硬着头皮冲了过来“啊啊!你个混蛋!”王赵向白狼盲目的挥过了拳头,却被白狼一瞬间握住拳头动弹不得。

     白狼笑道:“就这点本事?”

     白狼的力气似乎极大,把王赵的胳膊反方向的拧了起来“还不道歉么?”

     王赵疼的哭了出来只好求饶:“我…我错了!…错了错了!南木对不住,对不住了啊!我赔…赔给你一个棒棒糖!求你放过我吧!”白狼看向南木笑道:“这样可以吗?”

     南木吃惊的看着白狼道:“没必要的,让他把钱给我就好了。”

     白狼松开了王赵快被拧断了的手,王赵吓得哆哆嗦嗦的掏出了五块钱给了南木。不知什么时候司马相如把掉在地上的棒棒糖捡了起来,一手掐住王赵的下巴,一手把带着土的棒棒糖塞进他张着的嘴里笑道:“既然你赔了钱,这糖就归你了。”

     王赵含着棒棒糖和他的几个哥们急忙逃走,白狼叫住:“记住,这里你不是老大。”

     班里多数男生不是道上的就是富二代和官二代,似乎都看惯了这种打架的事情,同时很多男生对白狼起了戒心,都在揣测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倒了的桌子已经恢复原位,事件平息班里又恢复了自习课的吵闹,班里的女生都在议论着白狼好帅。

     南木坐下,司马相如也坐了下来准备安慰南木,不料白狼先开了口:“主人,您没事吧?放心吧,我会保护你的,没人敢欺负主人。如果主人想吃棒棒糖我可以给主人买的~”

     南木看了看左右两边,没有别人啊,看着白狼好像在看一个神经病一样问道:“…你是在跟我说话吗?”白狼露出了忠犬般的微笑:“是啊,主人,我是在跟您说话~”

     司马相如听到白狼称呼南木为主人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卧槽,小南,你们这是什么play!”南木扶住了额头连忙摆手:“不不不,等…等等…谁是你主人?为啥叫我主人?!我不认识你啊!你是不是有病啊!”

     白狼望着南木水汪汪的眼睛似乎充满着爱意:“主人您在说什么啊,小白一直都是您的啊~主人怎么不认识小白了呢~”

     南木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出窍了,听到这些话根本无言以对。司马相如鄙视的看着南木道:“没想到你才是真正的基佬,还这么重口…话说我也可以给你买棒棒糖吃的…主人~”

     南木感觉面前的转校生是个疯子,但是他突然想到白狼对他说的话,警惕的问道:“你跟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司马相如听到这话的表情就像是八卦主播发现了热点一样的兴奋,在一旁饶有兴趣的听着。

     “主人,我一直都在您身边呀~所以什么都知道~”白狼用略带兴奋的表情说道。南木心里很不安,担心白狼了解自己是妖的事情。

     南木决定试探白狼。但是又不能让司马相如听出些什么,于是靠近白狼道:“昨天晚上的事…”

     白狼更加兴奋道:“昨晚主人一直追着我跑呢!小白能被主人追着跑好开心~然后主人您就觉醒了!”南木一听吓得站了起来:“原来是你…”白狼认真的笑道:“对啊,就是我。”

     司马相如听得晕头转向:“什么追人?什么觉醒?”

     南木一时慌乱就胡乱解释道:“啊!就是那个…游戏,游戏啦!那个你追追我,我追追你,然后就觉醒了…”南木感觉自己越解释越乱生怕司马相如听出些什么。

     此时司马相如低头伤心道:“原来你一宿没睡觉是和他在一起,你们俩…你们俩竟然背着我玩s.m!哼!这么刺激的事情竟然不叫上我!”

     “你丫的都在想些什么啊!你到底补脑了些什么下流的画面!”南木气得给了司马相如的脑袋一记。

     司马相如抱着头道:“哎?!难道不是这样吗!”司马相如看着南木话锋一转认真的问道:“那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南木一时语塞,白狼看出南木的窘困解围道:“我和南木很小就认识了,发小。主人是他外号,我从小叫习惯了。昨晚玩游戏时和南木吵了一架,所以今天南木才故意装作不认识我的,所以主人您就别生气了嘛~”

     白狼对南木使劲抛媚眼,南木这么一听感觉理由很牵强,但是自己也没有什么更好的理由,总不能告诉司马相如自己昨晚在千妖山发生的事情吧,只好附和道:“对对,我和小白是发小,昨天晚上吵了一架,但是没想到小白为了和好都转来和我一起上学了,超感动!所以我也就原谅他了,是吧小白哈哈哈”白狼在一旁猛点头:“是的,主人。你叫我小白了呢~好开心~”

     司马相如一听这么牵强的谎言,但是并不想拆穿,爽朗笑道:“哦!原来你俩是发小啊!早说嘛~朋友间吵架很正常嘛,没什么的~和好就好~南木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白狼很不客气的说道:“主人是我的。”

     司马相如一愣,阳光的笑容瞬间消失冷冷的道:“哦?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让小南成为你的。”

     南木看着为了自己剑拔弩张的两个男人无奈道:“你俩有病吧,我又不是公主你们抢什么抢,都是大男人,怪恶心的。”南木拉开两人,让他们都坐回自己的位子上。

     自习课结束了,司马相如依旧风度翩翩和南木有说有笑,白狼则像一只忠实的狗狗坐在南木的身后一直看着他。

     南木却是忐忑不安,一肚子的疑问。

     白狼的事,昨晚的事,自己的事,还有白狼为什么要引着自己去千妖山,为什么看见白狼会有种很熟悉的感觉,南木决定放学单独去找白狼问个究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