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往事
    关古月站在一间平房的门口,嘴里叼着烟。

     一个留着的平头男孩走过来道:“哥,屋里那女人安顿好了。老大这次要干什么?玩的有点大了吧?”

     关古月扫了眼他:“你进百鬼多久了?”

     男孩挠了挠头回想了一下:“快三个月了,哥。”

     关古月吸了口烟笑道:“当初为什么要进呢?”

     男孩摸着鼻子道:“我喜欢咱们老大匡扶正义锄奸除恶的气度!老大太帅了!当初我被人欺负,就是老大救的我,当时我就决定要跟这个人一辈子!”

     关古月靠在墙上道:“正义啊…”

     男孩不解:“可是这次我就不明白了,老大为什么要关一个女人和孩子呢,她不像坏人啊…”

     关古月侧过头,招了招手:“过来,给你讲个故事。”

     秋山莲放下手中的书,把被子盖到已经熟睡的周乐身上。

     窗外下起了小雨。

     雨水顺着屋檐滴落到楼下小院的青石板上,啪啪作响。

     秋山莲拿起手机,点开未读短信,内容是:“雪里,晴天。”

     他知道这四个字的意义是什么。

     他的表情有些麻木,快速编辑了两个字发了过去:

     “安好。”

     他望着周乐微微皱眉的睡颜,关了台灯,轻声道:“晚安。”

     南木到社区宾馆开了一间客房,推开房门,小妖们把猎头推了进去。

     这是一间隔音较好的单间,小妖反锁好门,检查了一下屋内的环境,走道南木身边道:“南少,周围房间没人。”

     南木坐在沙发上点了点头:“辛苦了。”

     猎头被小妖拽到南木对面的一把椅子上,用绳子将其捆住。

     猎头怒目盯着南木,忿忿地喘着粗气。

     南木两手搭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道:“你和商陆什么时候接头?”

     猎头没好气道:“明天下午三点。不是商陆,商陆可不是我想见就能随便见到的,我只能见到他的手下。更别说你一个外人了。”

     南木单手撑着头道:“他还缺手下吗?特别能打的那种。”

     猎头嘲笑道:“小子,我不清楚你是什么来头,你很厉害有手段,可以让我栽你手里。但并不代表你就可以掐了商陆,他可是那个一手遮天能翻云覆雨的虞美人的心腹,我都只有望着的份儿,更别说给他介绍个陌生人当手下了。”

     南木问道:“虞美人?谁?女人?”

     猎头的表情有些吃惊:“你不知道是谁,就敢抓我啊!”

     南木在心里暗骂道:“关古月你大爷…”

     关古月打了个喷嚏,立了立衣领。

     男孩递给关古月一根烟:“哥,啥故事啊?”

     关古月蹭了蹭鼻子接过烟道:“老大的故事。想听吗?”

     男孩一听来了兴趣,立马给他点上火:“哥,你说!你说!超想听!”

     关古月看着滴落在脚边的雨水,手里夹着烟缓缓道:“那是三年前的一个晚上,也像今天一样下着小雨…”

     “木头!你真要建一个团队啊!想好名字了吗?”少年的胳膊搭在南木肩上开心地笑着。

     “他也就是做做美梦瞎说说,这傻缺除了会吃还会啥?”关古月推了推眼镜,摸了一把偏分的刘海嘲笑道。

     南木伸出手就给了关古月后脑勺一巴掌:“大白话!你大爷!就不能夸夸我吗,因为我帅你嫉妒是不!说句好听的会死吗!”

     南木笑的像个野小子,追着关古月满巷子里乱跑。

     关古月抱着头笑着喊道:“老大杀人了啊!还没牛起来就欺负小弟了啊!你要点脸行不,有自己说自己帅的吗!伊凡!你快打他!”

     那个叫伊凡的少年被眼前这两个活宝逗得捂着已经笑到发疼的肚子道:“哈哈哈哈!!俩二傻子!!”

     南木勾着关古月的脖子笑道:“伊凡,你别不信,凭你南哥哥我的本事,说建立一个团队就能建!到时候咱们三个一起当hero!锄强扶弱!拯救世界!!!”

     关古月咂了咂嘴:“啧啧啧,又做英雄梦,伊凡你可别学木头啊!他忘吃药,傻!”

     伊凡跑到他俩前面转身笑道:“当英雄有什么不好的!这个世界就是缺少像大木头这样又傻又蠢的人去战斗哈哈哈!木头,我第一个挺你哈!”

     南木撅着嘴生气道:“这是梦想!不要小看我的梦想!没有梦想的人活着和死了有什么区别!”

     关古月模仿南木生气撅嘴的表情道:“对对对,老大说什么都对!梦想!”

     天空开始下起小雨。

     这条小巷很偏,少有人经过。尤其是在晚上,十分寂静。

     在南木这些十三四岁的男孩眼里,自己就是整个世界的王。

     天不怕地不怕,心高气傲,无牵无挂。

     再加上南木和关古月又是打架出了名的小魔王,为了挑战所为的男子汉胆魄,总喜欢去那些人少偏僻的地方探险。

     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危险就这样突然降临了。

     巷口停下一辆黑色轿车,车上下来几个人,其中一个瘦高男人站在中央,身旁的人为他打着伞。

     不远处走来几个人,他们用枪顶着一个体型看起来很臃肿的男人,那个男人脸上写满了绝望和恐惧。

     这些人走到瘦高男人面前鞠了个躬:“商爷好。人我们带来了。”

     伊凡已经跑到了巷口,他看到了那些人,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

     南木和关古月也跑了过来,顺着伊凡的视线看到了那些人。

     关古月小声道:“他们怎么大晚上的带墨镜啊…”

     伊凡害怕道:“这么偏的地方,肯定不做什么好事,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南木兴奋道:“正好!怕什么!咱们可是要干大事的人!一看他们就像坏蛋,我一个人单挑三个没问题!”

     关古月担忧道:“知道你能打,可是他们都是大人啊…咱们打不过吧?还是赶紧走吧,不要惹事了…”

     伊凡道:“就是,白话说的对…”

     还没等伊凡说完,南木就跑过去喊道:“喂!你们在干啥!”

     关古月骂道:“我日!这个傻逼!”

     对面的人本来并没有发现昏暗巷子里的这三个孩子,结果南木这一喊,所有人都看向了这边。

     伊凡赶紧跑过去,拉住南木对那些人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叔叔!我们就是路过,我们这就走,对不起!”

     南木挣扎道:“你干嘛!胆小鬼!将来怎么做大事!”

     那群人中快速跑来三个,其中一人一把拽住南木的衣领喝道:“他妈的!你们干什么的!”

     南木骂道:“放开我!小心我不客气!”说完抬腿便给了这人膝盖一脚,将其踹的往后退了几步。

     南木得意道:“来啊!”

     瘦高男人看到南木的身手,对手下道:“做了。”

     其中一人掏出了手枪,黑漆漆的枪口对准了他们,南木傻眼了。

     根本没有给这三个孩子任何反应的机会,冰冷又无情的子弹已经射入了伊凡瘦小的胸膛。

     雨下的越来越大。

     伊凡躺倒在地上,表情很错愕。

     他从没想过自己的生命就会这么简单而又轻易葬送在这条冰冷到无人问津的小巷中。

     “咳…”伊凡吐了一口血,第二口气再没提上来。

     关古月反应很快,大喊了一声拉起已经傻了的南木撒腿就跑。开枪的人看着跑远的二人,抬起手准备开第二枪。

     瘦高男人对手下道:“算了,不像是探子。枪声太大,走吧。”

     手下一听,收起手枪,迈过伊凡的尸体,为瘦高男人打开车门,对面的那几个人同时上了另一辆车。

     瘦高男人坐到一个正在把玩手里的翡翠玉珠的男人身边道:“出了点小插曲,冒出来几个孩子。”

     男人停下手中转动的玉珠:“你怎么杀一个孩子,这么残忍。”

     瘦高男人低头道:“对不起,我错了。”

     男人转起玉珠咧嘴笑道:“要杀就全杀了嘛。”

     瘦高男人道:“是,我以后注意。”

     过了许久关古月和南木坐着警车又回到了这条小巷。

     他们浑身湿透跑下了警车,看着不远处躺在地上的伊凡,慢慢走过去。

     他们仍然无法相信那个刚刚还是开朗活泼的少年,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变成了一具已毫无生气的尸体。

     警察勘察了一下现场,走到尸体旁边打着伞问道:“看清犯人的长相了吗?”

     关古月双腿不停颤抖,痛苦的抽泣着:“开枪的人留着胡子,和隔壁叔叔家的年纪差不多,长得很壮。让他开枪的那个人个子非常高,至少在一米八以上,没看清长什么样…”

     南木淋着雨跪在伊凡的尸体旁,沉默不语。

     伊凡的表情停留在死前那一瞬的错愕,双眼睁着,眼神充满了惊恐和不舍。南木颤抖着伸出了手把伊凡的双眼合上,触碰到他皮肤一瞬的感觉就像是触摸到了冰块一样,寒冷彻骨。

     南木的心也随着这样的温度掉进了地狱。

     他痛苦地流着泪水,对着天空怒吼一声:“啊啊啊啊啊!!!!!!!!伊凡!!!!!!!!”

     警察问道:“根据你的描述,初步判断应该是黑帮交易,怕事情败露于是灭口。可是你们怎么逃走的?”

     关古月擦了擦眼泪:“…我跑得快,那个人杀了伊凡后就没有再开枪…”

     警察道:“死者的家属呢?”

     关古月抽泣道:“伊凡住在他舅舅家,他父母死的早…”

     警察对旁边的协警道:“去通知他们的家属,过来领人吧。”

     男孩听到这儿用袖口蹭了蹭眼睛:“伊凡哥就这么没了?老大是不是傻啊!怎么就不知道跑呢!”

     关古月把烟蒂扔到水里,火星熄灭:“他就他妈是个大傻逼。”

     男孩问道:“后来呢?警察逮住那些人了吗?”

     关古月叹了口气:“后来啊,后来依然没有抓到那些人。伊凡就这样无辜的死了,当时连新闻都没有播,这件事从此石沉大海,不了了之了。我只记得当时老大去伊凡舅舅家认错,被伊凡舅舅打到快成了残废。他也只是一直在说‘对不起’。”

     男孩惋惜道:“哎!对不起有什么用!为什么这么傻,老大逞这个强惹这个事干什么!……不过也不能全怪老大,谁也想不到会突然发生这样恐怖的事情。只能说那些黑帮太惨无人道目无王法了!真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

     关古月道:“伊凡舅舅家安葬了他以后,老大去了伊凡的墓,在他墓前不吃不喝跪了好几天,可能他当时是想死在那里。后来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大来我家找我,他整个人都瘦了一圈,面如死灰,头发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像是被人拽断了一样,就像狗啃的,就那么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男孩叹气道:“唉…我想老大一定很痛苦,肯定特别的后悔…”

     关古月伸出手接了一滴雨水:“是啊,后悔的想去死。可是他不能死。”

     关古月握住手中的雨水道:“那天他找到我后,告诉我他要建立一个帮派。我当时很气愤,觉得他就是个疯子,不可理喻。气得我当时就骂他:‘你混蛋!还想继续惹事吗?!伊凡都被你害死了,还嫌不够吗?你醒醒好吗!很多事情不是你能打架就可以解决的!拯救世界?!别做你的英雄梦了!’”

     男孩道:“也就古月哥你敢这样骂老大…”

     关古月道:“他静静听完我骂他后,没有任何表情的说了两个字‘百鬼’。我说:‘什么?’他又说了一遍:‘我要建立的团队名就叫:百鬼。’”

     男孩突然一震:“啊…是这样…”

     关古月道:“我当时问他为什么要叫这个。他那天说的话,那种冷漠到让人发寒的眼神,我一辈子都忘不掉。”

     “他走到我面前,孤傲地张开了双臂,用一种似笑非笑的表情说:‘英雄?别逗了。从今天起,我建立百鬼团。我要成为那些所谓道上、江湖上那些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人们都害怕的恶鬼!既然他们作为人可以轻易做出这样残忍无道的事情,那我索性就认真地当一回鬼,去要他们的命。为伊凡报仇。’”

     男孩眼里闪着泪光:“老大…”

     关古月拿出手机看了看锁屏:“这几年里他变得越来越强,强大到就像是一只怪物。短短在伊凡死后的第一年里,百鬼团就在他的带领下壮大到了几万人。团队里的所有人几乎每一个都对老大忠心耿耿,甚至把他当成神一样去崇拜。可是虽然他是百鬼团的创始首领,但他每次只要一想到伊凡,总会刻意回避自己是老大的这个事实,甚至不愿意提起百鬼。”

     男孩敬佩道:“怪不得老大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真是下狠心了。我认为他的选择是对的!这么做没有错!即使咱们叫百鬼,可是比起那些坏人,咱们这群‘鬼’做的事情更像是人做的!只要老大初心不变,我们的初心就不会变,我一辈子都追随他!”

     关古月揉了揉男孩的脑袋:“好样的。”

     男孩眨眼问道:“哥,你跟我说的这些,是跟屋里关那个女人有关吗?”

     关古月微微一笑:“没错。三年了,我们像无头苍蝇一样找了三年了,终于抓住了他们的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