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小王和716
    “穷逼,跟你的破烂货过一辈子吧,呸!”小王捂着微痛的脸颊站在原地发愣。

     望着自己交往了五年的女朋友远去的背影,小王揉了揉脸,拿出了一根烟,抽了一口,辣的眼睛生疼。

     小王居住在棚户区一间不到十平方米阴暗潮湿的房子里,那地方呆久了,人都会发霉。他是清扫工,除了每个月微薄的收入,他每天都会去捡捡垃圾、收收废品,卖卖瓶子,赚个酒钱。

     他已经记不起来像自己这种人为什么会有一个那么漂亮的女朋友?他吐了一口烟,脑海里只剩下她当初说过的那句话:“我就是喜欢你,不在乎你有没有钱。”

     小王早就料想自己会有这样的结局。很正常,像自己这样的人,根本不配有女人照顾,也不配被人去爱。小王觉得自己就像每天捡拾的垃圾一样,肮脏、破烂、没用。就像是被社会丢掉的垃圾。小王把烟掐了,扔在了地上。肚子咕噜了一声,饿了。小王曾经想过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可是想了很久也没有得出结论。后来小王觉得,也许吃饭、工作、睡觉,就是人活着的意义。回到家,踏进了那块儿让人压抑又窒息的方寸之间,他抓了一大把桌子上的花生米强塞到嘴里,灌了几口浓度几乎接近医用酒精的酒水呲了呲牙,醉倒在了床上。

     凌晨。胃里的烧灼感和饥饿感让小王躺在薄薄的木板床上翻来覆去。工资交完房租买了酒和烟,已经分文不剩。小王只好起身去附近夜总会、酒吧、饭店后面的垃圾站里找一找吃的,没准还能捡到一些酒瓶来卖钱。小王穿上了一件脏兮兮的外衣,拿了一个大麻袋。踏上了两只颜色不同的塑胶拖鞋,出了门。

     拐到酒吧后面一条无人的小巷,热闹的音乐通过墙壁的排风口传出。声音格外刺耳。小王踩着水坑里已经发臭的死水,拿着麻袋走到不远处的垃圾站,蹲下了身子开始翻找起来。“这帮人们真浪费,汉堡吃几口就扔掉。”小王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很开心。因为至少这个汉堡很新鲜,今晚不用挨饿了。就在这时,小王的太阳穴突然被一个冷冰冰枪口抵住,“不许动!别出声,不然崩了你!”一个低沉、宛如地狱恶鬼般的声音在小王的耳边响起。

     “大…大哥…饶…饶命啊…我只是个捡破烂的…一分钱都没有啊…”小王吓得尿了裤子。男人看了眼从他股间流下的尿液,小声道:“别怕。我受伤了,只是想找个地方包扎伤口。”小王双腿颤抖着回过头,看了一眼男人,发现他的左手紧紧地捂着小腹,指缝间正在不断往外溢出大量鲜血。

     “好…好好…大哥,来我家,我帮您包扎伤口…”小王颤抖道。男人皱了皱眉:“你家在哪儿?”小王道:“就在前面,不远。”男人的嘴唇有些泛白:“不行,我出不去,有人在追我。”小王看他穿了一身紧身皮衣,一看料子就很值钱,又瞥到了他脖子里的金链子。心想如果帮到他一定会得到不少报酬。于是一咬牙,灵机一动道:“你等着,我有办法!”小王从垃圾站旁边拽过来一辆公用推垃圾的手推板车。甩开自己手里的麻袋,从垃圾站里掏出了几个大纸箱子,把纸箱从中间撕开,叠在一起,塞到了麻袋里厚厚的围了一圈。又捡了几个小箱子还有几个酒瓶和易拉罐放在板车上作掩护。小王撑着麻袋口咧嘴道:“你钻进去,别出声。委屈一会儿,我把你带出去。”

     男人看了一眼麻袋道:“好。”说完便麻利的钻了进去。小王平复了一下情绪,心脏还在狂跳。短裤也是湿了一片,感觉糟透了。小王把绑在短裤上的塑料绳扯下了一根,勒紧封口。隔着麻袋摸了摸四周硬硬的纸板,又看了看板车上的酒瓶易拉罐。任凭别人怎么想,也想不到一个捡垃圾的推着这一堆废品里面竟然会藏着一个大活人。不禁觉得自己十分机智。

     小王故意在地上抹了一把土蹭到了脸上,嘴里叼上汉堡,推着手推车出了巷子。小王出了巷口立马换了一副傻兮兮可怜巴巴目光呆滞的表情,用余光扫向了周围,发现的确有些人行动比较可疑,喉咙开始发紧。小王假装镇定的推着车慢悠悠的朝着家的方向走着。走了大概五十米,小王突然被人从后面喊住:“前边那个人!等等!”

     小王站住,用了不到五秒的时间整理了一下表情。那人跟上来打量了下小王:“这么晚,干啥呢?”小王用憨傻的语气傻笑道:“俺捡破烂咧!”那人捂着鼻子嫌弃道:“怎么这么臭啊!”小王咬了一口汉堡:“刚从垃圾堆拾滴!晚上酒瓶子多!早上再捡就没咧!”那人被小王故意抹在麻袋上的酸臭垃圾汤的浓郁味道恶心的不停作呕。但还是不放心,用手里的铁棒戳了戳麻袋。可是他的大脑已经被恶臭味和小王的穿着所迷惑,并给了自己一个固定的印象:这里面就是垃圾。那人干呕了两声骂道:“快滚快滚!”小王假装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推着车直奔回家。

     小王狂奔回家后,心脏扑通扑通狂跳。把车推到屋里,门反锁好,跌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男人突然从麻袋里钻了出来,小王吓了一跳:“我靠,你怎么出来的!”男人收起小刀:“我有刀。”男人看了看屋内的环境:“这是人住的么。”小王站了起来拉着男人做到床上:“我就是一邋遢人,跟贵人您命不同,我命贱。”男人捂着伤口道:“谢谢了。”小王脱了外套:“别客气,也亏您能忍住这味道。”男人道:“有炉子吗,我需要火。”

     小王道:“有的。”说罢便把一个非常小的煤气罐和单眼灶从桌角那边搬了过来。男人坐到地上打着了火,把刀子放在上面烤了烤,一只手撕开了衣服,露出了还在流血的伤口。男人看了看小王:“有什么可以让我咬的东西吗?”小王伸出了手臂:“咬我吧!”

     男人看着小王细细的手臂笑道:“有烟吗?”话还没说完,小王就把桌子上的烟盒抓了过来,恭敬的递给了男人:“给您…”男人抽出一根,点燃咬在嘴里,抽回已经消毒好的小刀,快速滑向了自己肚子上的伤口。男人的眉头紧拧,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流到了鼻尖。刀尖毫不留情的把伤口周围的皮肉快速挑开,鲜血直流。男人用刀使劲往里一剜,叼着烟闷哼了一声。一颗带着鲜血的子弹从肉里掉在了地上。

     男人的嘴唇惨白,不停颤抖:“有…有酒精吗…我需要处理伤口…”小王看过了眼前这极其残忍的一幕,眼里已经泛起了泪光,双手哆嗦着从桌子上拿了一瓶喝的还剩不到半瓶的劣质白酒抽泣道:“白酒…行吗…”男人二话不说接过酒瓶对着伤口就倒了上去:“嗯!”男人咬着牙疼的哼了一声。小王实在看不下去了,夺过酒瓶,一把搂住男人哭喊道:“别倒了!别再倒了!疼死了!疼死了啊啊!!到底是谁把你害成这样啊啊!是哪个王八蛋!!太残忍了!!”

     男人虚弱的笑了笑:“你心眼真好…”小王哭的泣不成声,男人推开他从侧兜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塞到了小王的手里:“这张卡里有十万块钱,密码六个一。你取了钱到药房里买些消毒水、医用药棉和纱布、羊肠线和几根较长的针。”男人望着这个跪在自己面前,为自己伤心流泪的邋遢人道:“再买几身干净衣服,和一些吃的喝的,多买一些。我要在你家修养一阵。”

     小王擦了擦眼泪把银行卡放到裤兜里,拿了一个小点的麻袋出了门。谨慎的观察了下周围的环境,发现并没有可疑的人。他快速跑到附近最近的一家银行,忐忑着从atm机里取出了一万块钱。小王攥着手里这厚厚的一沓钱瞅了半天,哎呀妈呀…真的是有钱啊…自己可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啊…要不就把这十万块钱全都取出来跑了算了,够过一辈子的了!小王想到这摇了摇头:“不行,没人照顾他,会死的。”

     小王在路边打了一辆出租,上车道:“师傅,去最近的24小时营业药房,最好是大药房。”车开的很快,一会儿的功夫就到了药房门口。小王下车道:“师傅,您在这等会儿,我买了药还去别的地方。”司机点了点头,小王进了药店。药店的营业员是个妹子,打量了一眼小王都不带招呼的。小王看着店里的药品有点发蒙只好求助道:“小姐,我想买药棉纱布消毒水,云南白药还有羊肠线,顺便,您有针吗?”

     营业员妹子的年龄看着不大,脾气一点也不好,没好气道:“都要多少?我这儿没针。”小王道:“一样来十包,美女,您这么漂亮一看就很贤惠,劳烦您帮忙找找针,一两根长点的就行。”说罢便把三百块钱拍到了柜台上。营业员一听这话又看到钱,笑脸来了:“您稍等,我找找。”

     小王拎着东西从药店里出来,啐了一口唾沫:“呸,娘们。”上了车小王道:“师傅,去看看路边有没有还在营业的衣服店。”司机看了看后视镜:“这么晚了应该都关门了吧?”小王抱着麻袋道:“转转,没准有关门晚的。”转了半天发现都差不多关门了,只有一些小吃店还亮着灯。就在小王要放弃的时候发现了一家还在营业的服装店,大喜道:“师傅!停车。”

     小王刚要进店,店老板就开始吆喝道:“哎哎哎!闭店了,干啥呢,我这可不施舍饭吃。”小王道:“我不是要饭的,我买几身衣服。”店老板有些莫名其妙。小王随手就挑了几件衣服,店老板立马夺过来道:“哎!?你干什么?摸什么摸?你再给我摸脏了我怎么卖啊!”小王不慌不忙的从口袋里掏出厚厚的一沓钱甩了甩:“这几件,都要了,再给我拿十个内裤。有验钞机吗?验验?”

     老板一看到票子两眼放光:“好好,先生,这几件都要是吧,这就给您包起来!”小王撇撇嘴:“一共多少钱?”老板搓手道:“正好五千!”小王接过包好的衣服,递过了钱,老板迫不及待的把钱放到验钞机里,确认都是真币后咧嘴笑道:“先生慢走!欢迎再来!”

     出了服装店,小王溜达到了旁边的24小时便利店。在货架边转悠了好几趟,每一趟都抱到柜台一大堆的零食吃的矿泉水和日常生活用品。小王选好后结帐道:“多少钱?”营业员笑了笑:“一共980元。先生您这是要出远门吗?”小王不好意思道:“昂,出门。”拎着四五包的吃的和矿泉水有些沉,小王小跑过来把东西放到车里,缓了口气对司机道:“久等了师傅,去平房区。”司机掐了烟笑了笑:“好的。”

     下了车。“多少钱师傅?”小王掏钱道。司机道:“打表走的,96块。”小王给了司机一百整:“不用找了。”小王扛起麻袋火速飞奔回家,到了自家门口心脏还在一直在狂跳。他快速用暗号敲了下门“三长三短三长(懒得打拟声词,自行想象)”门开了,小王进屋把门反锁好,把麻袋扔到了地上,累的喘着粗气:“全…全买回来了,吃的喝的都有防腐剂,吃…吃上一个月没问题!”

     男人点头道:“谢谢,辛苦你了。”小王把药品都拿了出来,男人接过消毒水对着伤口开始清洗,撒上了云南白药后,把羊肠线穿进针眼,开始认真缝合伤口。小王实在不想看,就把身子背了过去,双手紧紧攥在一起小声道:“疼吗…”男人没有说话。过一会儿,男人已经把伤口处理好裹上了纱布,靠着床叼起了一根烟。小王看着男人处理好的伤口崇拜道:“大哥!您真是爷们!从头到尾都不带吭一声的!”男人笑了笑,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一个热狗递给了小王:“你很饿吧,快吃吧。”小王咽了下口水毫不客气的接过热狗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男人回想起小王捡垃圾的样子,语气有些心疼:“你几天没有吃饭了?”小王嚼着东西含糊不清道:“好几天惹…”

     小王这两天一直闷在屋子里,扫马路的工作也和领导请了假,专心留在家里照顾这个受伤的男人。男人除了上药吃饭睡觉,其他时间基本上就是拿出手机对着自己的智能手表做一些奇奇怪怪根本让小王搞不懂的高端事情。小王终于忍不住问道:“大哥?你是干啥的?你姓啥叫啥?我姓王,叫王君乐。”(ps:腿毛,你要我给你在书里加个角色,我加了。是你说要路人甲的角色,加了个环卫工给你,不用太感谢我。)

     男人笑了笑:“我是警察卧底,被坏人追杀的。你叫我716吧,特警编号。”小王一听这下彻底放松了:“哦!原来是公安大哥啊,真是不容易!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要工作,你放心吧,我嘴很严,绝对会帮你帮到底的!”716笑道:“你名字挺好听,谢谢小王了。”

     小王自从知道716是警.察以后就彻底放下了戒心,任劳任怨的为716洗衣收拾换药。716看小王住在这种地方,生活的这么艰苦,有些怜悯:“你一直都住在这里吗?你长得也不丑,没有女朋友照顾你吗?”小王一怔,停下了手中的活:“不怕您笑话,我还是上过一个不错的大学呢。上大学那会儿我算是个富二代,我以为我一直可以这么富下去。可是没想到大学毕业那年,家里突然破产了,我爸就跳了楼。我只好砸锅卖铁把自己这些年的所有积蓄都掏了出来,勉勉强强的还上了我爸欠的债。”小王叹了口气:“本来我有一个漂亮的女朋友,可是自己混到了这个地步,人家自然也不愿意跟我了。”

     716摇了摇头:“也真是命苦…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找同事给你介绍工作,以后可以跟我干。”小王一听差点跪下,激动道:“真的吗!真的能帮我找到工作吗!我已经被很多公司都封杀了,他们都不要我…”716笑道:“你救了我一命,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