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一场交易
    几只妖飞了过来,其中还有那只缠人的喜鹊精。

     南木瞥了眼喜鹊精道:“怎么又是你。”

     喜鹊精落在地上恭敬道:“拜见妖王!小妖听到消息说妖王您需要会飞的妖怪帮您,小妖这就前来候命~”

     南木点头:“好吧。你们几个先说说情况。”

     周乐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他担心南木,怕他出事。

     起身推开房门,走到秋山莲卧室门外,发现门缝下透着光,于是敲了敲门。

     “请进。”秋山莲的声音既干脆又好听。

     周乐穿着并不太合身的睡衣,推开门,站在门口扭捏着,声音有些发怯:“我…我睡不着…”

     秋山莲放下日文诗歌选集,笑着拍了拍床:“过来吧,聊聊天。”

     仓库内灯光很暗,巨大的集装箱一个并排着一个,周围散放着一些特大号的木箱,足有两三米宽,四五米长。

     李琳琅得到消息后已经在这里的某个集装箱内从下午躲到了深夜。他观察着环境,和几个手下悄悄躲到角落木箱的暗处,小心埋伏着。

     仓库门紧闭着,门内上了栓。

     吊灯下站着七人,穿褐色风衣的中年高个子身后跟着两人。站在他们对面的四人,其中一个领头的戴着墨镜,油光满面。他身后站着三个人,手里提着一共四个14寸左右的密码箱。

     李琳琅示意身边的黑衣手下抬头看左前方和右前方集装箱顶上,分别站着的四个人。他伸出右手做了个“四”和“八”的手势,紧接着做了手掌弯曲握圆放于眼前的动作。

     身旁的人立刻明白意思:“四人,有枪,狙击手。”

     三个黑衣手下每人手里都握有一把awp步枪,他们领会意思点了点头,分别拿枪绕到前方距离自己最近的集装箱左后方和右后方的制高点。

     李琳琅和其他手下在原地不动,静静观察,等候时机。

     南木和小妖们一起飞到一条小巷内着陆,几个化成人形的妖怪按着一个脸上已被打出淤青,染了一头红毛戴着鼻钉的男人,那人正是卢布。

     白狼从那几只妖身后走了过来:“主人。”

     南木的声音透着一丝担心:“你怎么来了?”

     白狼压低声音道:“已经11点多了,见您还未回家有些担心,跟小妖们打听了消息,说您在这,就跟过来了。”

     南木叹了口气:“我这边的事情比较麻烦,既然来了,那就帮我个忙。”

     白狼道:“是,主人请吩咐。”

     南木道:“去东郊区的破桥头附近找一个女人,叫苗美华。她吸毒,可能神志不清不太正常。你找到后稳住她的情绪,先带她回家,暂时休养。”

     白狼问道:“她是谁?”南木道:“现在没时间解释,你先去,到家再跟你说。”

     白狼点头应了一声,飞走了。

     南木走到卢布面前,小妖们闪出了位置。

     卢布已经吓得颤抖,不停哀求:“大…大哥,有什么事好说,什么都好说!”

     南木蹲下身子眯起眼一笑:“赵野原在哪儿?”

     李琳琅见戴墨镜的男人让手下拿过来两个箱子,输入密码打开后,一包包装满白粉的透明袋子并排放着。

     风衣男看到货后冷笑道:“猎头?就这点?你他妈逗我玩呢?”

     猎头摘下墨镜苦笑道:“鸠爷,您就将就点,最近不太平,眼睛多,不敢弄太多给您,两箱子,两公斤,您用完随时找我,我随时候命~”

     风衣男示意手下过去验货,手下拿出小刀划开一包,用小拇指蘸了点抹到牙床,又吐出来。手下回到风衣男身边道:“大哥,是四号,细的,挺纯,好货。”

     风衣男示意手下打开两个密码箱,一踏踏红色的纸币充满着诱惑。

     风衣男叉开腿点上了一根烟:“一共70万,咱们可是老伙计了,我待你不薄啊,要不是看在这么多年的情分上,我他娘的早就换别家了。你干了这么多年还他娘的这么点胆?”

     猎头弯腰赔笑道:“鸠爷,我给您赔不是!下次,下次货绝对更好,恢复往常的数量,优惠价!包您满意!”

     风衣男抽了口烟,看着猎头的表情哼了一声:“交货吧!”

     李琳琅对着做好狙击准备的三人,伸出右手往前伸摆动了两下,随之手掌朝下,平行提到喉咙处。

     狙击手领会意思,准备射击。

     夜已深。

     南木到达卢布所说位于开发区较偏的宏光工厂仓库,整个工厂空无一人,门口的保安室熄着灯,就连监控器的红外线感应也灭着。

     这个工厂主要存放高岭土和粘土,空气中都弥漫着浓郁的尘土味儿。

     就算是存放沙土的小型普通工厂也应该有上一个保安,可是这里却人影全无,安静的让人窒息。

     两声枪响打破了这份宁静,南木迅速判断出枪声位置对身边三个小妖道:“你们一会儿进去要装的像个人,明白吗!”

     小妖拱手道:“妖王放心,属下不会轻易暴露身份的。”

     南木跑到响枪的仓库门口,库门是推拉的,内门上了锁。

     南木急道:“可以把门拉开吗?”

     小妖们道:“遵命!”说罢便发力轻松把两扇重门拉开,门内的铁栓被巨大的拉力直接扯断。

     南木站在门中央,随着仓库大门缓缓打开,首先进入视野的是不远处躺在地上的两具尸体。

     一个脑袋没了半个,**撒了一地。另一个跪趴在地上后背穿了个碗口大小的窟窿,满地鲜血。

     还没有给南木反胃的机会,子弹就向他胸口飞了过来。

     桌角的酒杯砸在地上,红酒和玻璃渣洒了一地。

     司马相如回过神来,对服务生道:“打扫一下。”

     他扶额靠在吧台边上,叹了口气。

     汪浩宇端着鸡尾酒走过来笑道:“怎么了?你这一晚上已经摔了俩了,老了?”

     司马相如骂道:“滚边玩去!”

     汪浩宇委屈道:“你有什么心事倒是跟我说啊,你跟杯子撒什么气啊!”

     司马相如皱眉道:“没事,只是突然有些心慌。”

     此时李琳琅飞快地跑了过来,猛地扑倒南木喊道:“趴下!”

     他抱着南木快速打了几个滚,躲到一个大木箱的后面。

     “少当家!您没事吧!”李琳琅的手下在集装箱的一头喊道。

     李琳琅喊道:“没事!”

     猎头和风衣男他们躲在集装箱后面和李琳琅的手下持续枪战。

     李琳琅的大腿流了不少血,手里握着一把92式手枪,满头大汗,紧张地拽过南木的胳膊连忙检查他身上有没有受伤的地方:“你怎么样!没事吧!刚才发什么呆!找死吗?!”

     南木盯着李琳琅手里的枪,表情跟见了鬼似的:“我能有什么事!卧槽!怎么又是你?!”

     李琳琅压低声音道:“我还想问你呢!你来干什么?”

     南木整理了一下表情:“我来这找一个叫猎头的。你老实告诉我,你不会是毒贩吧?!”

     李琳琅嘴唇泛白,咧嘴一笑:“我是来杀人的。”

     南木诧异道:“你作死啊!想进监狱么!为啥要杀人!”

     李琳琅不解道:“你们百鬼团不是向来不参与这种脏事吗?怎么南爷您亲自过来趟水了?”

     南木急道:“你先告诉我为什么要杀人!”

     李琳琅给手枪上了膛:“上次杀我的就是他们的人,我爸中了一枪,至今昏迷不醒。他们害我死了好几个兄弟。”

     南木拍腿道:“我滴妈!你过的这是什么日子?!”

     南木看着李琳琅腿上的伤口担心道:“你的伤没事吧!现在是什么情况?对方都有什么人?”

     李琳琅咬了咬牙:“擦伤,小事。对方四个狙击手被我们干掉两个,对面他们的手下死了一个还剩六个。我手下加上我一共八个,死了一个。你说的那个猎头就在对面。”

     南木道:“那个叫猎头留活的给我,我需要他给我引路。”

     李琳琅犹豫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南木道:“你报你的仇,我也报我的仇。”

     李琳琅笑道:“好,让他再多活几天。”说话间毒贩的一名狙击手又倒下了。

     风衣男开始慌了,对着身边的手下喊话道:“他妈的给我上!上啊!!干了他们!”

     南木无奈道:“本想着事儿挺简单的。可是你在这就麻烦多了,还要考虑你的安全。”

     李琳琅的一名手下中了一枪躺在了地上。

     李琳琅以为自己听错了:“你等等?刚才可是我救了你一命。”

     南木探头看了下情况道:“你受伤了,在这好好待着别动。剩下的交给我。”

     李琳琅像看疯子一样不可思议的看着南木:“交给你?别逗了,你连半个子弹壳都没有!”

     南木手下的几只小妖已经悄无声息的站在了猎头他们的身后,几秒内快速把他们手上的抢直接融化,轻松将其制服。

     风衣男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其中一只小妖按在地上动弹不得,吓得大叫:“鬼啊!!!啊啊啊啊啊!!!”

     小妖朝着南木的方向喊道:“老大!!人捉住了!”

     狙击手在远处向它们射来子弹,小妖们笑的诡异,根本没躲,子弹穿过它们的身体,就像穿过了粘稠的溶液一样,没有任何伤口,弹头都散在了地上。

     按住猎头的那只妖对他做了个鬼脸,猎头吓得直接晕厥过去。狙击手换了个位置使劲摇了摇头揉了揉眼睛。

     李琳琅睁大双眼拍了拍南木道:“刚才是什么?那是什么?!你看到了吗!那几个人什么时候过去的!!!”

     南木扶额尴尬道:“哎呀卧槽!…那是我的人,你就当没看见吧…”

     李琳琅惊呼道:“你的…人?!”

     南木起身道:“都说了,交给我吧。”

     狙击手看到南木突然起身,吓得条件反射直接朝南木开了一枪。

     南木往左稍微移了一步,直接躲开子弹,速度快到肉眼无法捕捉。子弹瞬间打爆了南木身后的木箱。

     南木淡定的拍了拍身上溅到的木屑。

     李琳琅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刚才那是什么!!!”

     狙击手已经慌了,起身对着南木连发了五枪,南木就像是走了个曲线,轻松躲过了所有的子弹,径直的走向了小妖们的方向。

     李琳琅的手下见对方的狙击手起身,果断开枪,直接爆头。

     手下对李琳琅喊道:“少当家!!那个蓝毛是谁!要不要做掉!”

     李琳琅回过神起身对手下道:“那是我朋友!都出来吧!没事了!!”

     手下们拿着枪跑了过来扶起李琳琅走到南木身边。

     风衣男看到李琳琅过来立刻哭着磕头求饶道:“七…七爷!!我求您!求您高抬贵手饶我一命吧!”

     南木半蹲着拍了拍还在昏迷的猎头,对李琳琅伸手道:“高冷君有水吗?”

     李琳琅一笑,示意手下拿出一瓶水递给南木。

     南木拧开瓶盖,把水洒在猎头的脸上,不一会儿他便清醒过来。

     猎头发现已被敌人控制,垂死挣扎了一番吼道:“放开我!!”

     两只小妖压着他的胳膊呵道:“老实点!”

     南木扔了瓶子问道:“你就是赵野原,对吧?”猎头红着眼瞪着南木:“要杀要剐少废话!”

     李琳琅见南木悠闲的掏出手机慢慢翻着什么。

     南木垂着眉眼盯着手机屏幕:“我不杀你,我只想知道商陆在哪儿。”

     猎头没有吭声。

     南木撩起眼皮又问了一遍:“告诉我,商陆在哪儿。”

     猎头吼道:“我是不会告诉你的!!要动手就痛快点!!!”

     南木把手机屏转向猎头冷冷道:“我再问最后一遍。”

     手机里的照片是一个漂亮女人搂着一个看起来只有几个月大的孩子。

     猎头看到照片嘴唇开始颤抖,发疯般地狂吼道:“我要杀了你啊啊啊!!不许动她们!!”

     南木对他的反应毫不在意:“你放心,我保证不动她们一根头发。只要你告诉我商陆在哪儿。”

     李琳琅扬起了嘴角调侃道:“你真卑鄙。”

     南木白了李琳琅一眼:“你闭嘴。”

     猎头绝望地垂下了脑袋:“你能保证她们的安全吗?如果可以,我会告诉你全部。”

     南木爽快道:“没问题,小事情。只要你带我去见他。但是如果中途你敢透露任何消息,我会把你家人的尸体送到你面前。”

     李琳琅摇头道:“南木,你真是疯了。”

     南木站起来道:“钱给我留下,我要用。你把其他人带走吧,这些毒品你打算怎么处理?”

     李琳琅道:“烧了。”

     南木摸着下巴嘲讽道:“林大人,您家不是黑帮吗?难道不做毒品生意?”

     李琳琅挥手示意手下把风衣男他们带走。

     他的语气似乎有些不悦:“我爸做什么生意我从不插手,我不贩毒也不做买卖,我只负责为家族和帮派扫清一切阻碍。”

     南木挑眉道:“听起来有点酷。”

     说话间仓库门口已经停下了两辆黑色面包车,李琳琅的手下拖着风衣男一行人上了车。

     李琳琅靠近南木背过手,在他耳边小声道:“有时间我好好请教请教南爷您是用了什么神功,竟可以躲开那么高速的子弹,如何?”

     南木切了一声道:“就不能当做没看见吗?”

     李琳琅歪头道:“你求我啊。”

     南木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快滚吧。”

     李琳琅转身笑了笑,出了仓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