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一见如故
    南木一看事情不妙,松开喜鹊精道:“改天找我,你的事我会考虑!”喜鹊应了一声便飞远了。

     南木一个箭步冲到周乐面前,刀子距离大亮的喉咙仅有不到两厘米的距离,大亮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南木及时握住周乐拿刀的手骂道:“你疯了吗!他们已经毁了,难道你也想毁了你自己吗!!”

     周乐流着眼泪挣扎吼叫道:“啊啊啊啊!!!放开我!!我…我受够了这几个畜生!!我…我要杀了他们!!!”

     南木扇了一巴掌周乐:“够了!你不为自己考虑你也要为你的家人考虑!进了监狱怎么办!”

     周乐一听哭的更大声了,拼命挣脱南木的手:“我没有家人!!啊啊啊!!我不管!!我…我一定要杀了这个混蛋!!!”

     南木气的给了他一拳:“就算不为家人想,你也为秋山莲想想!他凭什么过来帮你!为什么受伤!他可以不搀和进来的!还不是为了你!!”

     周乐绝望的哭道:“大…大不了我杀了他们再自杀!!!”

     南木怒道:“你给我闭嘴!他情愿自己受伤也保护你,可你呢!!不但不领情还要白白断送自己!你好不容易才有了朋友!!你给我冷静点!!!”

     周乐听南木这么说愣住了:“你…”

     秋山莲从那两个已经傻眼了的人中挣脱出来,摇晃着走到周乐身边搂住他哭道:“傻不傻!不是让你跑了吗!我在为你争取时间,你为什么不跑!万一你刚才真的做了傻事…怎么办!!!”

     周乐一听扔下了刀子抽泣道:“对…对不起…”

     就在这时,大亮连滚带爬的捡起了地上的小刀,发疯般的刺向了周乐:“草你妈!!去死吧!!”

     “大亮别冲动!!!!”其他二人大喊道。

     眼看着刀子就要刺中,周乐吓得不知所措,秋山莲快速转身把周乐搂进怀里,用自己的后背对向刀子。

     南木反应极快,就在刀子要刺进秋山莲衣服的一瞬,抬腿就是一脚,把刀子踢落到远处。

     南木骂道:“卧槽。”

     大亮捂着被踢疼的手腕骂道:“妈的!死基佬!你别找事!小心老子叫人打死你!我是这片的,有一万种方法让你在这呆不下…”

     他还没说完,南木对着他的裤裆又是一脚,大亮疼的夹着双腿跪在了地上嗷嗷嚎叫。

     其他二人一看,都不敢动手。

     南木随手捡起了一块砖头,绕道大亮身后,一脚踹向他的后背把他踩在脚下:“你谁啊?良辰吗?龙傲天看多了吧?基佬是你叫的?信不信我把你踢成太监?”

     大亮的脸贴在了地上,南木的腿力极大,任凭他怎么挣扎都爬不起来:“你…他妈!…”

     南木把他的左手拽了过来按在地上,举起了砖头:“你就是用这双手欺负别人的吧?也是用这双手抢钱的吧!同样也是用这双手摧毁了一个又一个本是完好的心灵的吧!!啊?!”

     大亮惊恐道:“你要干什么!!”

     说罢南木就把砖头砸向了他的小指,瞬间第一指节上的肉变得血肉模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亮惨叫了一声。

     南木按住他的后颈道:“疼吗!!你也知道疼?!周乐被你刺的千疮百孔的心比这还疼!!既然那些被你欺负的脆弱之人,他们的疼你体会不到,那我就让你好好体会体会!!!”

     “你他妈以后还敢不敢欺负别人了?!还敢不敢要别人的钱了?!还敢不敢随便威胁别人了?!啊?!说话!!”

     “不敢了不敢了啊啊啊!!!再也不敢了啊啊啊!!!放过我吧!!!”大亮疼到抽搐大哭道。

     “道歉!”南木使劲掐着他的脖颈道。

     “对不起!!!对不起周乐!!对不起秋山莲!!!周乐我错了!!我不该!我不该要你的钱!!我不是人!!我是王八蛋!!我错了!!求你原谅我啊啊!!”大亮内心恐惧到了极点不停求饶道。

     南木松开手站了起来,大亮握着血肉模糊的小指疼的在地上打滚。

     那二人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南木掏出一张纸巾擦了擦手上溅到的血,看着他们道:“听过关古月这个人吗?”

     那个黄毛颤抖道:“听…听说过…”

     南木瞄了黄毛一眼道:“说说。”

     黄毛紧张道:“他…他好像是百鬼团老大手下的头号人物…”

     南木笑道:“呦呵?”

     黄毛看南木笑了,脑子转的很快,立马奉承道:“对对,听说他特别厉害!好像百鬼团的人都很厉害,尤其是他们的老大!”

     南木把擦完血的纸巾扔到大亮的手边:“裹上。”

     南木继续道:“关古月你认识,那他老大你认识吗?”

     黄毛摇头道:“不认识…”

     另一个男生讨好南木道:“我知道!我知道,听…听说是叫南爷!”

     南木撇撇嘴:“你们怎么都动不动就喜欢把我往老了叫,多大就爷、爷的称呼,我哪有这么多孙子。”

     男生道:“我?…你…你不是南木吗…”

     南木没说话走到周乐和秋山莲身边递给了他们纸巾。

     男生看了看南木,脑子转的极快,像是反应到了什么:“南木……南…南爷…南木…你!你是!你是南爷?!”

     南木转过身:“对,是我。”

     大亮和黄毛听到南木这么说万分震惊。

     南木淡淡的道:“百鬼团是我的。今天的事情,我希望你们到学校都管好自己的嘴巴,你们应该对百鬼团有所了解,再继续找事,到时候动手就不止是我了。”

     大亮听到南木这么说吓得连疼都忘了,其他二人更是恐惧的连忙点头,如小鸡啄米。

     南木道:“滚吧。”

     三人一听立马落荒而逃。

     秋山莲扶着周乐,打量了下南木:“谢谢你了…”

     周乐眼睛瞪得大大的还没回过神来。

     南木笑道:“别客气,上次他们在班里欺负周乐,早看不顺眼了,顺手收拾。”

     周乐胆怯道:“谢…谢您…南…南爷…”

     南木捡起周乐的书包,拍了拍上面的土递给了他:“以后别这么冲动了,要是我没有拦你,想过后果吗?”

     秋山莲也温怒道:“刚才真是急死我了,怎么可以做这种傻事呢!”

     周乐抽泣道:“对…对不起…对不起…我…我…”

     南木捡起那把看起来还很新的美工刀:“我知道你很恨他们,恨不得杀了他们。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靠这种方法就可以解决的。”

     秋山莲诧异道:“你…是周乐的朋友吗?你好像很了解他?”

     南木把刀子还给周乐笑道:“以前不是,现在是了。可以吗?”

     周乐接过美工刀连忙点头:“嗯!…嗯!”

     秋山莲怀疑道:“你好像很厉害,是什么团的老大?”周乐背上书包补充道:“百…百鬼团…”

     夕阳渐落,火云渐远,一阵风从小巷穿过,气温也有些凉了。

     南木轻描淡写道:“什么老大不老大,只是一群逗比聚一起犯傻罢了。”

     秋山莲问周乐:“也是所为江湖上的帮派吗?”

     周乐看着南木点头道:“嗯…是…是的…”

     秋山莲问道:“你叫南木对吗?”南木看着秋山莲满脸的疑问:“对。你中文说的真好。”

     秋山莲鞠躬道:“过奖了,你的功夫真厉害,身手敏捷,就像武士一样。我虽然不懂帮派的事情,也不清楚你是什么人,但是通过你帮助周乐,相信你一定是好人。”

     南木推了推眼镜笑道:“真是一本正经的日本人,好人卡收到。我希望你们不要多想,帮周乐是顺从本心,大家都是同学。”

     南木叹气道:“至于我是谁,所为的江湖称号,还有百鬼团的事情,希望你们能为我保密。”

     周乐不解道:“为…为什么要…要保密…既然你…你是百鬼团的首领…那…那么厉害…为什么不…不告诉大家…”

     秋山莲听着着急就替周乐说道:“他的意思是,今天因为群里视频的事情,你那两位朋友又是威胁又是翻别人的手机,说话也不是很好听,一下子得罪了很多人。再加上那个女生的哭闹,班里已经不太平了,你会被人排挤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厉害到什么程度,但为什么当时不直接说你是谁,既然你很有名气,说了应该没有人敢欺负你。”

     南木笑道:“我刚才警告那三个孙子,为了别再找你们的麻烦,才不得已搬出百鬼团。相信今天过后他们再也不敢动你们了。可我并不想过多把百鬼团的事扯到我的正常生活中来。”

     南木继续道:“这个学校目前知道我身份的人,除了刚才那三个,你们,司马相如和李琳琅,就没有其他人知道了。即使以后会有传言,我想很少有人会把我这样一个沉默寡言胆小怕事的四眼和百鬼团的首领联系到一起。”

     “我是一个怕麻烦的人。不想在学校惹太多的是非,如果公开了我的身份,那些江湖上乱七八糟的事情一定会牵扯到我的学校,这里一定会变成可怕的修罗场。甚至有可能伤害到别人。我想保持现在这份宁静,也希望你们能为我保密。”南木缓缓道。

     秋山莲和周乐听完南木的话,不禁有些敬重眼前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南木,都郑重地点了点头。

     周乐感激道:“…你…你帮了我…我…我和莲绝对会帮你…保…保密…”

     秋山莲听到周乐叫他的名字,开心道:“嗯,你这个朋友我和小乐交了,南木君,以后请多多指教!”

     南木笑道:“你俩的感觉,真不像是仅仅认识一天的朋友。”

     周乐脸一红,挂着泪痕发自内心的笑了。

     秋山莲也爽朗笑道:“哈哈!中国有句老话叫:‘一见如故,相逢恨晚。’说的应该就是咱们三个了。”

     南木笑道:“天快黑了,你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秋山莲拉住南木使了使眼色,对周乐委屈道:“我俩为了保护你,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不打算请我们到你家坐坐?我都受伤了,能让我去你家包扎一下吗…”

     周乐犹豫道:“可…可是…我…我家很破的…”

     南木回应秋山莲的眼神道:“这…不好吧…”

     秋山莲道:“有什么好不好的!小乐,你觉得我俩是嫌弃你的那种人吗?好不容易大家成了朋友,这么晚了,我早就让司机回去了,去你家吃顿饭有什么不可以的?”

     周乐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好吧…该…该吃晚饭了…我…我可…可以做饭给你们…”

     南木和周乐被秋山莲勾肩搭背的搂了过来,咧嘴一笑:“太棒了!走!回家吃饭!”

     南木笑道:“你真不像个日本人。”秋山莲打趣道:“你也不像个普通人!”

     不知道为什么,南木自己都觉得奇怪。

     有些不敢在司马相如面前说的话,对着这二人反而轻松的说了出来。

     南木三人走了很久,穿过几个污水垃圾遍地巷子,来到了棚户区。

     一排排灰色的混凝土建筑物立在了他们面前。

     破旧的四层小楼在夜幕中显得更加单薄,楼层整体的格局是相连的,整个阳台露天一体,既是走廊又是阳台,一层二十几户,几乎是门挨着门。

     每栋楼的楼间距很近,如果不到夏天,恐怕这里根本是谈不上采光的。

     周乐走到二楼,往前走过了八个门,停了下来:“这…这是我…我家。”

     秋山莲表情有些不自在:“这楼房简直就跟集中营一样,是人住…”南木咳了一声:“进去吧,我肚子饿了。”

     周乐进屋打开灯,灯泡闪了几下才彻底亮了起来。

     眼前不到十平米方方寸寸的屋子里空空荡荡,看的南木心里难受。

     屋里只有一张硬板床、一个低矮的木质小桌、两个塑料小凳、地上还有一个单眼煤气灶,没有任何家电,除了维持生命生活少到可怜的必需品以外,用家徒四壁这个词来形容这个屋子真的再合适不过了。

     周乐把两个凳子拿过来请南木和秋山莲坐,自己站到了一旁。

     秋山莲的眼圈有些发红嘴唇略微颤抖:“你…你一直住在这里吗…”

     周乐低着头:“我…我家穷…家里还…还有…有些挂面…我…我煮给…给你们吃…”

     南木叹了口气:“你的家人呢…”

     周乐从桌子下面拿出锅,从旁边的塑料桶里舀了些水倒进锅里,打开了煤气灶:“我…我爸…喝…喝酒…从…从不回家…”

     秋山莲道:“那你妈妈呢?她难道不管你吗?”

     “我…我没有那…那样的妈!”周乐语气有些焦躁。

     南木道:“怎么回事?她也不回家吗?”

     周乐的嘴唇有些苍白情绪有些激动:“她…她最好死…死在外边才…才好!永…永远也不…不要回…回来了!”

     秋山莲听周乐这么说很是吃惊:“我是触雷了吗…怎么这么说。发生了什么吗?有什么问题可以说出来,我们帮你。”

     南木点头道:“嗯,别这么说,家人之间有什么矛盾是可以解决的。”

     周乐笑的很难看:“解…解决不了…你…你们帮…帮不了的…我…我的那…那个妈…”

     “她…她吸毒。”

     南木和秋山莲几乎同时喊道:“卧槽?!”“纳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