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周乐
    刘心馨咳了两声,捂着脖子打量了一下南木:“有意思,你还能打我不成?”

     南木道:“把手机的里照片还有视频删掉。”刘心馨没好气道:“我早删了。”

     南木摸了摸她的衣服口袋,搜出了她的手机。

     刘心馨故作惊恐道:“你敢摸我?信不信我叫人?”

     南木没理她开始认真翻阅手机相册,仔细检查后的确没有任何照片和视频:“有备份吗?”刘心馨夺回手机道:“都说了没有了没有了!”

     南木瞥了她一眼:“相如看不上你也是有原因的。嚣张跋扈,骄傲自大,口蜜腹剑,还一肚子的坏心眼,你这样的女孩,要是我也会随便找个理由悔婚。”

     刘心馨气的说不出话:“你!”

     南木靠近刘心馨,手撑在墙上,脸快要贴上:“我劝你以后别再招惹相如。你拿这些视频照片怎么折腾我,都无所谓,大不了我退学。但是相如家的企业很大,你想在他身上做文章、伤害他和他的家庭。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南木说完转身就走。

     刘心馨心脏狂跳,捂着胸口把他喊住:“喂!有人盗了我的号!你信也好不信也好,反正照片和视频不是我发的!”

     南木没理她,头也不回。

     刘心馨在后面喊道:“喂!你听到没有!你凭什么那么说我!不许你那么说我!”

     她气的直跺脚,心跳的厉害,回想起刚才南木的表情眼神还有说话时的语气,捂着烫烫的脸颊:“我去…好他妈嚣张!…”

     南木回到班里,看到了各种异样的目光扫过自己,有些不舒服。

     司马相如走过去沉吟了片刻道:“小南…群里的文件我都清理了。”南木嗯了一声。

     周乐紧张的对南木道:“是…是李琳琅…他…他挨个…清理了…照…照片…”

     司马相如看了眼周乐:“对,他一块帮了忙。”

     南木一愣,走到李琳琅的座位前,看着翘着二郎腿的他准备说话。

     还没开口,李琳琅摆手道:“欠你的,还你。”

     南木笑道:“谢了。”

     刘心馨摔门进班,眼里含着泪,指着南木:“你真的是太过分了!都说是别人盗我的号发的!你竟然骂我!还对我动手!…呜呜…”说完就趴到课桌上一直抽泣。

     有喜欢刘心馨的男生这么一听,立马使坏伸出腿绊他,南木头都没低轻松迈过,回到座位直接拆穿道:“别装了。”

     刘心馨一听哭的更大声了。

     唐一心哼了一声,小声道:“心机婊。”

     班里有几个被刘心馨迷的神魂颠倒的脑残粉男生嚷嚷道:“不就是发了个视频吗?你一个大老爷们至于把人家弄哭吗?”“要是真没做什么,至于去和她理论?明明心里有鬼吧!”

     还有一些男生也在附和,语气好像刘心馨就是他们的女朋友一样,恨不得杀了南木。就连锅盖头也瞪了一眼南木。

     司马相如一听拍桌子站起来骂道:“够了!发你的视频你乐意?懂不懂得尊重别人?蛮不讲理!我司马家和她刘家的事儿,轮得着你们插嘴?”

     有的男生小声嘀咕道:“你有钱你牛逼。”

     李琳琅靠在椅子上:“没完没了。嘴巴碎的跟娘们似的。”说完使劲用踹了一脚他前桌的椅子,声音很刺耳。

     他这么一说,没人敢吭声了。

     上课铃响过很久,老师姗姗来迟,清清嗓子准备讲课。

     司马相如纠结了半天:“对不起…当初都怪我…”

     南木看了眼他复杂的表情笑道:“你别真爱上我就行。”

     司马相如自责道:“对不起…我没想到她会偷拍,还会发群里…太贱了!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这件事传到老师耳朵里…”

     南木道:“传到老师耳朵里又怎样?证据删都删了,就算没删,也不就是个私自打工再加和同学不正当恋爱的罪名吗?大不了劝退我,他们还能杀了我不成?”

     司马相如的眉头都快拧出花了:“没证据,劝退倒不会。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并不大,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倒是你…我怕你以后在班里的日子不好过…”

     南木打断他道:“行了,你自责起来没完没了了,你的霸道去哪儿了?不就是被当成基佬了么,难道是基佬就要被人欺负被人歧视吗?照你这么说,这点打击都受不了,全国的同性恋都自杀得了,别活了。再说咱俩又不是真的,我只是你用来悔婚的借口。”

     司马相如道:“你说得对…该面对的总要面对,都怪我当初鲁莽没脑子,没有考虑到后果。在学校这种地方,居心叵测的人实在太多,根本不是我们有能力可以控制的。”

     南木叹了口气,意味深长道:“欺负与被欺负,这样的话题出现在这里,太正常不过了。正因为有这些内心肮脏丑陋无比的人存在,这座所谓的神圣殿堂才逐渐变成了人间炼狱。”

     南木道:“这就是学校。不是吗?”

     司马相如没有说话,眉头拧的更紧了。

     南木推了推他的手扬起嘴角:“好了,你忘啦,我好歹也是你说的那个什么狗血南爷啊!你觉得在这里除了你,还有谁敢欺负你家南大爷?”

     司马相如笑了:“南大爷…哈哈,也是。”

     放学后。

     秋山莲道:“你回家吗?”

     周乐收拾好书包:“对…对…回…回家…”秋山莲背好书包:“你怎么走,要不坐我家的车,送你?”

     周乐连忙摆手:“不…不!不用…我家…很…很近,走…走一会儿…就…就到了…”

     秋山莲道:“你今天主动为别人说话,你不怕其他人会再找你的事吗?”

     周乐攥着拳头:“不…不怕了!大…大不了…被…被他们打一顿…七…七爷以前…帮…帮过我…我…我一直…记…记得…为…为他说…说句话是…小…小事…”

     秋山莲问道:“七爷是李琳琅?”周乐点了点头。

     秋山莲道:“为什么叫他七爷呢?”

     周乐边下楼边道:“听…听说他是黑帮…老…老大家的公…公子…小…小名叫…阿…阿七…所…所以…大家都…都叫他…七…七爷…”

     秋山莲若有所思道:“中国也有这样的帮派啊…”

     周乐走到学校门口道:“嗯…听…听说他家的…势…势力范围很大…权…权利也是…大…大的可怕…所以…没…没有人敢惹…惹他…如…如果真的惹…惹到他了…或…或许怎么…死…死的都不知道…”

     秋山莲看了一眼周乐破旧的鞋子道:“怎么像他这样的大人物…还有那个好像特别有钱的司马君会和你…”

     周乐苦笑道:“你是…想…想说为什么和我…这…这样的穷…穷人…在一个班…对…对吧…”

     秋山莲连忙摆手道:“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不要误会,你是我的朋友,我没有瞧不起的意思,我只是…”

     周乐噗嗤笑了出来,笑的很可爱。

     秋山莲喜欢这个笑容。

     周乐笑道:“我…我知道你…你的意思…不…不用特…特意解…解释…”

     周乐开始科普:“私立一中…私立…就…就是个人办的…这…这所中学算是…是全市私立…中…中学里最好的…一…一个学校也…也是最乱的一个…学…学校…这所…所学校…大…大部分…都是本…本市有地位…有…有权势有钱人家的…的孩子们…我们的班级…分…分着等级…特别有钱…人家的…公…公子小姐都…都集中在…在每个…年…年级的1-3班…”

     秋山莲撇嘴笑道:“日本也有这样分等级的学校。”

     周乐继续道:“本…本来像司马家的公…公子爷还…还有七爷…他…他们应该在…在前三…三个班里的…可…可是七…七爷因…因为初中的时…时候…在…在学校里…打…打残过…一个人…就…就被分到…七…七班…司马…也是因…因为初…初中那会儿…严重…违…违反了校纪…才…才分到了七…七班…”

     秋山莲道:“在日本听说这所交流学校是一个校风很好的贵族学校,没想到却是这样…”

     周乐道:“像我这样…特…特别穷…穷人家的…除去那…那三个班…每个班里…班里…也有个别几…几个…一部分是…是家庭很…很普通的人…是因为学校人数不…不够…插…插到每…每个班里平衡下人…人数…像我…我是按…按片…片区被…被分到…这…这里的…还…还有的是分…分数很高…可是报…报错了学校…”

     秋山莲边走边道:“…人份三六九等,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周乐看了看天色:“嗯…不…不早了…你…你早点回家吧…别…别让你…你家人担…担心…”

     秋山莲叹了口气:“那好,你路上注意安全,明天见。”

     周乐一笑:“嗯…你…你也是…明…明天见…”

     看着秋山莲走远,周乐穿过小巷,脸上一直挂着好看的笑容。

     今天是他进入这所高中以来最开心的一天。

     他一直觉得像自己这样既阴沉又招人厌的口吃,只能成为这个社会这个学校被人排挤的悲剧。

     从小学到高中一直是这样,他早已接受了这样的命运。本就应该这样,没有朋友,没有尊严,甚至没有任何容身之地。

     像个没有灵魂的躯壳,又像一个时刻被人拿来消遣的小丑一样,任人摆布。

     可是今天不同了,有人向这个生活在水沟里,肮脏可怜的小丑伸出了温暖的双手。那人有着耀眼又亲切的笑容,美得甚至让人以为这是幻觉。

     “我有朋友了,而且他那么好。”

     就像是用尽了一辈子的好运求来的奢望一样。

     周乐的心扑通扑通的跳着,这让他第一次感觉自己活的如此真实。

     很少昂首走路的他,望着远处夕阳照射的余光,倍感温暖。

     忽然。

     眼前的光被几个人的身影遮住,周乐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哎哟!傻结巴美什么呢?意淫谁呢?乐成这样哈哈哈哈”

     看着眼前三个经常欺负自己的混蛋无耻的笑着,周乐往后退了几步:“你…你们…”

     “把钱包拿出来,哥几个缺钱了,花花呗!”那个总是欺负他的男生上来就给了周乐一巴掌。

     周乐一个趔趄跌坐在地上,死死地捂着书包吼道:“我…我没钱!!!”

     “哈哈哈哈大亮,你看他这怂样,每次都这么窝囊!”其中一个男生嘲笑道。

     “怂!!”大亮接着狠踹了一脚周乐的手臂。

     周乐忍着泪水缩成一团紧紧抓着书包,三个人连踢带踹毫不留情。

     “住手!!”

     三人被突如其来的喊声吓得停了手。

     秋山莲跑了过来,看到躺在地上的周乐骂了一句混蛋,二话不说对着大亮的脸挥了一拳。

     大亮被打的往后退了一步,捂着脸诧异又愤怒:“我操?!你他妈谁啊?一个小日本敢在我们中国人的地盘上牛逼了啊?!他妈的!哥几个,轮他丫的!”

     周乐吓得大喊:“你…你快跑啊!别…别管我!”

     秋山莲被大亮甩了一拳摔在墙上,三个人对他拳脚相加,秋山莲只好被动地抱头防御。

     “还手啊?!刚才你不是挺牛逼的吗?怎么这会就认打了呢?”大亮边踹边道。

     “来!给大爷喊声雅蠛蝶听听!哈哈哈你们小日本不是最喜欢喊雅蠛蝶雅蠛蝶的吗!哈哈哈哈一库一库雅蠛蝶!”另一个黄毛嘲笑道。

     周乐看着被人欺负的秋山莲哭道:“你…你过来干什么!你…你不应该…被…被打的…呜呜…”

     秋山莲忍着疼喊道:“还不赶紧跑,还在这干什么!”

     周乐抹着眼泪道:“我…我不!…”

     此时的南木正被一只喜鹊追的乱跑,他抬头望着还在他头顶低飞的喜鹊,双手挥舞,不耐烦地驱赶着这只缠人的家伙,怒骂道:“卧槽!有完没完!你追了我一路了!烦不烦啊!才修行一百多年就想成仙,找我求方法我也没办法啊!”

     那只喜鹊用尖锐的嗓音讨好道:“妖王!妖王大人!您不可能没办法啊!要不…要不您就让我喝一滴血~就一滴~”

     南木走到小巷里道:“得寸进尺!别以为我不杀生你就安全了,小心我拔了你的毛!直接喂白狼!”说罢南木一把拽住了喜鹊,顺手就拔了一根。

     喜鹊疼的啊了一声求饶道:“啊啊!饶命啊!大人!妖王大人!我错了!我错了 !我该死,原谅我刚才的失言!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求个方法,如果没有方法,您收留我当您的手下也好啊!”

     南木攥着喜鹊走到巷内没好气道:“不是说这地方所有的妖都归我管吗?你难道不是我负责的片区?”

     喜鹊精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道:“妖王,是这么说,我们都归您管,可是像我这样的小妖根本没有机会接触瞻仰您的英武尊容啊!我们每个妖怪族群都有统领约束着我们,想直接和您对话真是难上加难,我这是通过各种渠道才打听到您在这附近上学,才来找您的~我想直接成为您的属下啊!”

     南木“嘘”了一声:“你先别出声!我听到有人在说话。”

     往前走了一段,眼前的一幕让南木吓了一跳。

     周乐流着泪,眼里充满愤怒,双手握着一把美工刀指着大亮:“你!不…不许你伤害他!”

     大亮嘲笑道:“哈哈哈!还动刀了!你敢吗!你敢捅我吗!窝囊蛋傻结巴!我借你十个胆子哈哈哈!”

     周乐双眼通红听到这句话理性已经丧失了,大喊了一声就冲了过来:“啊啊啊啊!!”

     秋山莲大喊道:“不要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