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销烟
    “他来了。”

     “不…不可能,不会来的…”

     “怎么不会?你在我手上,他现在杀我的心一定非常迫切。”

     “真想看他见到自己最心爱的妻子尸体时的模样啊…可惜了…”江月楼的表情十分狰狞。

     “畜生!你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我颤抖着怒骂道。

     他一把掐住我的喉咙,恶狠狠地瞪着我:“你没资格这么说!当年他陷害我爸让我爸顶替他的罪名含冤而死,害我母亲跳楼身亡,甚至为了赶尽杀绝,连无关之人都不放过!我是恶魔?!!那他是什么?!他就是罪恶滔天的魔鬼!!”

     “还好老天有眼,让星阁替我死了,我活了下来!如果不是他那几个愚蠢的手下把星阁当成了我,恐怕我早就成了他枪下的冤魂!!”

     “…放…开我!…好难受…”我被他掐的快要窒息。

     他这才一愣,松手伸出食指摆了摆:“你还不能死呢,死了怎么看到你最信任的舅舅真正的嘴脸啊。嗯?他在你心中是什么伟岸形象?正义?公平?一脸的道貌盎然!可却在背地里做出如此龌龊不堪,罪恶滔天的勾当。”

     “今天我就扒下他那身人皮,让你看看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小杨…求求你…你快走好吗…他不可能一个人来,警察一定会来…放了我吧…你放了我,我不会说你的任何事情,你赶快离开这里…我知道舅舅有罪…可我不希望你的一生要活的这么痛苦…”我还在忍着毒品带来的痛苦不断哀求。

     “伪善。”

     “这是我最讨厌你的地方。”小杨轻蔑地扫了我一眼。

     “你其实很反感对人笑吧?明明很讨厌那些打扰你的人,很讨厌那些不得不去应付的同事,可你还是表现出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多虚伪。”他笑道。

     “不是!不是这样!…我只是不希望看到你出事啊!…”我急得哭了出来。

     仓库门被推开,一个高个男走到了江月楼身边恭敬道:“老大,带来了,一个人。”

     他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兴奋,握了握拳,肩膀有些微颤,顿了两秒:“带过来。”

     两个手下拿枪低着一个身材臃肿发型偏分,眉骨深凹,眼神透着狡黠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那人正是我的舅舅。

     “舅舅!快跑!…”我用仅存的力气喊出了这句话。

     话音刚落小杨手下就把我的嘴堵了起来。

     舅舅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只是走到了小杨面前略显吃惊道:“你…就是虞美人?…久仰久仰,没想到你…这么年轻。”

     小杨看着他:“胡长官客气了。”

     “这么做,坏了规矩吧?我几次诚心想与你们合作,都遭拒绝。不知我胡某人哪里得罪了你,杀害我的发妻,还绑了我外甥。”舅舅的表情十分阴沉。

     “我看上你家宝贝外甥了。真不错,细皮嫩肉,味道非常好。”小杨说着还舔了舔嘴唇。

     舅舅脸色铁青,压着怒火:“说吧,你想要得到什么?文件?免检,还是钱?”

     “我不要任何东西。”小杨微笑。

     舅舅一愣,警惕起来:“那你要什么?我与你有什么仇!?”

     “血海深仇。”小杨说罢便对着舅舅的肚子狠狠踹了下去。

     “这一天我等的太久了。”

     “其他的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你的命。”

     舅舅躺倒在地上吐了一口酸水,疼的呲牙咧嘴,连忙爬起来痛哭求饶:“饶命饶命!!!不知道我与你有什么深仇大恨!!我有钱!!我可以给你免检!!你要什么我全都给你!!求你放过我和韶华!!”

     “你是不是认为这个世界上什么事都可以靠钱和权来解决,才这么自信的敢一个人来我的地盘?”小杨说罢又给了舅舅一拳。

     “真不幸,你的算盘打错了。”他扣动了扳机对着舅舅的胳膊就是一枪。

     “啊啊啊啊啊!!饶命!!!饶命啊!!我什么都给你!!饶命啊!!”舅舅疼的嚎啕大叫,手臂流出大量鲜血。

     我被堵着嘴,看到舅舅受伤生命将要受到威胁,痛苦焦急万分,只能发出哀嚎,却什么都做不了。

     舅舅捂着手臂疼的整个脸都拧在一起,十分慌乱。

     他本以为可以通过交易交涉,缓兵之计,完全可以保住性命,没想到这个做生意的毒枭竟然是个疯子,根本不要钱财,只要性命!

     “江诚宇这个名字你还记得么?!”小杨厉声问道。

     舅舅满头大汗努力回忆着:“江诚宇…江诚宇!…是谁…”

     小杨从袖口甩出一把军刀对着他的大腿狠狠刺了下去:“这会儿想起来了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想起来了!!他…他以前是我的秘书!!”

     “好。那我问你,当年到底是谁走私的毒品?!是谁滥用的职权?!又是谁把赃款全部私吞!”

     “你…你是来报仇的……你到底是谁?!…该不会…不会是…”舅舅的眼珠乱转,嘴唇打颤,惊恐的脸上挂满豆大的汗珠。

     “对,我还活着。”江月楼咧开嘴,笑了起来。

     别墅关卡。

     三辆路虎迎面行驶而来,李琳琅和几名手下打头阵,关古月开车带着其他人在他们身后掩护,白狼决明子紧随其后。

     李琳琅看了看别墅前的铁质栅栏,按了一下耳机,淡淡道:“闯进去。”

     活音刚落,三辆路虎对着栅栏直接撞了上去,关古月把头探出车顶,抬起枪对着别墅二楼的人,扣动扳机,一枪毙命。

     “yes。”

     “抄家伙!!!”保镖们集体端枪跑来,快速进入备战状态。

     “他妈的!!他们怎么找到的这?!!!快去通知716!!!”小头目急得骂街。

     李琳琅从车窗端枪不由分说便开了一枪,直接削掉了最早冲上来的那人脑壳。

     这一枪点燃了战火,关古月带领手续集体下车与对方展开恶战。

     白狼盯准关卡后方的机枪手位置,成z字形跨步躲过子弹闪身到机枪前,还没等枪手反应,它便已经咬住了对方的喉管,那人挣扎几下后便断了气。白狼松口,直接用手握住枪管,轻松发力将其融化成为一滩废铁。

     决明子直接从车上跳下,四爪落地快速奔跑一跃而起,跳落在另一名机枪手面前对着他舔了一圈嘴巴:“好久没吸人精魄,这里的个个都是极品啊喵~”说罢便瞪了机枪手一眼,定住对方,展开手掌死死掐住那人头颅,用嘴吸走精气。没过两秒那人眼神便涣散无光,面如死灰,没了呼吸。

     决明子打了个饱嗝:“还不错~”

     李琳琅的准星瞄准远处的狙击手,干脆漂亮的爆头。

     关古月快步跑过来:“快!上车!!去找仓库,支援木头!!”

     李琳琅和三名手下打开车门,坐稳踩了油门,后备箱内就是炸药,关古月和其他手下为他断后。

     决明子和白狼飞走在枪林弹雨中,毫发无损,短短几分钟内便把冲来的几十人快速团灭。

     李琳琅开车冲向别墅大门,门栏被撞得断裂,直闯了进去,他急打方向盘,把车掉头撞飞三名保镖。

     李琳琅拿了两把小口径的枪,打开车门冲了过去,手下在他身旁掩护。商陆也带着手下走出来直接给机枪上了膛,气急败坏地破口大骂:“妈的!不知死活的东西!!!”

     机枪对着李琳琅乱扫了一通,但他反应极快连着打了好几个滚避开子弹,躲到了墙后对手下吼道:“保护好东西!!”

     李琳琅的手下被扫射死两个,另一个躲在别墅墙外的一端,正想办法把炸药赶紧带出。

     商躲在大理石柱后怒骂:“废物!一群废物!!能让他们闯进来还闯到这里!!都他娘的废物!!!!”

     李琳琅端枪瞄准,对着商陆的肩膀就是一枪。

     “我操!…”商陆疼的一咧嘴,被冲劲打的坐到地上,眼睛透着杀气:“给我蹦了他!!!!”

     南木听到枪声立马紧张起来:“他们来了。”

     他看了一眼刺猬:“你快走吧,刀枪无眼,不要受伤。”

     刺猬点了点头,担忧的看了一眼南木,快速离开了这里。

     南木呼了口气,从脖子里掏出蓝色叶子玉坠,紧紧握在手里:“伽蓝,我需要你。”

     等了一会儿没有动静,南木有些急了:“拜托,帮帮我,之前是我态度不对,这次你一定要帮我!”

     “好吧。”一个干净纯粹的男孩声音道。

     话音刚落,玉坠发出一道蓝光,瞬间伸长变成一把剑气逼人、约一米的长刀。

     南木握住刀柄感激道:“谢了!”

     “别客气,主人。”刀身上的淡蓝字体显示出了这行字,还有个笑脸,这次是宋体。

     南木提刀一路冲向别墅,大量保镖都集中到这边,仓库四周也增加了人手。他看到李琳琅和手下正在与对方激烈交战,心脏提到了嗓子眼。

     正当他要赶过去时,就在他的眼皮之下,李琳琅的腹部突然被子弹击中,整个人被冲力弹到了五米开外的地方。

     南木瞳孔缩了一下,瞬间移动到李琳琅身边快速把他抱起,躲到别墅后面一个较安全的位置。

     李琳琅疼的皱眉,吐了口血:“你…你…”南木的脑海里突然闪现了伊凡中枪死去时的样子,心脏骤停了一秒,浑身颤抖。

     “不…不行…不!…别…别死!”

     南木嘴唇有些微颤,表情阴沉的可怕,急得大骂:“你的手下是饭桶吗!不是说让白狼他们保护你吗!!为什么偏要自己冲!”说完双手连忙按住他出血的腹部,手一直在颤抖。

     李琳琅的气息开始微弱,缓缓抬起手放到南木还在颤抖的手上,紧紧握住他:“我…我不放心你…”

     南木一愣,听到这句话,再不想顾忌自己是妖的身份,心里针扎的疼,眼里的泪水溢出:“咬咬牙,忍着!”说罢伸出右手,用手指快速伸进伤口,把李琳琅腹部的子弹给夹了出来。

     李琳琅疼的大口喘气,额头挂满汗珠,剧烈的痛感渗的嘴唇惨白:“别…别管我了…快去…去把炸药取出来,炸…炸仓库!…”

     南木浑身发抖,伸出手臂用刀划破,将流出的淡蓝色血液直接滴到了李琳琅受伤的腹部。

     李琳琅看到南木血液的颜色一惊:“你……”

     伤口快速愈合,不一会儿他的腹部又恢复了正常的肌肉组织。

     南木整个人瘫坐了下来,松了口气,犹豫了几秒。

     抬起头认真对李琳琅道:“正如你所见……我…不是人类,而是…妖…”

     说完又把手臂上残留的血对上李琳琅的嘴唇:“…已经顾不上解释这么多了,以后…再细说。把它咽下去,我的血可以治愈任何伤口。”

     李琳琅低头看着刚才还是血肉模糊的腹部,现在就已经完全愈合,瞪大双眼不可思议地盯着南木,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南木催促:“快喝,不然一会儿就愈合了。”

     李琳琅一把握住南木纤细的手臂,轻轻吮吸上面的血液,认真望着南木。他很吃惊,南木的血入口并没有丝毫腥气,竟还有一丝甘甜,就像植物瓜果的汁液一样,甚至有些好喝…

     他用舌头把南木手臂上的血舔净,搞得南木有些痒痒,但也没说什么。

     蓝色的血液流入他的身体,心脏跳动突然加快,呼吸也顺畅许多,一种莫名的安心感油然而生。

     “你感觉怎么样?”南木抽回手臂紧张道。

     “…我好像没事了…你的血好厉害…就像神仙甘露一样…”李琳琅回过神道。

     南木的脸上挂着泪咧嘴笑了起来,紧紧抱住李琳琅又推开他:“…太好了…只要你没事就好…活着…就好…”

     李琳琅心跳的很快,不知道是因为南木血液的作用,还是被他抱着的原因,久久不能释怀。他抬起手抹去南木脸上的眼泪,突然有些心疼。

     南木起身,握了握刀微皱眉头:“你先在这休息,其他的就交给我吧,我不希望再看到你出事……”

     他顿了顿又道:“之前你不是问我为什么可以躲开那么快速的子弹吗?现在我回答了你。而你是第一个知道我是妖的人,还请…为我保密。”

     李琳琅虽然早从白狼口中得知了南木的身份,却并没有说破,而是郑重地点头:“你放心,我不会跟任何人说。”

     南木看了一眼他,会心一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不害怕这件事被你知道。”

     “我信你。”

     南木握住刀柄,转身走向别墅,李琳琅望着他的背影看的出了神。

     “小心…”

     白狼的嘴角沾满鲜血站在保镖中央挑衅地笑着,决明子从一堆尸体中爬了出来,甩了甩脑袋,拍着肚子满足地咂着嘴巴。

     南木跨步走来,伽蓝刀划着地面,发出“次次”的响声。

     他轻松避开所有向他射来的子弹,径直走向别墅,看到不远处躲在一旁正在处理肩上枪伤的商陆,握紧了刀柄。

     保镖们吃惊望向不知何时闯进来的南木,慌乱开枪,却怎么也射不中他,所有人都开始恐慌,看到眼前的一幕,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个人竟然是个打不死的怪物!!

     商陆看到南木的脸更像是见了鬼一样:“你你…你不是死了吗!!不是埋了吗!!??怎么还活着??”

     南木没有说话,一瞬闪身到商陆面前冷冷的看着他,商陆吓得双腿发软,说不出话。

     南木眯眼一笑:“我回来找你索命啊。”

     话音刚落,南木的刀便插进了商陆的胸膛,他缓慢转动刀柄,刀尖在商陆的内脏里搅动。

     商陆的眼瞪得很大,痛苦的挣扎着,疼的整个脸都憋青,面部肌肉扭在一起,一口气没提上来,开始大量吐血,想说话却什么都没说出来,便咽了气。

     南木冷眼看着他死掉的过程,似乎有些失望。从他体内拔出刀,甩干净上面的血。

     低语了一句:“伊凡…我杀了他…我杀了人…”

     南木愣神了几秒,转身恶狠狠地看着周围的保镖。

     “你们都该死。”

     保镖们回过神来,内心极其恐惧,集体条件反射地开枪一顿乱射。

     南木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内,一跃而起至空中,对着一人后背直接砍了下去。

     此时的迦蓝刀上突然显示出了一行黑体字:“呸,这血好脏。”

     南木轻轻落地,握刀放平于胸前,用手把刀锋上的血擦净,对着三个保镖,快速将刀轮了过去,三人瞬间皮开肉绽,鲜血直淌,倒了过去。

     “呕…”迦蓝刀身上又显示出了字。

     南木看着伽蓝刀咂嘴无语:“喂,你能不能配合我先忍一下?你一个刀洁癖个什么劲儿啊?!”

     “主人,他们的血都是酸的,好恶心。”伽蓝刀上显示道,这次是行书。

     “忍忍了啦!”

     地下仓库。

     “老大!!老大不好了!!!情况不妙,巢被人剿了!!”一名手下慌忙来报。

     小杨看着地上苟延残喘的舅舅狠踹了他一脚:“追踪器在哪儿?”

     舅舅被注射了大量毒剂和杜冷丁,身体开始痛苦抽搐,神志不清,根本说不出话。

     小杨反手就给了手下一巴掌:“怎么搜的身?就没想到他会把追踪器塞肉里么!蠢货!”

     手下连忙解释:“不是,老大!来砸场的不是条子,是…是道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