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小偷
    <!--章节内容开始-->    “子安…子安…”

     “谁?…你是谁?…”

     “子安…不要负我…”

     “…别…别走!!”李琳琅从梦中惊醒,一身虚汗。

     他最近总是在做相同的一个梦,梦中的女子看不清模样,声音空灵,遥远,仿佛是在另一个世界。

     每次听到她的声音,心中都会莫名泛起一丝苦涩,甚至隐隐作痛。

     “子安?…”李琳琅百思不解,根本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以前很小的时候做过一次这梦,后来一直都再没有梦到过她,不知为何,最近这个梦出现的频率越发频繁。

     李琳琅摇摇头,躺下翻了个身,不再去想。

     雨天。

     天气转凉,气温越来越低,眼看就要入冬。

     关古月坐在一家很高档茶楼里喝着烧酒。南木白了他一眼:“你有病吧?放着这么好的龙井不喝,喝什么酒啊?”

     楼外细雨绵绵,这时候的雨,最是阴冷。

     茶楼内设古典,透着明末清初的格局韵味。桌椅选的都是上好的红木雕刻,价格不菲,花纹精致典雅。天顶和墙壁上画着精妙绝伦地水墨山鬼图,缥缈诡异,空远而灵动。

     “茶楼里喝烧酒,别有一番风味,你懂什么?”关古月说着又小抿了一口。

     “行行行,您真高雅我不懂。说吧,没事儿你不会主动找我,又要出什么幺蛾子了?”

     “有点耐心,先一起看个‘艳舞’。”关古月挑了挑眉。

     “艳舞?茶楼里?你咋不说这是夜总会呢,还可以来个脱衣舞。”南木嗤鼻。

     话音刚落,一楼靠南的讲台帷幕后面走出来一个人。

     此人一头深栗色长发,留着一条细长搭到胸前的麻花辫,中分刘海,脸庞清秀,细眉桃花眼透着盈盈秋水,朱唇素齿,云容月貌。

     身着一袭墨绿长衫褂,褂上有银色丝线精细绣着几朵梅花,绿中透着点点雪白,冷清又不乏生的希冀。

     真是个美人儿胚子。

     “上回书说道,那陈圆圆‘出群姬调丝竹,皆殊秀。一淡妆者,统诸美而先从音,情艳意娇。’惊得吴三桂直叫‘不觉其神移心荡也。’只可惜圆圆命不由主,下嫁于那吴三桂后,虽说受其三千宠爱在一身,不料却红颜命多舛,后又被那刘宗敏所夺,一介柔柔弱弱小女子,却成了男人们争争抢抢的包袱东西,内心啊,苦不堪言。吴三桂本欲归降,后得知圆圆被夺,冲冠一怒为红颜…”此人声音清脆响亮,又温润悠扬,故事从他口中娓娓道来,韵味十足。

     南木一惊:“这是个男的?…不听声,我还以为是漂亮姑娘呢…艳舞在哪儿呢?他不是在说书么?”

     “哈哈哈,别急别急~你不是也总被人当成姑娘吗?是不是特别感同身受啊~”关古月坏笑道。

     南木白了一眼,没搭理他,继续认真听书。

     只见那说书人展开折扇,开了嗓,唱了起来:“‘妾身自幼凄苦,零零丁丁,勤学技艺,盼有朝一日能遇那心上之人,可偏被圣上生生抢去,又辱妾身红颜祸水,冷落待之呀…不得已离了琉璃宫,伤心欲绝……辗辗转转,转转辗辗,却始终得不到那一颗真心…’”说书之人的歌声婉转,唱的情真意切,颇为生动。

     “怎么讲着讲着故事,咋还唱开戏了?他唱的哪儿的方言?我怎么听不懂?”南木不解。

     “孤陋寡闻。人家唱的不是戏,是曲艺,莲花落。你就整天知道拉你那西洋玩意儿,传统小曲儿都不懂。”关古月嫌弃道。

     “我天天忙活自己这口饭吃都忙不过来,哪像你关大公子有闲心去大雅啊!”南木切了一声。

     拿一把普通的折扇在说书人手中仿佛成了具有灵性的尾蝶,随着他舞步的转动,翩翩飞起又飞落,举步如柔风,齿启似夜莺儿鸣,一转身,一回眸,惊艳四方。

     “皓齿乍分寒玉细,黛眉轻蹙远山微。美吧?”关古月抿了一口酒。

     “…的确很美,怪不得叫‘艳舞’,这扇子舞跳的还真是美艳绝伦…难怪听书的客人这么多…”南木看的两眼发直,不停赞叹道。

     说书人一曲唱罢,抿嘴一乐,摆袖作揖,下场退去,回了后台。

     “怎么样?带你来这儿喝茶有意思吧?以后这种地方你得常来,不要天天只知道到处打架斗殴。”

     “我在你眼里就这个形象?你还认我这个老大吗?好歹我也是懂音乐的人好吗?你哪只眼见我天天打架了啊。”南木不悦道。

     “难道不是?”关古月调侃。

     “行了,你南哥哥我可没时间跟你吵架,哎~你告诉我那个唱曲儿的角儿叫什么……”南木话还没说完,只见那唱曲儿的说书人已上了二楼,径直朝他俩走了过来。

     “我叫鱼融,见过二位,有礼了。”说罢拱手一拜,抬头礼貌微笑。他的声音靠近一听,更是宛若天籁,干脆清澈。

     “圈子里的人都叫他鱼玄机。”关古月道。

     “鱼玄机…不是女的吗?唐朝的女诗人好像也叫这个?不过是个好名字,都是多才多艺…您声音跟百灵鸟似的,唱得真好听。”南木点头回礼。

     “南爷过奖,玄机之名愧不敢当。不过是大家冠的名儿,谬赞了,首领您不嫌弃就好。”鱼融谦虚一笑。

     南木听到他称呼自己南爷还叫首领,吓了一跳:“别…别乱叫,我叫南木,不是什么南爷。”

     关古月看着南木躲闪的样子笑出了声:“噗,木头你别装了,这是咱们自己人,他是最近才加入的百鬼团。是你的人。”

     鱼融微笑着对南木点头:“对,南爷,这家茶楼是我开的,以后您如果有什么吩咐随时来找我,有求必应。”

     南木喝了口茶压压惊,一把搂过关古月在他耳边小声道:“什么情况?!这么土豪的人你咋勾搭上的?对方什么底你摸清了吗?有什么目的?”

     关古月不可思议地看了一眼南木:“木头,你开始长脑子了,不容易。”

     “放心吧,知根知底的正经生意人,至于有什么目的你还是亲自问他吧。”

     “我就知道!哪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也就司马相如那种钱多烧的才会大把到处扔人民币。”南木没好气道。

     “你还好意思说?要什么面子啊,咱们团里经费那么紧张,你买个色相,倒是让他出钱啊,省的我到处拉人忙活了。”关古月埋怨道。

     “去你大爷的!你说的轻松,他可是我同学,低头不见抬头见。再说了哪儿能白要人家的,他勾搭我的目的本来就不纯,有时候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真的看上我了…哪儿能真找他要钱啊。”

     “别说,我也觉得这小子对你有意思。”关古月调侃道。

     “边儿玩去。”

     “二位商量好了吗?”鱼融咳了一声。

     南木回过头直截了当道:“别拘束,坐吧。”鱼融哎了一声乖乖坐下。

     “就叫你阿鱼吧。阿鱼,说说你的要求,如果我能帮到你,一定会帮的。”南木淡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把茶杯放下,霸气的看着鱼融,双手交叉。

     鱼融一愣,眯着的眼睛也睁了开来:“果然是百鬼团首领南爷,有魄力,说话干脆直接!我认得这个老大看来没有认错。”

     南木早听惯了这种场面话,淡然一笑:“客气了,都是一家人了,有什么就直说吧。我能做到的话,决不推辞。”

     秋山莲陪周乐一起去了白狼安排周乐母亲住宿的宾馆。

     白狼开门,他们进了房间,床上躺着的女人还在熟睡。秋山莲搂着周乐的肩膀安慰道:“没事的,会好起来的。”

     周乐咬着下嘴唇点点头,走到自己母亲床前。白狼站在一旁说明情况:“她的毒瘾已经戒掉了,只要不让她再次接触,就不会再犯。”

     女人被说话声吵醒,坐了起来:“谁来了?…”

     周乐犹豫了几秒,还是结结巴巴地说了出来:“妈…我…我来看…看看你…”

     女人斜了周乐一眼,一脸鄙夷:“你个傻子来做什么?”

     秋山莲一听有些不悦:“你…”周乐拦住了他:,摇摇头“没…没事…”

     “妈…妈…现在…你…你的毒瘾…戒…戒了…不…不能和…和我一起…回家吗?”周乐哀求。

     “回家?!呸!我不认你这个傻子!”

     “你还好意思说?你知道我因为生你养你这么多年受了多少苦遭了多少人的白眼吗?要不是你残疾,孩子他爹能不要我吗?!我能混到现在这个地步吗?!那个家还是个家吗?!”女人情绪激动地大骂,嘴脸可怕又无耻。

     周乐虽然从小到大都在听这些话,早已习惯,可当许久微听,再次听到时,母亲话里的每一句、每一个字仍像是针扎一般刺痛在他的心里,宛如在炼狱般痛苦。

     他的嘴唇发抖,眼中泪水打转:“对…对不起…可…可我没…没有选…选择的…权…权利…妈…我…”

     “啊?你还哭?还委屈!你就知道哭!要不是你累赘我这么多年,我早改嫁了,早知道有你这么个残疾拖累,就不该生你,生下来就把你给掐死!废物!我怎么就生出的你…”

     “够了!”秋山莲用双手捂住了周乐的耳朵,可以感受到他整个身子都在发抖,不停抽泣。

     秋山莲眉头一皱,心疼道:“他是你的孩子!千万般不好,就算有先天不足那也是你的家人啊!你怎么能狠下心用这么恶毒的话说他?!更何况你还吸毒,有什么资格这么说他?!”

     “你谁啊?!我儿子我想怎么骂就怎么骂,我把他卖了你也管不着!外人还管起闲事来了!呸!”

     周乐抽泣的声音越来越大,女人的谩骂声也越来越高,两种尖锐的声音交杂在一起,让整个狭小的屋内气氛压抑的快要爆炸。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受够了啊啊啊啊!!”周乐怒吼一声,哭的双眼通红,脸上挂着泪痕,空洞的眼睛死死盯着他的母亲。

     这一举动吓得所有人一愣。

     周乐擦干净眼泪,冷冰冰地说道:“我受够你了。”

     “凭什么就因为我口吃,要被你这样一次又一次,年复一年的侮辱?凭什么我打工挣的钱要一分不剩的都给你买了白粉?我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傻子?难道我的命就这么不值钱,说被你拿去卖器官抵债,就要丢命么?”

     “自私堕落贪婪,最无耻的人是你吧?”

     周乐说这些话时一句都没有结巴,一字一顿,十分流畅。表情眼神,语气和声音似乎都变成了另一个人,冷漠到让人发寒。

     “既然你说没有我这样的孩子,那我从此也就再没有你这样的家人。这样很好,我终于可以摆脱这种痛苦了。”周乐说到这轻笑了一声,似乎是在嘲笑自己的人生,也在嘲笑眼前这个可以连亲情都能抹去的女人,他已经心灰意冷到了极点,内心如冰。

     “一直以来我所承受的痛苦还有帮你过瘾的钱,当是还了你生我养我的恩情。”

     “从此你我断绝母子关系,老死不相往来。永不相见。”周乐冷漠地说完这些话,看了还没回神吃惊不已的母亲最后一眼,拉着同样惊讶的秋山莲出了宾馆,再没回头。

     白狼笑了:“女人。你连自己儿子都不要,如此糟蹋,还能怪谁。真可惜主人浪费了那一滴血。今后你是死是活,好自为之。”说罢便出了房间。

     只留下她孤独地坐在床上,愣愣回想着自己孩子刚才说过的话:“他竟然没有结巴…”惊醒回神,悔恨之余,又追了出去,可惜他们早已上车远去。

     “乐乐!乐!妈妈错了!…回来啊!…”而她的声音也再传不到自己孩子的耳里。

     车内。

     秋山莲望着周乐,担心道:“小乐…你没事吧?”周乐苦笑:“没事,抱歉,吓到你了。”

     “你…说话怎么突然好了…”秋山莲的表情还很吃惊。

     “有过这么两三次。只有我在特别愤怒的时候,说话就不结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这种极端的情况,我才不会口吃。”周乐的眼神透着苍白无助,整个脸十分憔悴。

     “原来如此…那,也许你的口吃就这么治好了呢?”秋山莲听到这个情况心里还是有些窃喜。

     周乐摇了摇头:“没用,只有暴怒的情况下我才会这样,心情一恢复平静,我说话依然会结巴。”

     秋山莲一听,立马拉住周乐的手:“那我宁愿你一直结巴下去,也不要让自己生气。我不在乎你口不口吃,你就是你,无论你是什么样子,都是我最喜欢的那个单纯善良的小乐,不会改变我对你的任何看法。”

     “莲…莲…你…”周乐听到他这么说,心里的悲伤和愤怒顿时烟消云散。

     他哇的一声大哭了出来,扑到秋山莲的怀里不断抽泣:“我…我好难过!…为…为什么她要这样对我…明明…是…是我的家人…可…可我唯一的家…家人都…都没有你…你对我好…为…为什么…”

     秋山莲心疼地摸着他的头安慰:“别伤心了。哭出来就好了,哭出来会没事的。我就是你的家人啊,别提她了。她不再是你的家人了,从今天起我会照顾好你,绝对不会再让你伤心难过,相信我。”

     “真…真的吗…”

     “嗯,相信我,说到做到。”

     “…你…你…太…太好了…”周乐感动道。

     “说实话刚才听你说话那么顺溜我还不习惯了,还是习惯现在的你。”秋山莲温柔地看着周乐。

     “嘿…嘿…”周乐笑了。

     茶楼。

     “你…小时候走丢的妹妹?她叫什么?长啥样?”南木问道。

     “不是走丢,是被人贩子拐跑的。她小名叫玉儿,全名不知道,只知道叫玉儿,那时候我才六岁,玉儿四岁,不记事。我被人拐到了班子里学了艺,她被拐到了哪里不得而知。”鱼融说到这里眉头微蹙。

     “这上哪儿找去啊?简直大海捞针!她身上有啥特征不?就是电视上演的胎记啊项链啊还有什么明显特征啊?”南木挠头。

     鱼融悲伤地摇摇头:“什么都没有,我连她的全名都不知道,只知道她是我的妹妹…”

     关古月放下酒杯,语气有些心疼:“那你的父母呢?”

     “我俩就是因为跟父母走丢了才会被人贩子给拐了去。”鱼融说到这擦了擦眼角。

     “你今年多大了?”南木问。

     “二十一岁。”鱼融答道。

     “我靠,这么年轻就当了老板…我重点错了。也就是说你的妹妹今年才…17?和我一般大啊!…”

     这可怎么办,南木发愁了,姓名模样特征、信物,什么都没有,人海茫茫,这该去哪里找一个失散了十几年的小妹妹去啊。

     等等,我可是妖啊,还是妖王。随便找几个会窥探人记忆能读心的妖怪打听一下不就得了?!

     南木想到这里,又一次为自己的主角光环和机智点了个赞。于是一口答应:“行吧,这个事儿我包了。说说你的条件吧。”

     鱼融一听大喜:“不愧是南爷!请受鱼某一拜!”

     南木连忙摆手:“哎呀我的天,都啥年代了,拜什么啊,别客气别客气,记得掏腰包就行。”

     “以后这个茶馆只要是你南爷来永久免单,百鬼团的兄弟们缺什么少什么要用什么,随时招呼我,我全权负责。我家的车您随便用,一切都好商量。”鱼融甩开了折扇笑道。

     南木转了转眼珠子,拍了一下他肩膀:“以后大家就是兄弟了!说话不用这么客气!”

     “拜见南爷!”鱼融虔诚地作了一揖。

     出了茶楼。关古月担心道:“木头,咱们团里的人是多,人脉也比他广,可是就知道这么点的信息,根本找不到她妹妹啊。”

     南木嘁了一声:“那你当初别答应啊!贪这便宜,现在把这烫手的活儿给拦下来了,你还能怎么办?再跑回去跟人家哭怂,说我没这个本事了啦~对不起哦么么哒~切。”

     关古月把手插口袋里:“我是看他可怜…哪儿知道会这么难啊,当初要知道这么麻烦,不就不答应了吗?怪我啊,那你刚才你还吹什么牛,你大可以拒绝了啊。”

     南木伸出手,指着关古月:“你啊你,色心不改。我看你是看上人家柔柔弱弱又漂亮了吧!没法说你了。放心吧,既然你南哥哥敢拦下这个活儿,就有能力把它给办成。”

     “别瞎说!我看上一男的干啥!”关古月急道。

     南木一笑,大摇大摆地走到了关古月的前面。

     关古月叼上一根烟耸耸肩:“反正有你忙的了咯。”

     夜晚。

     秋山莲看了一眼手机消息,删除了短信。他走进一家日式料理餐厅,走到一包间门前,拉开门,看到屋内坐着一个脸上有疤痕中年男人。

     秋山莲把推拉门带上,走到男人对面盘腿坐下。

     “秋山组长!好久不见!您还好吗!”男人低头一拜行了大礼。

     秋山莲点点头:“恩,你怎么来中国了。”

     “六代目有任务交代给您。”

     “短信里不是已经交代清楚了么,为什么还要你来?”秋山莲十分不悦。

     刀疤男子一时语塞:“这…”

     秋山莲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闪过杀意,从袖口划出一把短刀,踏上桌子把刀架在刀疤男的脖颈,这些动作也就是几秒的时间。

     他声音低沉可怕,带着威胁:“是头儿不放心我?还是你不自量力?!”

     刀疤男吓得额头冒汗:“组长息怒!属下也是奉命而来,是…是来帮助您的,这是六代目的意思!…”

     秋山莲看了看他的反应,不像是假话,将短刀收回,一把掐住他的手腕反拧过去,疼的刀疤男使劲咬牙。

     “他果然还是不信任我。”秋山莲鼻腔发出轻哼,语气透着一丝失落。

     相南酒吧。

     酒吧生意不错,司马相如待客热情,左右逢源,短短几个月营业额直线上升,店内生意红火,很多圈内公子哥也都慕名而来。

     南木却心不在焉地擦着玻璃杯,回想起之前倾蓝出现的情景暗暗思索:“如果我再喝一次酒,她还会不会出来呢…”

     “嘿小南南!~想什么呢~”司马相如走过来在他眼前打了个响指。

     “我在想你。”南木一本正经的调戏道。

     司马相如瞬间兴奋到两眼放光:“嗷!我的小南南竟然会说情话了!砰!会心一击!”说完捂住心口一脸陶醉。

     南木摇摇头:“真不禁撩。”

     “最近总觉得你心不在焉的,说说吧南爷,遇到什么事了,我看能不能帮你~”司马相如不正经的把胳膊搭在南木肩上。

     “相如,我问你,假如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不是你自己,其实你是另一个人,而那个人的事情总是围绕着你,你无法脱身。你到底是应该选择做自己,还是把另一个自己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儿一并解决?”南木认真道。

     这个问题把脑容量小到只知道泡妞的司马相如给问着了,他听的有些晕乎,眨巴了下眼睛,摇了摇头:“啥?啥玩意儿?什么我不是我,又是另一个我的?小南你没事吧?要不要去看心理医生|?”

     南木叹了口气:“算了算了,会问你这个问题,我的确是脑子有事了。”

     “我虽然不知道你在为什么烦恼着,但是小南你听好,你不需要因为不是自己或者自己改变了而纠结苦恼,人都会变,没有人是一成不变的。”司马相如收起贱贱的表情,突然改了语气,认真了起来。

     “只有那些不求上进自甘堕落的人才会嘲笑别人的变化,厚颜无耻地说‘你变了。’因为他们懒惰自私,所以也想用卑鄙的方法来讽刺你攻击你的心理防线,让你也变得堕落,不再进步。”

     “南木,你就是你,独一无二的你。只要做你觉得对的,只要你的心和信念不变,你就是最好的。”司马相如说完微笑着递给南木一杯果汁。

     南木呆呆地听完他的话,有些吃惊:“我靠…相如,是你吗?!你脑子被门夹了?竟然会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你怎么了?不行,是不是被人改造了?我得摸摸你的脑袋…”

     南木开心地使劲揉了揉司马相如的头发,把他痒的咯咯直笑:“嘿嘿~小南别闹啊~好痒呀~”

     刚说完,他趁机抱住了南木,在他耳边小声低语:“别烦恼,我最喜欢看你笑了,以后多笑笑。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告诉我,虽然可能帮不上什么,但会努力去帮。我一直都在。”

     南木有些害羞,听到这些话还是很感动:“都是大男人,说这些肉麻的干啥,知道啦。”

     李琳琅刚好进酒吧来找南木,一眼就看到他俩抱在一起,皱了皱眉。

     快步走来一把拉开南木,冷冷看了一眼司马相如,毫不客气道:“你还嫌班里的风言风语少么?”

     司马相如勾起嘴角,话里带刺:“有意思。你李七爷什么时候也爱管起班里的闲事了?小南在你心中原来就是这么个形象?”

     “小南?”李琳琅抬头盯着司马相如,感觉他俩下一秒就能打起来。

     南木赶紧打断他们:“你俩能不掐么?怎么又开始提这个了?跟哥们抱一下又没啥。”

     “行了行了,高冷君我们出去说。相如,我的确还有事儿,今天得提前走了。”南木嘟嘴合掌抱歉。

     说完直接拉着他出了酒吧,李琳琅回过头对司马相如挑衅一笑。

     “切,得意什么。”司马相如不悦地咂嘴。

     出了酒吧。

     李琳琅走在前,南木在后。马路上来往的车辆行人很多,声音嘈杂。

     李琳琅突然停下,南木走的猝不及防撞到了他的后背:“哎我去,你咋突然停下了?”说着揉了揉脑门。

     他转过身看着南木:“上次没来得及谢你,谢谢。”

     南木饶有兴趣地问:“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谢我?打算怎么谢?”

     “你说要求,我都会满足你。”李琳琅把手从口袋里掏了出来。

     南木摆了摆手:“还是算了吧~只要你帮我保密就行,别的东西我也没什么想要的。”

     李琳琅看了眼南木的头发:“你…到底是什么妖?”

     “准确来说…我就是个普通人,但是我的魂魄却是个树妖。”南木坦然道。

     “树妖…那你活了多久了?为什么又要当人呢?…”

     “高冷君,我就是个人啊!我就是个普通人!我本来和你一般大啊,但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灵魂突然就成了树妖……而她的年龄大概是五千岁左右。”南木无奈道。

     李琳琅吃了一惊:“…五千岁!也就是说你是个普通人的身子,但灵魂却是树妖对吗?”

     南木不耐烦地点点头:“对对对,没错,就是这样。”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会变成妖怪?”

     “这也是我想问的,可这是个迷。”南木摊手。

     “真不可思议…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你救我,我会觉得你是个疯子。”李琳琅道。

     南木笑笑:“是吧,我也觉得作者是个疯子。”

     他们正谈着,路边突然有人大喊:“小偷!!!抓小偷啊!!!她偷了我的包!!快拦住她!!”

     话音刚落,只见跑的飞快一女孩从南木身旁闪过,她还刻意看了南木一眼,南木的视线也正好与她对上。

     “啧。高冷君,有事儿回头再说!”南木喊了一声朝着那个偷包的女孩快速冲了过去。

     “站住!!!!”

     李琳琅一脸懵逼地站在原地,看着跑远的南木叹了口气:“爱管闲事的臭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