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一管血
    “哎你听说没,最近咱们学校已经丢了仨了!”

     “听说了听说了!吓死人了!我现在放学都是我爸接!”

     “说是就在后面的小道给劫走了!太他妈吓人了…”

     南木背着书包走到校门口叹了口气:“什么世道。”

     白狼拍了拍南木点头示意前方:“主人。”

     南木顺着白狼的视线看到站在校门口正在对自己笑的张笑天,莫名打了个冷颤:“他不会是在等我吧…”

     果不其然,当南木的视线和他对上时,张笑天立马挥手大喊了一句:“美人儿!”

     “卧槽。”南木骂了句,一个箭步冲过去,把他拉到一旁:“你有病啊!叫名字不行吗!”

     白狼站在南木身后,警惕地盯着张笑天。

     张笑天嘻嘻一笑:“还不是因为你长得好看嘛~好啦好啦不开玩笑了,南木,有时间吗?”

     南木怀疑地瞟了他一眼:“干啥?有事?”

     “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在一个场子办了私人音乐会,都是一些爱好乐器的朋友聚在一起玩,想请你去,一起凑个热闹。”张笑天爽朗笑道。

     南木犹豫了一下:“啊?…不太好吧,音乐会啥的听起来那么高端,人家都是专业级别的,我一个业余爱好的,不太敢去班门弄斧。”

     张笑天啧了一声:“哎呀,那不正规大部分都是业余的。你这么胆小干什么?你的演奏超棒的好吗,对自己要有点自信,再说了就是去玩玩,怕什么。对了,那里还有专业老师,可以免费指导哦~”

     南木挠了挠脸,一听有免费有些心动,于是道:“免费啊…那就跟你一起去凑个热闹咯~我朋友,白狼。他能一起去吗?”南木指了指白狼。

     张笑天瞧了一眼白狼:“上次公园见过。你朋友就是我朋友,当然没问题,走吧~”

     说话间南木三人已经坐上出租车。

     “你为什么愿意和我交朋友?”南木直截了当的问。

     张笑天回头笑道:“噗,还真直接。因为你美啊~”

     白狼笑着摇了摇头。

     南木白了他一眼:“有病。你怎么跟那个公子爷一个德行?”

     张笑天眨眼:“公子爷?哪个公子爷?”

     “一个人的外号。我们班同学,也是我同桌,叫司马相如。他的名字。”

     “哈哈哈哈哈哈司马相如!!他有病吧?!真叫这个名?!中二病吧?”张笑天笑的直拍大腿。

     南木点头:“对,真叫这个名,大概是他父母很崇拜这个辞赋家,希望他能有墨水吧。我第一次听到他名字差点笑出声,还好忍住了。”

     张笑天擦了擦笑出的眼泪:“有趣,真是有趣。有机会一定认识一下。”

     出租车后面不远处,有几辆轿车似乎贴的他们很紧。白狼注意到了,微皱眉头,示意南木。

     南木不以为然的撩了下眼皮小声道:“没事。”

     没过一会儿出租车停到了一间私人会所门前,三人下了车,一起进了这个面积和足疗馆差不多大的小会馆。

     馆内装潢普通,灯光昏暗,桌椅摆设都很复古,墙上装饰着一些老旧唱片,和一些音乐海报,空气中弥漫着香烟和松香的气味,闻起来有些刺鼻。

     进了内厅,悠扬的钢琴声传来,吸引了南木的注意力,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的小男孩正在很用心地弹琴。

     张笑天拉着南木坐下,白狼坐在他们身后。会馆人多,地方不大,小桌过道几乎是人挨着人,有人喝着小酒听着曲子,还有人点头跟着一起哼唱,人很杂,什么年龄段的人都有,就像个菜市场。

     “这小孩弹得还真不错。”南木赞许道。

     “爱好音乐的人来这轮流演奏练手。他是也是业余演奏,自己偷偷来这里学习,说是家里穷,而且家人也反对他学音乐,挺可怜的。”张笑天耸了耸肩。

     “那你们这个会馆办的还真挺有意义的。”南木笑道。

     小男孩演奏结束,一位留着长发中年男子上台走过去为他鼓掌,中年人欣慰地看着这个孩子,为他竖起了大拇指。

     小男孩羞涩一笑,点头鞠躬:“谢谢披萨老师!”

     男孩正准备下台,此时一个穿着工服,满脸疲惫,蓬头垢面的男人闯了进来,他慌乱挤过人群,定神看到站在舞台上的小男孩冲了过去,一把拽住男孩的胳膊吼道:“走!跟我回家!”

     男孩挣扎:“爸…爸爸!疼!好疼别拽我…”

     男人两眼一瞪,直接给了男孩一巴掌:“混账东西!又偷跑到这个鬼地方,学这个干啥!有个屁用,能当饭吃吗?咱家哪有闲钱给你学这个贵东西啊!不务正业的玩意!给我回家干活!”

     男孩哇哇大哭,披萨老师看不下去了,走上前去劝解:“孩子的家长,你怎么还打人呢?这孩子很有天赋,是块儿成材的好料,他既然有天赋为什么你作为家长不支持他呢?我不收钱,可以免费教这孩子。”

     舞台下的看客们有的冷眼旁观,有的帮着老师附合,还有的只顾着自己的喜好研究乐器和乐理。白狼倒是很警惕的观察周围环境。

     南木也看不下去了气的对张笑天道:“这孩子他爹啥人啊?哪有这样当爹的?”

     张笑天尴尬一笑:“这样不理解孩子喜好的家长多了去了,你可别瞎管闲事啊,别生气别生气,喝点东西消消火。”

     南木接过张笑天递来的提前放了东西的果酒,甜丝丝的以为是饮料,丝毫没有戒心地喝了下去。

     张笑天用余光看着南木喝完饮料,悄悄勾起嘴角。

     白狼在想跟踪的事,心里放心不下,起身打算去看看外边情况,万一跟踪的人进来,也好有个防范。

     它挤过人群,突然感觉碰到一个人,手臂皮肤刺痛了一下,连忙抽回手检查伤口,还没等它看到伤口,只觉得两眼一黑,浑身疼痛便已经昏了过去,随后被几个人快速拖走。

     南木丝毫没有察觉异样,此时怒气值爆表的他只想好好跟那位父亲讲讲理,气的直接跳上了舞台,拦下还要继续打男孩的父亲:“差不多得了。你想把他打残吗?”

     “他喜欢什么想学什么,这是他的选择权,你没钱,付不了学费不怪你,既然这位老师都说了免费教他,那你还有什么资格继续阻拦?就算是没钱,如果是我的孩子有天赋,我就算是砸锅卖铁也会努力挣钱来帮助他实现梦想,这才叫家长。”

     披萨老师看了一眼南木,他很惊讶在这样的地方竟然会出现长得如此漂亮的男孩子。

     男人被骂的气急败坏,提高声音地咒骂南木:“小赤佬,多管闲事!这是我儿子!他是不是学习的料我知道,家里那么多活儿等着他干!学什么学!就算我打死他你管得着吗?!”

     南木正要反驳,小男孩却泪眼汪汪地打断了他:“哥哥…你别管了…我偷跑出来的,是我不对…”

     男人瞪了一眼南木撇嘴嘲笑,拉扯着男孩一步不停地出了会场。

     南木还想阻拦,却被披萨老师拦下:“哎,孩子,别管了,你管不了,他爸思想就停留在那儿了,这孩子算是这么废了。”

     南木叹了口气:“不好意思老师,我突然跑上来冒犯了。”

     披萨老师笑了笑,捋了下有些白茬的长胡子拉着南木下了舞台:“孩子,是谁介绍你过来的?”

     南木指了指不远处坐着的张笑天,张笑天也回应地点了点头。

     “哦,原来是小张的朋友啊,他的小提琴拉的非常好,不知道你是不是对音乐也有兴趣?”

     南木有点不好意思:“不瞒您说老师,我也喜欢拉小提琴,还喜欢电吉他,可我都是业余自学,一窍不通的。”

     正当老师把话题继续下去时,张笑天喊了南木,让他过去。南木对老师点头:“老师,我们一会儿再聊。”

     南木跑到神情有些不对的张笑天面前问道:“怎么了?”

     张笑天洋装担心:“你看到白狼了吗?刚才就没看到他,我去了卫生间也没看见他。”

     南木这才担心起来:“还真没注意,他去哪儿一向都跟我打招呼的。走,我们出去找找。”

     出了会所,夜色笼罩,路灯昏暗,外边空空荡荡,马路竟没有一人,张笑天和南木喊了几声白狼,毫无应答。

     “哎,早知道给他买个手机就好了,老人机也不贵。”南木刚说完,头一阵眩晕,瞳孔突然一缩,浑身疼痛,险些晕倒。

     “南木!你怎么了!”张笑天扶住快要晕倒的南木,紧张地看着他。

     “什么情况…我的头好…”话有气无力地还没说完,南木便昏死过去。

     张笑天抬起手挥了一下,从不远处的轿车下来两三个人把南木扛到了车里,他也快速跟着上了车。

     “我们把南木给您带来了,他的手下白狼在另一辆车里。”张笑天低头复命道。

     男人用扇子敲了敲掌心:“辛苦了。干的漂亮,这里没你什么事了,去给自己编个谎吧。”

     “是。”张笑天下车后,去了白狼所在的另一辆车里。

     “头儿,这个白毛小子怎么办?”手下道。

     张笑天看了一眼还处于昏死状态的白狼:“我们只负责看住这个人,别让他碍事。记住,等他快醒的时候,把我打晕捆上,下手狠点。”

     “是!头儿。”

     一间屋内。

     南木的手脚被铁环扣在床板上,仍然昏迷。

     “主人,他就是那个千妖之首?”一个兽耳兽爪满身豹纹,绿眼睛,**着身子慢慢悠悠摇着一根长尾巴的妖怪不屑地说道。

     男人望着躺在床板上一丝不动、脸庞精致清秀的南木,表情透着兴奋:“对。你看他多美啊…”

     “他不是很厉害吗?原来就这点本事。”妖物嗤鼻。

     “他中的是妖蛊毒。这种毒是用修行千年的剧毒妖物体内血液提炼而来,谅他有再大的本事,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

     那妖物靠近南木,语气十分厌恶:“哼!一点也不美!我看他就是个下贱胚子,我杀了他!”正要下手,被男人一把拦下。

     男人狠瞪了它一眼,目光凛冽,吓得那妖物一颤,随后便伸出手紧紧掐住它的喉咙:“谁给你的胆子?这么放肆。你配和他比吗?”

     “主…主人……我好难受…主…人饶命…”妖物流出泪水使劲求饶,男人这才松手。

     男人从桌上拿起针管眯着眼,对着南木的静脉扎了下去,抽了整整一针管的血。

     “主人,他的血是蓝的!如此珍贵的血液…这可是千年难遇的稀有妖血啊!…难怪主人一直惦记…”妖物惊讶道。

     “南木…南木…醒一醒…”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谁…谁在喊我…”南木在睡梦中回答。

     “哎呀,是奴家啦,这么多次你怎么还问,烦不烦。”倾蓝回道。

     “啧,是你啊头发精,有事儿吗?你找我干啥?”

     “头…头发精?你怎么能这么称呼奴家!”

     “你能不奴家奴家的吗?就不能说‘我’吗?你害我天天剪头发,不是头发精是啥。”

     倾蓝翻了个白眼:“人家还不习惯嘛!我就我咯~无所谓的~哎,你现在有危险耶,你就不想办法逃脱吗?”

     “啊?你有病啊,我怎么有危险了…我好困啊,别打扰我睡觉。”

     倾蓝摇摇头:“一点蛊毒就能让你瘫成这样,真没用。睡你的吧,借你身子用用~”

     被倾蓝的意识占据大脑的南木突然睁开双眼,看到一个戴着黑色眼罩的男人和他手下。

     男人见南木醒来,反应极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不好。”

     倾蓝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手脚都被铁环扣着,微微一笑,连动都没动,只是稍微用力,铁环就瞬间崩裂。

     男人看情况不妙,护住那管妖血,快速揣入怀中,立刻撤离,留下一堆小妖和手下为他断后。

     倾蓝活动了下手腕脚腕,用舌头舔了舔手指:“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等死吗?”

     小妖们对千妖山妖王早有耳闻,都已心生怯意,可是退回去也是死,只好舍命一搏。

     “…什么妖王,不…不就是块木头精吗?”那个绿眼睛的妖怪为自己壮胆。

     倾蓝从领口掏出蓝色树叶玉坠:“伽蓝,好久不见了。”

     玉坠开始发光,飘浮在空中,落在倾蓝手中跳动了两下:“主人!是您!”

     “这么多年委屈你了,把你封在一片叶子里。”倾蓝心疼道。

     “没事主人,我知道主人是有苦衷。”伽蓝语气激动,说着变伸展成了长刀。

     “你还是老样子,没有变。”倾蓝垂下眉眼,抚摸它的刀身。

     “主人也是…一千年了,我好想主人…”伽蓝刀的声音透着哭腔。

     “乖。这次也一样,帮我清了这帮杂碎。”倾蓝冷冷道。

     “是,主人。”

     倾蓝提起宝刀,没等妖物防御,就已逼到它面前,把刀直楞楞地插进那绿眼妖怪的腹腔。

     “咳!…”那妖物吐了口血,看着这刀身发蓝的宝刀,试图愈合伤口,却发现血流不止,颤抖道:“竟然…是这把刀…”话音刚落便咽了气。

     倾蓝抽出刀身,用手擦净上面的一滩绿血。目光扫过其他妖物:“不自量力。”

     刀光一闪,妖物们吓得肝胆俱裂,刀锋扫过,无一存活。

     等她追出去时,发现那人早已不在。

     “嘁,溜的还挺快。”倾蓝把刀扛在肩上。

     “唔!…”不远处的一辆车内,被胶带封住嘴的张笑天使劲用头撞击车窗玻璃,倾蓝循声跑了过去,拉开车门,发现了还在昏迷的白狼和被捆着的张笑天。

     倾蓝连忙帮他俩松绑,趁着张笑天不注意,咬破手指把血滴到白狼嘴里,它这才清醒过来。

     “主人…主人!!主人你没事吧!!”白狼刚醒来立即检查南木的身体情况。

     倾蓝使了个眼色,白狼才反应过来:“南少,您没事吧。”

     “放心,我没事。你还好吗?”倾蓝问了下张笑天。

     “没事没事,皮外伤,放心吧。”张笑天捂着后脑勺道。

     倾蓝扶过白狼,刻意避开张笑天,走了很远才停下。

     她温柔地望着白狼,眼里已起泪光,顿了一会儿:“小白……是我。”

     白狼一愣,听出了倾蓝的语气:“主…主人?主人现在是倾蓝大人?!”

     “对,南木这傻孩子遇到了危险,我不得已出来救他。他的血被人带走了一些,你想想,他有得罪什么人吗?”

     “属下无能,没有保护好主人!实在不知是谁会做出这种事情!”白狼自责道。

     “不怪你,那妖蛊毒性十分厉害,修为再深也会中招。如果不给你妖血恐怕连你都要躺上十天半月。”倾蓝摸了摸它的头道。

     “谢谢主人…主人…小白终于见到您了…这么多年…这么多年了,小白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您了…”白狼激动地哭了出来。

     “别哭。我既然回来了,那就再没人敢伤害你们。”倾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