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Chapter 43 双人的截杀
    【世界】卧石水:[喇叭]全服通告,所有逆水云游的玩家,见到不解柔情固定队报坐标,砍死他们。另:泥石绿,收了我们不听话的弃犬记得拴好,别放出来乱咬人!

     游戏屏幕上方,卧石水拿喇叭刷着通告,宣告不解柔情的固定队彻底与逆水云游为敌。杀人没杀痛快的不解柔情正蹂躏着怪泄愤,这群人里唯一还有公会的飒立寒风在看到通告的最后一句,气得正要跳脚时,收到了来自系统的冷冰冰的告知。这一次没等他摆出有骨气的样子退出公会,泥石绿一声不吭便踹了他出去。

     泥石绿一向寡言少语,看到卧石水的话,打听出原来飒立寒风混到了不解柔情那队人中,二话不说便把人踢了。同公会的玩家知道这人犯了规矩,也不会为一个不熟的玩家求情,泥石绿连刷个喇叭回复卧石水一下都懒得动弹,带着自己队里的人继续副本。

     正在地狱门前的情水湿黛山一队,等着同伴前来后以多欺少,前去报仇。远远看到卧石水带人来时,一字诗忽然收到私聊:“退队,我组你。”来自我是国王。

     身为公会只有国王的副会长,这还是一字诗第二次同我是国王这个甩手会长聊天。不由得惆怅望天,一字诗在队伍频道里打了一个“忙”一个“拜”,退出队伍。寻仇之事本来就跟一字诗没有关系,队伍里的同伴告别之后送他离去。

     退队后果然有新的组队邀请立刻发来,玩家-我是国王邀请您加入他的队伍。一字诗点同意,游戏界面的左侧便显示出了我是国王的基本信息。一看坐标,咦,他居然在附近?

     “你有课?”屏幕外,坐在方青骅身边的杜子航问。

     “没有,我会长要我加他的队伍。”方青骅一边说,一边根据我是国王的指挥,顺着他发来的坐标走。兜兜转转,居然避开了卧石水他们的视线,绕道了一个隐蔽性极佳的地方。

     视野范围之内,我是国王和一字诗正对着地狱出口,偏偏只要低头一躲,就能成功避开其他人的视线。“怎么样,这个地方是个偷袭的好场所吧?”我是国王得意洋洋地向一字诗炫耀。

     “是。”一字诗不得不承认。

     只不过避得开隔着网线的卧石水,我是国王却无论如何无法知道,屏幕外有个杜子航眼睁睁地看着一字诗操纵自己的角色跑到这个视线死角。有些担心地皱了皱眉头:“你们会长要干什么?别是对付我们公会啊?”

     “我怎么知道?”方青骅自己也纳闷着呢,我是国王怎么跑出来搀和战局了?正在这时,队伍频道中我是国王又传来了新的对话:“那个不解柔情身上有一张学者卡,咱们给他杀出来。”

     见到不是对付自己公会,杜子航兴趣缺缺地转过头去了。一字诗奇怪我是国王是怎么得知不解柔情背包里的东西的,打了一个“?”过去。

     “嘛,你只要相信我就行。”我是国王仍旧是高深莫测的模样,并没有打算给一字诗解惑。

     干脆打开私聊频道,一字诗问杜子航:“你们打算直接去杀那什么柔情?时间过去这么久了,你们确定他们没传送走?”

     “还在原地杀怪呢,现在在世界骂我们会长。”杜子航习惯性地回复,不解柔情现在在他的敌对名单上,商城里有专门的RMB物品,可用来追踪敌对玩家的位置。杜子航懒得花这个冤枉钱,不代表情水湿黛山他们没这东西。回复完,杜子航想起了什么,“我们的桌子不是靠着么为什么还需要打字= =”

     “懒。”现在一字诗越来越习惯用一个字总结自己要表达的意思了。

     不解柔情一队人就地杀怪泄愤,并不是他们蠢到不知道卧石水立刻就会组织人来寻仇了,而是知道有追踪道具的存在,躲也躲不开。难不成还能一辈子躲在安全区里?即便如此,只要随便找两个未婚的去接个结缘任务,一样可以来追杀,这种事情以前又不是没有发生过。既然躲不了,干脆别躲了。玩游戏图的就是一个爽,几人怨气冲天豪气宣誓,等一会儿卧石水领队来杀,必定要全力反抗,见一个杀一个,见一双杀一双。

     有些事情注定了只能是打嘴炮,等卧石水领着30个人真杀过来了,不解柔情一队人手抖着,保持着0战绩,10个人统统被送去了地狱。

     队伍中没有PK值的奶爸被指挥着第一个复活,探查一下逆水云游有没有丧尽天良,还埋伏下人守在地狱出口。

     奶爸小心翼翼地向城门走着,不时四下里张望。这一连串的动作被一字诗和我是国王看在眼底,一字诗问:“打?”

     “不,我们不是来杀人的,那张卡在不解柔情身上。”我是国王一点没有想动手的意思。

     屏幕外方青骅无聊地把后背一仰,拽着杜子航的胳膊问:“哎,你们刚刚把这队人团灭,掉学者卡没有?”

     “没掉啊?”不解柔情这队人只掉了几件装备出来,无奈都是100级以下的装备,根本进不了逆水云游如今的玩家们的眼。

     “我们这个会长感觉奇奇怪怪的……他怎么就这么笃定不解柔情身上有学者卡?”方青骅正奇怪着,又收到了我是国王的话:“出来了,你看好我的血条。”

     地狱出口,奶爸确认过外头安全之后,不解柔情带着队伍中其他玩家,骂骂咧咧地选择了复活,趁着卧石水他们还没有过来,说着要去找他们报仇,实则角色都是向着城门逃跑。我是国王一提醒,一字诗将双手又放回了鼠标键盘上,随时准备刷血。我是国王头顶对话泡一出,被暴露在不解柔情面前,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一跃而下。把暴医路线走到极致的我是国王,举着法杖,丢起技能来,看上去倒是像个法师。

     我是国王出招诡异,不解柔情组织反击,看到他的ID之后,手抖了一下。不过这一次是十对一,他平复了一下,连指挥都不用,就让大家冲上去了。——十个人打一个,还能赢不了?

     不解柔情是弓箭手,站得离我是国王远一些。我是国王隔着这么远,却总是把一个一个地技能丢到他们这边,脚下走着步子闪避其余人的攻击,血条下降到一定程度,就喊一字诗加血。

     不解柔情队伍里的奶爸先行走了,被急匆匆地叫回来,还没来得及赶到,不解柔情就已经倒下了。在尸体躺着的地方,地上闪亮亮地摆着一张学者卡。掉落物目前还处于保护状态中,只有我是国王的队伍才能去捡,我是国王见到学者卡后,匆匆摆脱开其余人的纠缠,捡起卡来,转身就走。

     一边走,一边在队伍频道中说:“一字诗,你绕到后面去,从另一个门回来,别让他们看见迁怒你。”

     “嗯。”一字诗答应下,看着地上不解柔情的尸体消失,几秒钟后又怒冲冲地从地狱出口又回来,小心翼翼地后退,躲开他人的视线,撤回城里。

     被我是国王如此一拖,等小奶爸返回地狱入口,不解柔情又掉一级,刚刚复活时,卧石水一查他们居然没走,率公会里的30人又杀了过去。这一次十分方便,轮了一回又一回,果真如同情水湿黛山所说,把这队人杀到了100级以下这才收手。

     不解柔情先是大怒,后来变得悲愤了起来:“我是国王什么时候跟你们一伙了!在这里守着!拖着我们!”

     ……呀?猛然见到有人提到我是国王的名字,卧石水愣了一下,差点吃下一个大招:“他在这里守你们干嘛?”

     “不是你安排的吗?他还抢了我今天打的学者卡!是给跟着情水他们的那个学者妹子的吧!”不解柔情见卧石水竟然摆出一副不承认的模样来,更加悲愤。

     学者卡?卧石水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某两根断弦接上了,转头向着杜子航质问:“中二!你那个隐藏公会的同学,她加入了只是国王????????”

     杜子航从那一连串的问号中读出了卧石水此时的愤怒,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会长,你冷静一点!”

     “凭什么!他居然能接受别人加入他的公会!”卧石水满腔怒火得不到宣泄,原本打算放过不解柔情就此撤离,此时举起法杖,飚起手速,乱放技能,又开始打向不解柔情的队伍。

     杜子航默默扶额:“方子,我们会长快为你们会长疯了……”

     “真是个基情四射的世界啊。”方青骅成功逃跑,从我是国王那里交易过来那张学者卡之后,闲来无事站在杜子航身后围观群殴,看到这一幕,他不禁感慨,“不知道在游戏里搅基是什么感觉?”

     这时方青骅的电脑响了两声,提醒有网游窗口发来的私聊。方青骅懒得动弹,戳了戳杜子航,让他帮忙打开交际界面。弹掉出来的对话窗口,钱钱钱贱钱双眼冒红心:“诗诗妹妹,嫁给我吧!”

     “你可以去体验一把了。”杜子航幸灾乐祸地朝方青骅笑了笑,“小心某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