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90同居的决定
    情水湿黛山在自家徒弟结果盛粥的饭碗之后,将手收了回来,搓着双手为自己取暖。他看着杜子航尽量小口却又狼吞虎咽的模样,心里知道他是饿极了,不由得嘴角上挂上了微笑。他闲来无事打量了一下四周,情水湿黛山已经毕业有两年时间了,对于宿舍生活已感到有些陌生:“你们的宿舍楼看上去有年头了吧?”

     杜子航想要回答,嘴巴里却被塞得满满地。一大口吞咽下口中的粥,他才说:“嗯,六几年的建筑了,跟我们父母辈年纪差不多。”

     “呃……你吃你吃,不用理我……你知道的……我这人就是废话多。”情水湿黛山尴尬地笑了笑,摆摆手赶紧让杜子航继续。

     网上的情水湿黛山一向地话唠,与杜子航之间的私聊窗口,有时能被他打满整整一屏。习惯了他的脾性之后,杜子航的回复并不是特别勤快,毕竟情水湿黛山其实也不是特别需要什么回应,更重要的是有一个人能倾听。同样的事情,场景换到了现实之中,杜子航还是有些不适应。他也回了个笑容,把头埋在碗里,如同那个叫中二病不可治愈的骑士一样,只做好最好的倾听者。

     “其实你们的宿舍还挺宽敞的……我们当时是八人间,屋子没比你们大多少,也没有每个人的独立书桌,现在读书的条件可真是好太多了……瞧我说得自己有多老似的,其实我也刚毕业两年。”情水湿黛山的目光向周围扫了一圈,再回头看自家徒弟,满满的一大碗粥居然快见底了,“喝这么快,小心烫着。——徒弟啊,我刚刚在你们楼下转了一圈,你们学校里已经没几个人在了,你怎么没回家啊?”

     “啊……”杜子航想都没想,直接拿出了对苏母编造的借口,“嗯,我过段时间要先去学托福,然后再回家。”

     “咦?你要考托福啊,徒弟你是准备出国么?”情水湿黛山眼里有种“自家孩子有出息了”的兴奋。

     说了一个谎,就必须准备好一百个谎去圆。杜子航只好顺着情水湿黛山的问话,继续说下去,“有这个打算,不过现在还不一定。不过到时候再考有点来不及了,所以就提前一些准备出来。”

     “好厉害,我就不行,见到书上爬着的蚂蚁一样扭来扭曲的字母就开始头疼。”情水湿黛山啧啧称赞,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好像好妹子过两天也要参加托福培训,她是打算出国深造来着……说不定你们凑巧报在一个班里了。你也是在旧东方么?”

     想念是一种好?自从三个种族被分开之后,杜子航已经很久没有跟这个自己师父固定队里的治愈天使联系过了,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嗯?是……不过不一定会那么巧,在一个校区吧,我在隔壁Q大那边。”

     “她也是,她家其实就在附近,没准你们曾经在街上碰过面呢。”情水湿黛山说着,拿出自己的手机,一边问徒弟,“你班号是多少?我问问好妹子她在几班。”

     这一句话惊得杜子航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帝都也太小了吧!师父都已经问到班号这个地步了,杜子航根本没有出过的打算也不会去念什么托福学习班,怎么会知道旧东方的班号是什么组成结构?“……我忘了。”杜子航没什么说谎天赋,现在只能尽可能地让自己的眼神显得纯良可信。

     “哦,那你们要学多久?”好在情水湿黛山显然没料到自家徒弟从刚刚开始嘴里就没有一句话是真的。

     “两个星期吧……”这个杜子航还是知道的,他自己对托福没兴趣不代表他周围所有人都没兴趣,同宿舍的林阑那个好学生为了争取下年的交换生名额,就是早早地在上个暑假就报了名。

     “那样的话,可是快过年了,到时候火车票可不好买啊,别忘了提前抢票。”情水湿黛山的思维极度发散,马上担心起最让全国人民头痛的春运问题来。

     不知道为什么,这让杜子航想起了去年冬天。那是自己离开老家来到帝都的第一个寒假。考试结束当天的车票发售的那天,母亲早早打来了电话,问他订上了火车票没有,千万别订硬座,要卧铺,太远了,不要心疼钱。那是杜子航离家这么远迎来的第一个长假,那一天早上他难得在没课的时候也五点钟爬起来,而后开始打订票电话。不知道有多少人跟他一样急切,他以为自己已经很早了,电话的那一端却仍是忙碌,打了三遍才打通。

     杜子航的神色黯淡了下来,挣扎了两下,向前探着身子,想将手里已经空了的一次性粥盒丢进垃圾桶里。情水湿黛山慌忙抢过来:“别动别动,我帮你扔。”

     “桑哥……我只是感冒,不是残废了。”杜子航有些哭笑不得。

     “老祖宗都说了,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养病需要慢养,细养,才能好得彻底,不然会拖拖拉拉地,好几天都不好,严重的还会留下病根。”情水湿黛山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道理,十分严肃地向杜子航强调,把感冒说得仿佛是什么了不得的大病,“你这几天周围几个宿舍都没人吗?”

     “应该……没有了吧。”杜子航并不是善于交际的性格,对于同学之间的关系也说不上多么亲密,顶多跟自己宿舍里的三个要熟悉一些。情水湿黛山这么问,他便努力地想了想,至少自己是从没听过谁寒假还留在学校的,这几天也没有注意到周围的灯有亮过。他们专业考试结束已经算是完的了,等他们专业的人一走光,整个走廊的灯就好像只为杜子航一个人亮着一般。

     “把你一个病号丢在这里我怎么放心得下呢……”情水湿黛山发愁地皱起了眉头。他是今天中午从会议室里出来时接到的一字诗打来的电话,说是杜子航一个人呆在宿舍,似乎是病了,没人照看,这才跑来。楼下的宿管兢兢业业把手着大门,对着这个看打扮绝对是校外人士的家伙拒绝放他进门。情水湿黛山废了半天口舌才让她答应来开杜子航宿舍的门的。好在宿管阿姨在看到床上真的躺着一个病人之后默许了情水湿黛山留在这里,并且借了热水让他冲药,但这肯定不代表她会放任一个外人留宿。这时候情水湿黛山怀念起自己当年的学校了,有时候有女生半夜三更跑进男生宿舍私会情郎都没人管。校风严谨的好学校不适合他这种自由散漫的人啊,情水湿黛山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自家徒弟。

     “没事的,师父,我大概明天就好了。”杜子航对这一场小感冒全然没放在心上,拍着胸脯保证。

     “你不会还打算着明天爬起来继续做你的家教吧?”情水湿黛山抱着双臂,双眼像是X光看穿了自家徒弟的心思,“这么不小心自己的身体,万一病得更重了怎么办?”

     杜子航的确有打算明后天就继续给苏不凡开课,至少给自己这第一份工作画下一个圆满的句号。只是被自家师父这么一看,他不由得觉得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决定了!”在杜子航犹豫的空档,情水湿黛山打了个响指,“徒弟,你跟我回家吧,至少这几天我照顾你好了。出门在外都不容易,在你回家之前都可以住在我那里的!”

     “……会不会太麻烦了……”杜子航满头黑线,忽然想起来自己跟师父在游戏里刚认识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自说自话,就把自己纳在了他的羽翼之下。

     “没事没事,反正我也是自己一个人住,租了双人间结果空了一张床,稍微收拾一下就有你住的地方了,条件比宿舍里可是好多了。我给你做好吃的,你师父我的厨艺可是还凑合哦,想不想吃正宗湘菜?也不知道你能不能吃辣……”情水湿黛山看样子已经开始构想起把杜子航拽回自己家的日子了,开始盘算起菜谱,“不对,你感冒了,暂时还是别吃口味太重的才对……”

     “呃……师父,我一个人住在宿舍没问题的……”杜子航继续推脱。

     情水湿黛山却贼笑了两声:“放心啦,师父不会收你钱的,你当师父雇你看家好了!”

     “不是这个问题……”杜子航望天,自家师父自说自话的时候自己从来插不上。他有种无力感,不管网上网下,自己师父果然还是自己师父啊。

     “那就这么定了!我帮你收拾东西,你有什么要紧的要带走啊?——不过也不急,过两天病好了可以再来收拾。”这么说着,情水湿黛山站了起来,竟然迫不及待地要开始帮杜子航打包带他走人了。

     杜子航扶额,或许……任由事情这么发展,也挺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等等……这文真的叫人/妻师父拐回家,不是呆萌徒弟拐回家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