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95无法的餍足
    不仅仅是师徒二人预料不到会字这种地方见到我是国王,我是国王也完全没有料想到,作好应战状态出了传送门,见到的居然不是该在这里的敌人石巨人,而是那个被救走的种族BOSS魔龙骑士。

     双方均警戒起来,如同两只狭路相逢的猛兽,摆好迎战姿态,寻找着最恰当的机会。

     良久。

     “咦?你也来这里了?来找什么吗?”我是国王在近聊频道问。

     杜子航望天,他这还是没放弃试探自己是NPC还是玩家么……作为回应,杜子航弯□子……捡起了地上一块闪闪发亮的红宝石。系统提示,他获得了一颗四级红宝石。然后他又让屏幕里的魔龙骑士愣呆呆地站了一会儿,直到脚下的红宝石长出原来的形状,又弯下腰,再将它采进自己的背包里。

     这一系列行动使得从我是国王的视角看去,眼前的魔龙骑士一切行动如同一个低智商的NPC一般,还不如旁边经过的地精,又蹦又跳,还会往背包里丢宝石,见到玩家还打招呼。杜子航原以为他打消疑虑之后就该干嘛干嘛了,没想到我是国王竟然一撩袍子,直接在传送门的门口坐下了。没办法,杜子航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一块一块地捡那捡不完的红宝石。

     这种机械重复的单调劳动做多了着实使人厌烦,没捡两分钟,情水湿黛山便觉得无聊,跑回去玩自己的电脑了。偏偏我是国王如同一尊大佛一般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许屏幕后的玩家早就不在了,不过杜子航可不敢放松警惕。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传送门门口坐着的我是国王站了起来,还打字致歉:“抱歉,刚刚处理了一点工作。你继续吧,我走了。”

     这家伙也太多疑了吧?我究竟是怎么惹着他了,需要被他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杜子航黑线,揉了揉因为一直点采摘,没有放下过鼠标而酸痛的手臂,眼睁睁地看着我是国王穿过传送门去,又将传送门关闭。

     他松了一口气,因为长时间机械运动而有些抽搐的手却仍旧按着鼠标,屏幕上的魔龙骑士再度弯□子,继续采摘他的红宝石。这个时候,原本消失的传送门又出现在了原来的位置,我是国王再从门外踏入,目光深沉。

     杜子航被他吓了一跳,差点按攻击键斩过去。他很想咆哮,说好的你走了呢!

     不过这一次我是国王只站了一分钟左右,许是放弃了试探,再也没在近聊频道留下什么话语,转头又回到了传送门的那一头。

     “我去……吓死我了。”杜子航喃喃自语。

     一旁的情水湿黛山哒哒跑过来帮他按摩手臂:“我是国王这家伙是传说中的疑心病么!”

     两个人并不知道,被他们吐槽的家伙就在他们住着的地方的不远处。

     任天翔的宿舍是设计给三口之家的,一个人住总是嫌大一些。却总有那么一些天赋凛然的人,能一个人将整个大屋子塞满。比如说这一家,书房中书柜的密度堪比图书馆,只在一个小角落里塞上一张电脑桌,人被电脑桌围在当中,桌子上则放着三台电脑。一台办公,一台正播放着色调阴暗的电视剧,剧里的秃顶男人吐着最优雅的伦敦腔,一台……则开着画风Q版十足可爱迷人的游戏。

     房间中的灯被关闭着,被高大书柜遮挡住的月光也漏不进来,整个屋子显得非常阴暗,亮的只有电脑画面,与那人指间一明一灭的烟。那人对着办公电脑,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键盘,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忽然,他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待接通之后,直白问询:“常谅,那个魔龙骑士可移动范围有多大?”

     “他跟唐珂一样,是全地图可移动的。”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声,低沉而有磁性,非常迅速地回答了我是国王所提出的问题。这人名字叫常谅,游戏ID正是……非常纯良,我们的策划大人。

     “包括这次更新新开放的几个地图?”我是国王挑眉,继续问。

     “是的,这次新开放的地图也编进他的移动范围之内了。”常谅承认。

     我是国王皱眉:“出现的规律是什么?唐珂还能被摸索出规律来,这个魔龙骑士的移动也太没有规则了。”

     常谅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一个玩家操控的角色移动要有什么规律啊喂!他就算去毫无用处的地图逛街也没有人可以阻拦。平静了一下,还是像模像样地回答:“也不是没有规律,我们策划组对魔龙骑士的定位是一个昭示者,凡是他出现的地方,都会有比较重大的事件发生,比如说这一次的拯救宝石矿藏。”翻了翻聊天记录,情水湿黛山问了有关汉莫斯沙漠的事,他徒弟应该是去探险了吧。

     我是国王沉默了片刻,无可奈何地认同了这个说法:“好吧。正式游戏里不要添加这种NPC了,还有,把他的可移动范围缩小一些吧。”

     “好的,下次更新时就改。”常谅心底里松了一口气,面子上还是一如既往地淡定,不让我是国王看出来,他有点瞒天过海的小秘密。

     比如说,魔龙骑士根本不是个NPC神马的。

     杜子航等待了三分钟,不知道可不可以相信我是国王不会再杀一次回马枪了。

     看了看电脑右下角所显示的时间,这一出戏演完,堂堂的魔龙骑士居然已经采了将近十分钟的宝石了。

     “听纯良说,他那个传送门也就能坚持十分钟……如果我是国王那里没有第二个传送门的话,我们应该安全了吧!”情水湿黛山安慰自家徒弟。

     “他可别再回来了!”杜子航四仰八叉地背靠沙发,无聊地打开自己的包裹,希冀那本该塞满包裹的红宝石能剩下那么一两颗。

     在包裹打开的一瞬间,刺目的光却射了出来。这光芒是彩虹色的,像是背包内裹着巨大的能量,已经容纳不下了,在被释放的一瞬间急急忙忙地都跑了出去。师徒二人都眯起了眼睛,等光芒散去之后,好奇地看向背包。

     背包内的红宝石仍旧一颗没剩,唯一有变化的则是那颗龙蛋。

     安静的图标此时摇摇晃晃着,仿佛一个迫不及待想要降生在这个世界上的生命。杜子航将鼠标再放在龙蛋上,系统不再提示它还在沉睡之中了,换了另一句更加充满宠溺的话语:“小家伙吃饱了,正在闹腾呢。距离它再度降生的日子,还有多远?”

     在系统将死去的火龙变作一颗龙蛋而并非一具尸体的时候,杜子航便猜想到了他的龙终将复生。只是右键龙蛋并不能激活什么任务,他并不清楚想要火龙复生需要做些什么。此刻的情景令在坐的师徒二人有了猜想,杜子航包裹里失踪的宝石都是进了这小家伙的肚子里,而想要它复生,首先就要提供给它足够它食用的宝石么?

     刚刚采集的可都是四级宝石,需要足足六十四颗一级宝石才能合成一颗。这要是从宝石商人那里买的话,杜子航包里的那点金可绝对不够看的,尽管宝石商人并不是什么奸商,出售的宝石足够廉价。想到这里,两个人不由得咧咧嘴。情水湿黛山对自家徒弟说:“你还是在这里多呆几天吧,把你的龙蛋喂饱了再说。”

     “可是,我是国王能来这里,不保证别人不能来。”杜子航皱皱眉头。继续维持魔龙骑士的模样吧,怕是很快论坛上就会有帖子,讨论这个行动怪异的NPC又在干嘛。变回骑士吧,又怕下一次穿过传送门而来的是数以十计的敌对种族的玩家,自己可对付不了。

     “那也没办法,这么大的宝石供应量咱们两个人可供不起。”情水湿黛山自动计算上了自家仓库里还剩下多少宝石,不过只需要简单一瞥,就足以明白这点数量跟杜子航刚刚采摘的那么大量相比,不过是沧海一粟。

     杜子航只好认命地继续机械劳动。

     这样无聊的活动让他在时针刚指向十点的时候便不住点头,直打瞌睡。情水湿黛山也伸了个懒腰:“徒弟弟,睡觉吧,明天我还要上班呢!你也感冒了,不能熬夜哦。”

     “哦。”杜子航像是听到了解放的号召一样急匆匆地关掉了游戏,跟着自家师父进了洗手间。情水湿黛山弯腰翻找了一番:“我记得我有备用牙刷和刷牙杯来着……找到了!”

     果真是备用牙刷,上面印着买一赠一的胶带纸还没有撕掉。刷牙杯则很明显跟情水湿黛山正在用的那个是一对,一红一蓝,没有杯把手的一面曲曲弯弯成了人脸的形状,两个杯子对在一起,正好是接吻的模样。

     情水湿黛山摸了摸鼻子,跟自家徒弟解释:“都是买一送一的,便宜,那个时候刚到北京,东西当然得捡着便宜的买,穷嘛……”

     杜子航笑了笑,让自己手中的红脸与师父手里的蓝脸撞了一下,嘴对嘴。

     情水湿黛山家里的客房在他母亲上一次来住的时候准备了一整套完整的被褥,收拾一下便可以用了。只是客房毕竟长期空着,剩下的空地成了情水湿黛山堆放杂物的地方,地面上一摞一摞的都是废掉的画稿或者书之类的东西。杜子航没那么挑剔,一张软硬适中的双人床已经比宿舍舒适上了许多。他躺进被窝里,很快便陷入了梦乡。

     这一晚,杜子航做了春梦。

     一开始格外正经,是回想到了自己初中的时候,第一次接到有人示好的情书。那时候女孩子中间流行起韩国传来的小说,主角都是又酷又炫的男孩子。杜子航不爱说话,表情也少,对女生没有任何热情,在女孩们的眼里看来,他就像那韩国小说里的帅帅的王子。

     情书塞在他的书桌里,信封上还洒了点女孩偷偷从母亲那里拿来的香水。杜子航被这个味道刺了一下,打了个喷嚏。坐在他前面不远处,有个女孩子不时丢来期冀的神色,被他这个喷嚏打散成一脸失落。

     杜子航不适应这么浓郁的味道,自己的母亲身上从来不会有这样的气息。在他还上小学的时候,家里的双亲都在人人艳羡的工厂里工作,那时杜家家庭条件还算不错,母亲的桌子上也摆着几瓶小杜子航并不认识的化妆品。只是没过多久,随着国营企业一步步被改造成民营,一大批职工下岗。坚持着不肯提前下海的杜家父母成了最后被解散的最悲惨的一批,杜家的家境也差了起来。

     父亲担负起家庭的重担去了远方,母亲则找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那段日子里,杜子航的母亲身上用不起任何香水,杜子航也没有被这种气息刺激过鼻子。

     他把粉红色的信封当污染源一样丢开,没注意到女生眼底的失落变成了绝望与愤怒。

     杜子航被班上的女孩子们孤立了起来。

     他自己未曾察觉自己被排斥了,本来他就不会跟女生厮混在一起。倒是那天晚上,不知道是不是被香水的气息刺激到了,小男孩有生以来第一次梦/遗,做了什么梦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第二天在内/裤上看到了白色浓浊的东西,皱了皱眉头,自己跑去清洗。那时候的杜子航已经知道男女有别了,不肯再让自己的妈妈碰自己的贴身衣物。

     作者有话要说:  后来父亲在远方赚了大钱,母亲也辞去了辛苦的工作,杜父每个月寄来的薪金足够母子二人过上优渥的生活。那时候杜子航已经要上高中了,被损友拐着看了人生第一次A/V,红着脸被人帮着da了一发/手/枪。初三升高中的暑假,损友交了第一个女朋友并与她偷偷尝了jin果的滋味,向杜子航手舞足蹈地炫耀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杜子航竟然觉得朋友脏了起来,拒绝与他再交往下去。

     真正意义上的初次暗恋是在大一,对象是班里的女生叶紫,可爱大方,身上的气息格外干净,忙着办新生晚会的那一天,她搬着东西撞在了杜子航的身上,将杜子航搞得脸颊通红。只可惜没过多久叶紫便承认了自己喜欢的人是方青骅,这场暗恋无疾而终。

     再后来室友方青骅被出柜了,欧不羁拉着自己和林阑,三个人发誓不会歧视自家兄弟。正经宣誓之后,欧不羁忽然猥琐一笑,问他们要不要研究一下gay是怎么做的,然后拿出身后的PAD,说自己已经下好了G/V,调到正精彩的位置。这个年纪的杜子航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时候了,看着屏幕里大黄瓜没入小菊花,小菊花口吐白沫的模样……意外勃起了。

     杜子航眼观鼻鼻观心假装淡定,同为男人的欧不羁却阴笑着想要来一招猴子偷桃,被杜子航抓住了手腕。

     “嘿嘿,小兄弟,有反应啦?”欧不羁笑得欠扁,却是对着杜子航下面的小肚子说话。

     “你们小心被大方子抓个现行。”杜子航拍一把他的脑袋。

     从这时候起,杜子航心底里埋了个小小的阴影,阴影里有一粒怀疑的种子在发芽。他,难道跟室友方青骅一样,也是弯的?不过他压制得很好,这粒小种子尽管再努力挣扎,也没有钻出铜铁浇筑的土地。

     直到今晚梦的最后,杜子航梦见自己跟谁滚了一次床单。

     年轻人梦见自己滚/床/单都是常事,对象有大明星、梦中情人、同学、老师乃至重口味一点到亲人都有可能。杜子航今晚的梦对象却并不明确,只记得那人比他要矮上一点,皮肤很白,头发偏长,遮挡住了眼睛却没有遮挡住泪水。身上的表情很清淡,却带着温暖,足以让人眷恋。

     杜子航一觉醒来,感冒好了大半。这一觉是自然醒,他已经忘记了昨晚梦见了什么,只是感觉到内/裤上某种不舒适的触感,打开一点房门,看见自家师父已经醒了,决定等他上班以后再偷偷把脏内/裤洗一洗。

     “徒弟,睡起来啦!还以为你还要再睡些时候呢。”

     “昨天睡多了,今天睡不太着。”杜子航刷着牙,咕哝着说。

     等他出来的时候,情水湿黛山已经从厨房里端出了早饭。香肠切成十字花又过了一遍油,昨晚剩的米饭炒了个蛋炒饭。

     忽然之间,情水湿黛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矮油,徒弟,突然发现你比我高不少嘛。”

     彼时杜子航还在洗手间里,闻言叼着牙刷转过身来,没想到自家师父正好站在了自己的身后还往前蹭了蹭,他沾满泡沫的嘴唇就这样擦过了情水湿黛山的额头,师父的发丝也悄然拂过他的鼻翼,弄得他很想打喷嚏。

     将这个就要喷到师父头顶的喷嚏憋住了,杜子航盯紧师父的头顶,看着他伸出手来,在自己头顶上比划了一下,然后伸到杜子航的鼻梁上:“比我高半个脑袋。”

     “师父……”

     “干嘛?”情水湿黛山呼吸喷在杜子航睡衣领露出的锁骨之间,仰头看自家徒弟面容严肃,不禁向后一缩。

     杜子航抓过他的手,往下放了放,看在自己的上唇处:“师父,要量身高的话,手不要往上偏。”

     作者有话要说:

     自从咱家杜子航搬到师父父的宿舍之后,文中其他原本只出现在游戏里的角色也要陆陆续续地有游戏外的戏份了~今天登场的是咱们最神秘的大人物我是国王=3=国王、卧石水与泥石绿的三人行【不是啊喂!】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敬请期待下文【广告脸】

     顺便说……卧槽我突然忘了《爱情规划》里跟欧不羁一起看G/V的是杜子航这货还是林阑那个孩子了……嘤嘤嘤,就当是他们三人共同作案吧!

     欧不羁为什么叫欧不羁呢!因为偶不基啊!整个宿舍四个人只有他一个直男好可怜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笑话太冷了好么

     话说今天一口气写了五千字呢!快夸我啦!【打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