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Chapter 130偷来的亲吻
    得知《天罚剑》最原初的故事竟然是自家师父画的漫画,杜子航对着这款游戏,热情更高涨了一些。

     尽管为了一口气把那厚到满抱的画稿看完,昨夜是凌晨两点钟才睡的,第二天杜子航仍旧起了一个大早。先上了《失落之都》,把账号挂在宫殿的地下室中,用上自家师父给的按键精灵挂机。路过王座的时候,我是国王显然还没上线,王座上坐着一个国王的人偶代替他处理政事,人偶很像是杜子航见到的曾经的NPC国王,目光呆滞,坐姿端正,身板挺得威严。

     他忽然想起来曾经的NPC国王的两种性格之间的变化,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其实那个时候我是国王就已经是国王了吧?只不过跟自己一样,需要变身而已。

     不过无论这个猜测是真是假,现在都没有多大的意义了。杜子航挂好机,确认按键精灵正常工作,自己便跟着自家师父一起,前往任天翔的办公大楼上班了。

     随着农历新年越来越近,办公室里的人也越发少了起来,甚至常谅今天都没有来。张姐拿着常谅临走前签的工资单,递给杜子航一张:“你今天工作满一周啦,下班后可以去财务领工资了。”

     “谢谢张姐。”杜子航接过工资单来,扫了一眼上面的数字,盘算着,自己已经在桑梓涯这里住了这么久了,工资还是上交吧。当然内心深处的想法是,自己母亲曾经说过的:“好男人的工资,结婚前都要给妈,结婚后都要给媳妇。”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想要偷笑,脸上却还是维持住了面瘫的表情。如果让师父知道自己把他当媳妇,会生气吗?

     桑梓涯今天真的抑郁了,倒是并不是因为徒弟心底里的那点以下犯上的旖旎心思。中午两人碰面的时候,杜子航便看到自家师父黑了一张脸,不由得关切:“怎么了,师父,不高兴吗?”

     桑梓涯白了杜子航一眼,让做徒弟的苦思冥想,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事惹师父生气了。

     这时候两个人还在人挤人的电梯上,等下了电梯,桑梓涯把徒弟拽到没什么人的地方,才说明白:“我今晚要加班,可能回去的晚。你晚饭自己出去吃吧。”

     “怎么突然要加班?”杜子航不高兴。

     “都是你出的那个点子,要改良副本玩法!”桑梓涯呜呼哀哉,“本来就接近年关了,人手不够,工作量又大,稍微会一点3D建模的都被要求留下来加班啦!——老子是原画部的!建模管我什么事呀!”

     话虽这么说,桑梓涯却只是跟自己徒弟抱怨两句而已,该加班还是得留下加班。杜子航拍拍自家师父的肩膀以示安慰,心里却有些恨自己了,副本改良不改良都无所谓,师父每晚都在自己身边才是最要紧的事。都怪常谅要自己提交意见!

     挤在回老家的火车上的常谅,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有谁想我了?”他乐天派地想着。

     这时有电话打了进来,杜子航的手机有段日子没人造访了,有些奇怪地看着那个陌生号码,摁下接听:“喂?哪位?”

     “小杜,我是你苏阿姨。”电话那头传来的是苏不凡的母亲的声音,“这是我办公室的电话。”

     “阿姨好,那个,有什么事么?”杜子航有些紧张,苏不凡那小子惹祸了?

     “小凡没告诉你吗?我就知道那小子记不住事。”苏妈妈首先抱怨了一句自己的儿子,“这次期末考试小凡进步很大,这都是多亏了小杜老师你,我想请你吃顿饭,不知道你现在还在不在帝都了?”

     结果杜子航的晚饭这下子也有了着落。

     下班的时候,杜子航先是去看了一眼加班中的师父,看他头也不抬,砸着鼠标键盘的样子,以及周围一圈同样忙碌中的家伙,最终还是没打扰他。下楼去财务室领取了这星期的工资,厚厚一叠粉色的毛爷爷塞在口袋里,鼓起的弧度让他感觉很满意。

     上交工资给老婆大人什么的,等晚上师父回来吧。杜子航这么想着。

     苏母的车停在任天翔职工宿舍的门口,苏不凡那家伙,远远地看着杜子航,就摇下车窗,探出大半个身子出来,挥舞着两只胳膊:“小杜老师!这边这边!”

     苏母开的竟然是一辆火红的小跑车,尽管跑车速度再快,上了帝都的路仍旧要学乌龟一样慢爬。杜子航羡慕了一下,坐上车,苏不凡便凑了过来,压低声音说:“喂,小杜老师,我听说《失落之都》要停服了,真的假的啊?”

     “你没看公告?”杜子航同样压低了声音,挑眉问,游戏神马的,可不能让在前排开车的苏母听到。

     “看了啊!”苏不凡说,“这不是你师父是任天翔的内部员工嘛,我想知道有没有什么确切的内部消息。公告说了半天等于什么都没说呀,停服什么的,还不是大家的猜测。”

     师父那里倒是没透漏过什么内部消息,杜子航得到的有关停服的最确切的消息,是常谅告诉他的:“是要停服了。”

     苏不凡摆出一副要哭的表情:“哇,我的拉风生涯结束了!——不要这样啊!骑士这个职业简直就是天生为我打造的,怎么可以说没有就没有了!”

     骑士除了一打五和技能选择自由度高外没什么特点了吧,杜子航黑线:“小声点。”

     不过苏母已经模糊听见自家儿子的抱怨了:“你们两个聊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妈妈你专心开车!小心出车祸!”苏不凡赶紧说。

     “这死孩子,咒我呢。”苏妈妈瞪了苏不凡一眼,不去理后面两个年轻人了。

     “我跟你说,我最近在打DOTA,但是打到现在还没上钻石,花钱找人代打吧,我又不甘心。”苏不凡抱怨着,“多么怀念我在《失落之都》里叱咤风云的日子啊!”

     叱咤风云?是泡了花开三秋的日子还是被百花阁追杀的日子还是被倩女离歌算计的日子?杜子航本来想讥笑回去,看着对面高大个子的小男孩,眼睛里满是幻想,亮晶晶的样子,没忍心说出口。

     他那模样,有些像谈到漫画时的师父。

     最终杜子航还是安慰了苏不凡一句:“任天翔这次把《失落之都》停服是为了推新游戏。新游戏有继承《失落之都》的优点,但是没那么坑人。”

     “什么游戏?新游戏里也有骑士这么拉风的职业吗?”苏不凡被吸引了过来,闪着亮晶晶的眼睛问。

     杜子航想了想,《天罚剑》里的门派有将近二十个,但说到像骑士这么逆天的职业,还真是没有:“你想多了,正经游戏里出现骑士,会被人喷不平衡的。”

     苏不凡又瘪起了嘴巴。

     只是苏母带着两个大男孩去吃一顿便饭而已,没有喝酒,所以回来的也早。杜子航回到自家师父家门口,敲了敲门,却没有把门叫开。

     他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屋里一片漆黑寂静,唯一亮着的是杜子航摆在桌面的笔记本屏幕。显然桑梓涯还在加班中,没有回来。

     我是国王的地下密室已经修整好了,他打开好友列表看了看,那个叫情水湿黛山的吟游诗人并没有在线。连任务都懒得交了,杜子航直接下线,坐在沙发上,等着桑梓涯回来。

     快到午夜十二点的时候,门口处才传来开门的声响。

     “咦?徒弟你还没睡啊?”桑梓涯推开门,却发现杜子航还坐在沙发上,奇怪地问,“都十二点了,不困么?”

     “不困。”杜子航说,有些心疼地看着桑梓涯不断垂下来的眼皮,“桑哥吃晚饭了吗?”

     “没呢……”桑梓涯打了个呵欠,“不过我想睡觉。”

     “你坐会儿吧,我给你下个面,耽误不了多少时间的。”杜子航拽过桑梓涯,把他安置在沙发上。

     桑梓涯笑了笑:“嗯,也行。”

     杜子航试图在面条里卧一个荷包蛋,不过蛋还是碎掉了。一碗面盛出来,不是那么好看,但还是很香的。对自己下厨的成果感到满意,这期间用了没有四五分钟的功夫,杜子航端着面碗,出来一看,桑梓涯居然窝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还穿着外套,许是有些冷,缩成一团。杜子航无奈地把面放下,上前去,把桑梓涯的脑袋枕在自己胳膊底下:“桑哥?睡着了么?这么睡不舒服。”

     “别吵。”桑梓涯梦中喃喃,手撑在杜子航的脸上,把他往外推。

     杜子航拉开那只手,万般无奈:“我抱你回床上。”

     桑梓涯只比杜子航矮小半个头,抱起来着实不轻,杜子航又是个没什么力气的死宅,打横抱起自家师父,杜子航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上。

     幸好他岔开弓字步,稳住了身子,使出吃奶的力气,憋红了脸,终于把桑梓涯放在了他自己的床上。

     睡着的桑梓涯瘫在床上,摆成大字,任人摆弄,任凭杜子航把他的外套和长裤都脱了也没有反应,害得杜子航起了邪恶的念头,想把自家师父就此扒干净算了。最终他还是看着桑梓涯那困倦的眉眼,没有这么做,给师父盖好了被子,坐在床头。

     桑梓涯的睡颜沉稳而安定,杜子航一只手环在他头上,俯□来,让两个人的呼吸交错在一起,就这样,看着桑梓涯,连眼睛都不想眨一下。

     他在桑梓涯的额头和脸颊上分别落下一吻,之后不过瘾,又把唇贴在桑梓涯的唇上,点了一下。

     “哥,晚安。”他在他的耳边,轻声说。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省略了好多关于《天罚剑》的详细设定……捂脸,我知道没人会想看这个啦~

     等下下本写个有关《天罚剑》的网游好了~握拳!下本书写什么已经早就想好了……望天

     话说由于小受男扮女装别人不知道结果被逼婚嫁给了自己姐夫的故事真有人会想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