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时间是否自动修复?
    第二天一早,退了房一行人走车前往最近机场,准备搭乘飞机离去。

     不知道是昨晚想通,还是觉得势单力薄,瑞雯一路沉默不语,他们做什么,她就跟着做什么,好像一个失去了思想的傀儡。

     如同傀儡的瑞雯,暗地里思索要怎么摆脱,眼睛左右瞥一眼,只能将逃跑这个想法隐去,左边是汉克,右边是粗犷的罗根,前面副驾驶是查尔斯,她要逃出这里,除非是遭遇交通事故,否则很难逃出。

     不时侧头去看瑞雯的查尔斯,看见她这幅样子,差点想读取她的思维,想到瑞雯离开泽维尔庄园留下那封信,默默垂下了手。

     一行人唯独缺了梁正,他在哪?

     由于出租车只能搭载几人,有着超级速度的梁正,让他们先行,附近机场在他的面前,根本不算远,这要是晚上,他早就腾空飞去了。

     话说回来,巴黎会议竟然是在他们昨晚住的酒店不远处,以会场为中心,周围已经实施戒严了。

     想着查尔斯他们坐出租车前往机场,也需要一点时间,梁正打算过去见证历史事件,突然一个人进入视线,一阵吃惊。

     “艾瑞克·兰谢尔?”

     疑似兰谢尔的男子一闪而过,梁正却是眉头紧皱,“不可能吧,兰谢尔现在应该被关在五角大楼监狱里?何况我们也没有去救他,应该是没有可能的。”

     想是这样想,可梁正还是有点不放心,疑似兰谢尔的男子出现在即将召开巴黎会议的会场附近,如果真的是兰谢尔,他在这里一定不会是好事。

     此时会场门前,热闹无比,人们手里挥舞各国小旗,各国外交官也陆续进入人们视线,其中刚刚恢复联合国席位的华国也在。

     患有侏儒症的特拉斯克,特征实在是太明显了,他一下车,梁正的耳朵听到人们欢呼声中有一声不合群,“嗖!”,这种声音像是装上消声器枪械开枪声。

     梁正的目光明显看到一枚金蝉色子弹朝特拉斯克飞去,在这里对方要是死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子弹突然停了半空,出手之人是梁正。

     原以为失去了动力的子弹会被念动力拿捏住,子弹被什么控制住,要脱离无形念动力,好在梁正的力量不弱,子弹随着他张开手掌合拢,化作粉末。

     子弹是金属,控制金属的人,梁正认识的只有一个,艾瑞克·兰谢尔。

     目前尚未知道是不是兰谢尔,开启超级速度模式梁正,在人群搜索无果后,向人群之外搜索,终于他在一家咖啡厅找到了穿着大衣掩饰的兰谢尔。

     下一秒,兰谢尔发现自己不是在咖啡厅里,而是在屋顶,一个人站在不远处看着他。

     “好久不见了,兰谢尔,没想到你竟然脱离监狱。”

     兰谢尔沉声道:“梁,看起来你得速度更快了,快到我反应不过来。”

     “你怎么脱离监狱的?”关于兰谢尔脱离监狱,梁正表示很有兴趣。

     兰谢尔不答反问:“你对哨兵计划了解多少?”

     梁正心里一沉,兰谢尔很明显知道了哨兵计划,说明有知情人告诉了他,弗罗斯特是不可能的了,应该是其他人。

     “这下子糟了。”

     无声说了一句。兰谢尔的信仰和查尔斯不一样,他是一个极端种族主义者,认为变种人优于人类,也正是因为他,未来不知道会搞出多少事故来。

     梁正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很快被兰谢尔捕捉到,沉声道:“你看起来对哨兵计划多少了解一点,既然知道这点,你还要阻止我吗?”

     梁正不是变种人这个秘密,只有查尔斯一人知道,其他人直到现在还以为他是变种人,兰谢尔对他不像对人类那么极端,道理可以说一点。

     梁正道:“你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杀掉特拉斯克,会有什么后果吗?”

     “一个警告。警告那些人,进行这种实验,小心我们变种人。”

     兰谢尔当然知道后果,他和头脑发热的瑞雯不同,仔细考虑过后果,最后发现随着变种人的曝光,类似哨兵计划的计划将会不断出现,无法阻止情况下,要给这些实验研究的人类套上枷锁,明白研究变种人不是随心所欲,小心报复。

     “够了,我不想和你在这里争论,我警告你,不要杀特拉斯克,否则我们的未来会是一个黑暗时期。”面对兰谢尔不知情,梁正默认了自己是变种人这一事实。

     兰谢尔转身要走,侧头道:“我不会急于一时,你出现这里,说明查尔斯也在这里。帮我转告一句话,你们阻止不了我。”

     “兰谢尔,不要逼我们,假如你真的要这么做,也许我们会杀了你。”梁正劝告一句。不管怎么说,兰谢尔毕竟和他们并肩作战过,他本人也不希望兰谢尔死亡。

     “量子理论里有一种理论,时间是永恒的,就像一条河流,扔块石头会有波浪,最终会恢复平静。罗根你回来改变未来,如果这是时间一部分,那么战争会不会也是时间一部分。”

     汉克说的话,脑海里冒出回荡,梁正心情有些沉重,阻止了瑞雯,兰谢尔冒出来,过程不一样,结果似乎朝着同一终点前进。

     带着沉重心情的梁正,到机场后,面对查尔斯的问话,只说了三个字:“兰谢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