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教导
    泽维尔庄园的地下防空洞,梁正和亚历克斯面对面站着,前者的思绪却是想到别处。

     “泽维尔的家人是不是有预见能力,要不然怎么会修建防空洞,真搞不懂有钱人是怎么想的……”

     “梁,你没事吧?”

     亚历克斯见梁正的眼睛直射自己,但一直没有说话,看得自己有点怕了,连忙出声问道。

     声音唤回梁正的思绪,他点点头:“在想怎么帮控制你的能力。”

     这段时间,众人熟悉彼此,不再像最初叫姓氏,唯有梁正是一个例外,他称呼别人一直都是姓氏,其本人也不怎么和其他人交流,使得他和众人关系游离在熟悉陌生之间,也就泽维尔比其他人好一点。

     “需要我展示一下吗?”亚历克斯提议道。

     梁正摇摇头,亚历克斯的能力他已经在电影见过了,没有必要再看了。沉思片刻,说道:“萨默斯,你的力量很强,但你不会控制。”

     亚历克斯正因为其力量过于强大,把自己关在单人牢房里,直到泽维尔和兰谢尔招募他。

     “你欠缺的是对力量输出,所以我们今天开始。”

     《X战警:第一战》中,亚历克斯依靠装备稳定释放冲击波,梁正不打算等汉克制造出装备,他打算口头上教导,剩下的就要靠亚历克斯自己摸索熟悉了。

     结合电影和现实,梁正觉得亚历克斯就是一把手枪,冲击波是他的子弹。

     “首先,你得把自己当成一把上膛了的手枪,抬起你的手臂。”

     亚历克斯依言抬起自己手臂。

     “手臂是枪管,慢慢把你的力量引导到手臂,蓄力等待,你的喊声是扳机。”

     亚历克斯脸色有些局促紧张,之前从没试过要把冲击波引导到手臂,过程冲击波的能量不能太强,威力也不能太弱,要非常稳定。

     能量还未引导至手臂,冲击波已经爆发了出来,三道冲击波向外飞去,其中一道飞向梁正。

     “小心……!!!”

     亚历克斯眼睛瞪得大大的,他亲眼看着朝梁正飞去的冲击波,即将碰到,梁正突然消失了。

     “小心一点。”

     耳边听到梁正的声音,亚历克斯连忙扭头去看,声音主人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后。

     “你怎么做到的?”

     梁正道:“等你的冲击波可以释放自如的时候,我可以告诉你,在那之前你得学会怎么能量输出。当然,这件事只能你知我知。那么,我们继续。”

     按耐下心里的好奇,亚历克斯开始第二次的能量输出,结果和第一次一样。

     第三次,第四次……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亚历克斯的心情也在低落,直到梁正问了他一个问题。

     “萨默斯,你认为自己体内的力量,对你而言是什么?”

     我的力量对我而言是什么,这个问题让亚历克斯陷入了沉思。许久才回答:“它是一个灾难。”

     “你认为它是灾难,打从心底不愿意接受,这可能就是你一直失败的原因。”

     梁正也不知道自己说得对不对,但他在亚历克斯每次使出冲击波时,隐约从他眼神中看出一丝厌恶。

     “这股力量是灾难还是礼物,都取决于你。”梁正表情非常严肃望着亚历克斯。

     力量没有对错,它的对错取决于使用力量的人。

     毫无疑问,亚历克斯长久认为体内力量是一个灾难,心理方面的不接受,能量输出上带有问题,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他自己也隐约察觉到。

     “我们再来一次,这一次你得接受自己,接受这份上帝给予你的礼物。”

     亚历克斯深吸口气,平复思绪,目光投向正前方固定把子,右手抬起来瞄准。

     “我是一把手枪,手臂是枪管,冲击波是子弹……”

     炙热的能量涌现亚历克斯抬起手臂,梁正虽然感受不到,但能从视觉上,看出炙热能量不稳定,忽明忽暗,随时都会爆开或是消散,但在能量主人控制下,炙热能量没有爆开或消散,一直缠绕维持在手腕。

     “开!”

     亚历克斯大呼一声,蓄在手臂的能量冲击波随着声音,脱离了手臂,但因为过强的能量,亚历克斯脚步踉跄退了几步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手臂也随着他后退,抬起对准天花板。

     和前面四分五裂的冲击波不同,这一次冲击波凝聚在一起,其力量更强,被冲击波打到的天花板登时黑了,防空洞是为了躲避敌人空袭减少损害而挖掘的,材料自然不是劣等,在冲击波的面前,天花板融化崩解。

     亚历克斯欣喜望向梁正,后者摇头泼了他一身冷水,梁正也给出解释:“你蓄力到打出冲击波,需要的时间太久了,你的敌人是地狱火,他们不是你这种新手,所以你要和他们面对面,那就把蓄力到打出时间压缩到几秒内,也许在一秒。”

     “我从来没有试过要在这么短的时间。”

     之前亚历克斯使出冲击波需要的时间只在一瞬间,那时冲击波是不集中分散的,而现在要将分散的能量全部集中在一起,需要本人不懈努力和对能量输出。

     “放轻松一点,你有几个月的时间,这足够让你熟练使用冲击波。”

     梁正拍了拍亚历克斯的肩膀:“达尔文的死不是你的错。”

     “不,如果我没有使出冲击波,达尔文也不会死。”亚历克斯认为是自己的错,那晚开始到现在内心自责自己。

     “达尔文的死,是因为他小瞧了肖。”

     这种问题,梁正开导了,剩下的要亚历克斯自己去理解了。

     亚历克斯想到自己第一次能量输出成功,虽然很勉强,但也算是成功了,想到梁正先前所说的话:“你是怎么从那边瞬移到我后面的?”

     “我的速度很快,你的动态视力跟不上。”

     亚历克斯露出恍然神色,随即道:“你有两种能力?”

     “嗯,这是对付肖的王牌,要保密。”

     王牌都是要到最后使出才有效,亚历克斯知道这个道理,原本梁正说的地狱火都是一群老兵,他心里多少有些泄气,现在看到梁正有着自己跟不上的速度,联想到地狱火那边似乎没有速度能力的变种人,胜算提高了一成,心情又好了起来。

     留下亚历克斯自己一人在防空洞联系,梁正关上防空洞门,右腿迈起还没落下,一阵眩晕袭来,他连忙伸出手扶住墙壁。

     好在眩晕来得快去得也快,不过梁正却是警惕起来,自己很久没有过眩晕了,这次来得这么突然,是怎么回事?

     想了许久都没有想出什么,自己也没有感觉到什么能力出现,梁正只能摇摇头离开,他没有发现的是自己刚才扶墙处有一个手印深深烙印在墙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