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大难不死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夜之深沉,慢慢的笼罩在天硕高中的这栋栋大厦,称如洪美美所言,这里的孩子个个都不缺钱,这里的孩子个个都有着显赫的家庭,或者是有钱,或者是有权。

     而,唯有他,操场的一角,一个很腼腆的同学,手里捧着书,在认真的看着,今日的校园,人命关天,同学个个议论纷纷,而这一切仿佛与他无关。

     他,一个从山村出来的孩子,凭借着自己出类拔萃的成绩考上这所称之为:天上人间的高中,在即将的三年高中里,全凭着奖学金生存,他只是这所学校最不起眼的一粒尘埃,然而对于周浩天而言,今日之事堪称天大之事。

     “少爷人呢?!!!晓楠都出这么大事了,作为哥哥,连个人影都不见,成何体统!”医院的vip病房里,周浩天一边心疼的握着晓楠的手,一边很是生气的对身边的秘书云初问道。

     “志祥少爷,今天到皇家科院报道去了。”

     “皇家科院?他想通了?叛逆了两年,消沉了三个月,终于肯去皇家科院了。”说到这,周浩天貌似平静了些许。

     “那我现在给他打电话。”

     “不用了!”这时,晓楠微微的睁开了眼睛。

     “晓楠,你醒了。”

     “爸爸,不要告诉哥哥了,不然他又会跑过来唠唠叨叨,瞎担心一番,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既然他已经脱胎换骨了,这也不正是您想要的吗?”

     “爸爸,过去的都过去了,你也不要再去追究他过去都做了些什么。我们都已经成年了,给我们一点自由好吗?”周晓楠巴眨巴眨的眼神看上去很是可怜。

     “我还不是……”

     “我都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可是我们已经长大了,从小到大,您安排这安排那的,我们也都知道您很不容易,当爹又当妈的把我们养大,还要打理公司。

     现在我们大了,您也该放手歇歇了,以后就坐等我们孝敬您了!”说到这,晓楠一脸调皮,歪着小脑袋对着平日严肃周浩天讲道。

     看着女儿这么的懂事和可爱,周浩天的心里顿时暖了不少,也令他回想到了他刚下凡时的情景:

     按照人间的时间来算,应该是18年前,那是新生的人间迎来的第一场狂风暴雨,热闹的街道在这个这雷电交鸣的夜晚格外的没有人气。

     然而,在一个黑暗的街道拐角处,躺着一个青年女子,在分不清楚是雨水还是血迹的地上哭喊着什么,她旁边停了一辆车,车里却躺了一位满头都是血的男人,不难看出,这名男子已经奄奄一息了。

     再一看女子,她捂住自己的肚子嘶声力竭,很明显,此女要临盆了。

     于是,他赶紧采取人类的行为,把车里的男人拖了出来,在拖出来的过程中,把男子口袋的名片,不小心弄丢了在地上,其他没看清楚,只看到一个名字---周浩天。

     随即,他把女子快速抱到车上,朝一家最近的医院开去。

     “你是病人家属吧,你老婆腹内龙凤胎又加上早产,需要立即动手术。并且很可能只保一个婴儿,请你做好心理准备,时间很紧急,希望考虑好后赶紧签字”白大褂医生一边递给他文件一边严肃的说到。

     听到“紧急”两字,他想都没想就立马签下了“周浩天”三个字。

     “如果不是女娲收走了我的法术,只准我携带智慧下凡到此,别说是三条人命,你老公,我都有办法让他复活!”正当他喃喃自语时,突然感觉到有异物通过他眼前,迅速钻进了手术室,他急忙追赶到手术室的门前,却被一护士给拽了回来。

     “先生,你冷静点!请不要打扰医生手术,否则,后果你负担的起吗?“护士恶狠狠的说到。

     6个小时过去了,手术门终于被打开,正面走来两位医生。

     “周先生是吧,恭喜您,喜得龙凤胎,儿女平安。不过。。。你老婆因难产去世了。。。。对不起我们已经尽力了!”医生说完,缓缓地鞠了个恭表示歉意。

     听到这,他硬是愣了半天,看着被护士抱出来的两个孩子,他更是不知所措。

     “也许是天意吧,既然如此,那我就从这一刻开始学着做人”看到两个可爱的孩子,他突然滋生出满满的父爱,默默了在心里说了句:孩子别怕,你们还有我。。。

     “对了,爸,和我一起摔下的同学呢?她怎么样?”晓楠突然的反问打断了正在沉思的周浩天。

     “云初,你去看看吧。”

     “我也要去!”说着,晓楠像个猴子似的,立马翻个身下了床,麻溜的穿上了鞋,完全不像是一个病人,看的旁边的云初膛目结舌,内心不仅想到:敢情小姐刚才是在演苦情戏啊,周董啊,你又被骗了。

     这时,电话铃声响了,云初慌忙的接了电话,随即对周浩天说道:

     “周董,公司出了点事需要你现在回去处理。”

     “可是……”

     “您赶紧去吧,您看我活蹦乱跳的,没事的,我现在就可以出院,你信不信。”说着,晓楠又开始张牙舞爪的乱蹦乱跳。

     “行,行,我信,我信,你慢点。”周浩天一边打着暂停的手势一边的笑道。

     他拿这个女儿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如果说周志祥是他将来的衣钵传人,而周晓楠则是他心肝宝贝。

     “那我走了,护工都安排好了,记住:有什么事情一定要给我打电话,知道吗?”起身准备出门的周浩天又忍不住回头再次安排下晓楠。

     “得令!小女谨遵父皇教诲!”

     听到这,旁边的云初忍不住“嘿嘿”一声,周浩天一个眉头紧皱,云初立即严肃了起来,谁知,周浩天此时却幽默的对云初来了一句:摆驾回宫!

     随后他们都笑了,然后也走了。

     晓楠也紧跟其后,朝雅晴的房间走去,刚走到门口就听到:

     “转告她,我很抱歉,没有死成,不必要假惺惺的再来看我了,我命硬的很!”淑雅晴对旁边的一个看起来很文静知理的男人说道。

     没多久,这个男人便离开了房间,晓楠也走了进来。

     “姑娘好脾气啊”周晓楠进门就说。

     看着淑雅晴没有任何回应,并且摆着一张没好气的脸,再看下这个房间,明显和刚才自己温馨的画面形成巨大的反差,她似乎产生了些许的怜悯。

     之后,只见她走到病床旁边的一束鲜花,从中抽出一顆玫瑰狠狠的说道:

     又是特么朝三暮四的男人,送玫瑰花的没一个好男人!

     “你也不喜欢玫瑰花?”听到这,淑雅晴貌似很感兴趣,反问道。

     “对啊,我喜欢百合,白色的百合,就像是……就像是……对!就像你!表面看起来很是孤傲无情,指不定内心有多脆弱和单纯呢……”

     看着晓楠说到百合,一脸天真,这张打死都忘不掉的面孔,仿佛就像是志祥在给她讲着美丽的童话故事。没有任何表情的脸颊瞬间带有微微的笑意,还泛有几颗闪亮的泪花。

     然而,看到此时的淑雅晴,周晓楠却沉默了,呆呆的,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这张熟悉且惹人心怜的脸颊,心,竟然微微一动,但很快便清醒了过来。

     之后,便见她坐到雅晴的旁边继续说道: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咋说我们也算是一起经历过生死的人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敢不敢来一场生死之交?像江湖豪杰那样,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愿同年同月同日死!哎,对了,你那一年的?

     淑雅晴此时也不知为何,像打开了话匣子,吧啦吧啦说了很多。

     听完淑雅晴的背景阐述,周晓楠起身又跳了一下,说道:

     我靠,缘分啊,我们竟然是同年同月同日生!

     “真的吗?”

     “如假包换!”

     “你过来,来,坐这!”

     此时的淑雅晴也像是一个孩子,说好的高冷,似乎早已烟消云散,就像当初她和志祥在一起那样,可以自我释放。

     掀开被子就让晓楠钻进去,两个人像是久别重逢的知己,有很多话要说。

     原本冷清的房间,此时却正在谱写着属于她们的青春故事。

     夺目的阳光,也非要来凑凑热闹,明目张胆的溜进这个房间,旁听她们的欢声笑语,普照她们的天真无邪。

     然而,人间的万里晴空并不代表一切祥和,冥冥之中还有一层不为人知的乌云烟雾,自从原始夫妇转世为人后,女娲就没有一日安心,最终她还是想到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