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天硕奇缘
    顿足看了看四个明亮的大字,她不仅在内心冷笑道:呵呵,天硕(天梭手表)。。。

     “呵呵,你咋不浪情(浪琴手表)呢?”

     随着这一声完美的应和,她回过头,心,不禁微微一颤。

     一张似曾相识的脸,依旧是那么的五官精致,清爽的短发难免不反射出青春的旺盛精力,她呆呆的看着她,嘴角上下抽动了下,似乎想叫“志翔”二字。

     然而并没有,因为眼前的这个人和她一样,是雌的。

     随即也听到:

     “同学,瞅啥呢?

     很帅是不是?

     我懂,我都懂!

     在下周晓楠,烦请教姑娘芳名?”

     “你也姓周?”很明显,淑雅晴只对这个姓感兴趣。

     “对的,周大生的周!”

     “上天真的好奇怪,命中注定我和他不能长相厮守,偏偏在我决定开始新的生活时,却遇到一张那么像他的脸,更为巧合的是还是同一姓。。。”想到这,淑雅晴根本不愿意和她再多说一句话,拉着行李箱,很自然的甩了一下自己的长发,高冷的朝女生宿舍楼走去。

     切,长的像女神就不得了了?

     传说天硕高中不都是那种基于德智体于一身的高材生吗?

     这么没礼貌的人,也是高材生??

     周晓楠似乎被这不屑的相遇搞的很没面子,自言自语道。

     随即,也拉着她那霸气的军绿色行李箱,往女神宿舍楼走去。

     入秋的天气依旧是这么的顽皮,风,说起就起,一阵先前没有任何征兆的强风从天硕的大门一涌而入。

     吹过晓楠,她明显有一种胸口揪痛的感觉。

     吹过雅晴,她明显有种被跟踪的赶脚。

     吹过学校的角角落落,注定会隐藏着一番意想不到的劫难风波。

     因为这是血烟,它虽然已被激活,但,血魂依旧需要血体和血种进行幻化,方能成魔。

     它因蝴怡天香十八岁的血液而生,必然要借助她的力量得以成魔,而这种力量却是无休止的毁灭,这种毁灭将会令人发指。。。。。。

     “某些学生的素质不咋滴,这学校的景色还倒挺怡人的,离开家的感觉就是好,赐我一匹野马让我尽情驰聘吧”周晓楠被眼前的花花草草所迷住,与其说是景色,不如说是自由,那种不再被家里的条条框框给约束的洒脱感从脚底直冲大脑,感觉就一个字“贼特么爽”!

     行李箱在地上连续被一双长了两只兔耳朵的帆布鞋给踢的老远,老远。。。

     此时的她,就像是刚出笼的小鸟,恨不得把天空飞个遍,即便是累死也情愿的一说,拿着一个单反360度无死角的疯狂拍。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从镜头出现的一张脸看起来是那么的猥琐,仿佛也在盯着自己,她立马放下相机,甚至都没看清楚对方的脸就开始道:

     哥们,麻烦您把您的“鞋拔子”脸稍微移下,您挡住后面的那顆小树了。

     “哦”

     听到“哦”的一声,一个看起来还算清秀的白面书生,拿着两本书乖乖的走开了,定睛再去看看那个离去的背影,不由呵呵一笑:“傻帽”

     之后,便也捡起被她踢的老远的行李箱朝宿舍楼走去。

     刚走到楼道口,就听到两个女生在撕逼,前世肯定有什么深仇大恨,不然,怎么会骂的这么恶毒?女生的劲果真都在头上,这个学校的学生素质,果真都不是一般的高。

     晓楠一边想着一边朝案发现场逼近,相对于旁听,她则更喜欢旁观。

     2301的宿舍门口,围着一群“女神”。

     顺势望去,高矮不同,胖瘦有别,马尾的,长发的,凌乱的,蓬松的,各种发型的交叉,再加上偶尔三三两两窃窃私语的,放眼望去:一群春闺怨妇的节奏,并没有传说中那青春美少女的一说。

     看到如此景象,她静静的也围观了上去,透过拥挤的空隙,她看到了,也听到了:

     比较显眼的是围观的中心处,一只破碎的琉璃瓶。

     粉红色行李箱旁边,站着她进门时第一个遇见的女生。

     此时的她,双手交叉,挽在胸前面朝栏杆,面无表情,静静的望着远方,长发还时不时被对面吹过来的风给调戏三两番,两鬓的发丝偶尔随风波澜了几下,气质,优雅,孤傲于一身。

     用周晓楠的话来形容:若再配上一把雪花剑,绝逼的女神龙。

     就在她不远一米处,则是另一形象,芳称:洪美美。

     身高和淑雅晴差不多,发型略短,发尾略卷,上身丰满,臀部微微翘起,两颗不算大的眼睛却在使劲的撑开眼皮四周的轮廓,若再用力点,估计眼珠子都要再从地上捡起来。

     胸前两坨蓄势待发的土山丘,随着身体微有颤动,相对于对手而言,更是在武器上略胜一筹,两手紧握,似乎要进行一场凶猛的肉搏。

     当然,对女人的撕逼而言,肉搏前都会先有机关枪的大面积扫描,从头骂到脚的有木有?不信且听:

     “打破我最爱的琉璃瓶,一声对不起就想完事?”

     “多少钱,我陪你十个,麻烦闭上你那滔滔不绝的嘴!”

     “哈哈哈,笑死老娘了,能来天硕高中的人会缺钱吗?我就是看不惯你这一身傲气,哦,不对,是一身骚气!我要你低下你高贵的头颅,给老娘跪下!!”

     听到淑雅晴谈到钱,对手更是咄咄逼人。

     “呵呵,天硕果真什么疯婆Dang妇都收啊?跪?这个字在我的人生字典里,只是让别人跪我而准备。”回应完,便见她缓缓的走到破碎的琉璃瓶旁,抬起脚,再一次狠狠地踩下去!

     “你真特么是有娘生没爹养的吗?从小到大都……”

     这一句还未落,就听“啪”的一声,淑雅晴快速转身,一个巴掌给呼了过去。

     此时,全场震惊!周晓楠更是大大的O字嘴型,随即,只见铺面而来的一双手,把没有任何战前准备的淑雅晴从栏杆上推了下去。

     正在这时,周晓楠不知为何,本能的从人群中闪电般的穿过去,快速拉住淑雅晴的手,然而冲刺力量太猛,自己也随着雅晴一个翻身,一并坠落下去。

     大家伙都惊慌了,赶紧围住栏杆往下看,洪美美更是吓傻了一般,瞬间摊倒在地上。

     从23层的高楼一点点坠落,她看到陪之落下的周晓楠,那张脸让她再一次想到了周志祥。

     志祥,此生有缘无分,死,也许是最好的解脱。想到这她闭上双眼,两滴泪顺着长长的睫毛滑下,落在在半空中。

     “不要!”

     伴随着周晓楠的一声大叫,她突然猛地睁开双眼,胸前的蓝种核迅猛离体,在其身下开始产生巨大的浮力,此时的晓楠和淑雅晴被这一层强大的浮力托着,缓缓的往下落。

     很显然,淑雅晴对蓝种核的力量控制还不够灵活,在离地大概五米的距离,浮力突然收回,两人“嘭”的一声同时落地,蓝种核再次进入淑雅晴的胸前消失不见。

     随后,就听见救护车的声音,吵闹声……而迷迷糊糊的两人也下意识的睡去。

     “小喵,你干嘛呢?”

     “可欣,可欣,你看到蓝宝石没,你看到没,我看到一颗蓝色的宝石,我看到了一颗蓝色的宝石进入了那个女生的身体内!”小喵不知是惊慌还是激动,一直的在强调。

     说完她便在两人落地的地方,认真的找些什么东西,然而地上什么都没,除了几处暗淡的血迹。

     “小喵,别闹了,都出人命了,也不知道都是哪班的同学”即便在此时紧张的关头,此女的声音依旧温柔的像水,一张鹅蛋脸伴着修长的柳叶眉紧紧皱起,貌似很是关心。

     她俩是刚进校的学生,对前前后后的事情一无所知,只是刚走到这栋宿舍楼底,便看到了两个人坠落的一幕,当围观过来的时候,人已被救护车抬走。

     “我真的看到了,难道只有我看到吗?那么明显,你没看到?!”李小喵仍旧不相信的反问道。瘦小的身体,高高翘起的马尾辫,加上一双圆嘟嘟的大眼睛,更是把此问题显现的很幼稚和白痴。

     此时的张可欣并没有回应她,回应她的,却是一道不知从何处而来的怪风,扫过地面的血迹,然后吹过她的面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