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蝴怡天香
    “自从你离开我之后是不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过过周末?如果是的话,我想你可能还是没有办法忘记我。。。。。。”

     手机屏幕上短信这样显示着,一双纤细洁白的双手静静的捧着手机压根没有要作回复的意思。

     初秋的晚霞透过床前半掩的落地窗帘也偷偷的溜了进来,照在一张粉嫩精致的脸颊,眼角不由自主而滑下的泪水在这晚霞的照射下显的颗颗晶莹透亮,顺着脸颊再次流到凸凹有型的锁骨上,然后碎去。

     她穿着那年他买给她的睡衣斜靠在床上,一扇略带浅黄柔顺的头发披散在肩膀的一面,而另一面则是楚楚动人犹如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香肩和脖颈。

     房间里的空调打的很低,她似乎觉得有点冷,抓起旁边的被子正准备盖上时,手机又响了一声,她还是没忍住再次打开信息:

     “我知道你没有办法忘记我,就像我从来没有办法忘记你一样,终其结果无非是看谁把谁埋藏的更深,雅晴,我们的选择真的正确吗?”

     当她看到这条短信时,所有的矜持和伪装瞬间全部瓦解,她把手机仍在床上,失声痛哭,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就像当初他离开时那样,身体被掏空,感觉生活从此不知所措。

     突然,她疯狂的抓起手机,她迫不及待的想告诉他,她想他,她想他回来。

     然而当抓起手机的那一刻,耳边响起了那个魔咒:

     你是原始夫妇化身之一的蝴怡天香,你的另一半在几千万年前早已注定,你最终会去寻找你的夫婿,合体返回天庭,你此时的不甘心就是对他终生的祸害,你爱的越疯狂,他离魂飞魄散的日子就会越近。

     蝴怡天香,你是为大爱而生,怎可贪恋红尘?违背天意,人间将万劫不复,他也会尸骨无存。。。。。。

     想到这,手机再次被扔下,心依旧疼的很彻底。她顺手拿起空调遥控器把空调温度打到最低,打开平日他最喜欢的dj,把音响开到最大,拿起桌子上刚开启没多久的一瓶红酒,一饮而下。

     几分钟之后酒劲后发,身体开始发烫,脑袋开始有点嗡嗡作响,借着酒劲的她索性把衣服全部脱光,赤身裸体的在床上开始疯狂的尖叫和乱跳。

     这样疯狂的她,是第一次。

     修长的大腿,雪白的皮肤,丰满的臀部,纤细的小蛮腰加上上下浮动的两个肉包子,再配上一副精致有型的面颊,那是怎样一副会说话的身体,或者是有怎样一种需要这样才能发泄的心情?

     也许他和她之间要从三个月前的今天开始说起:

     那日,一大早他就把她给支开,说要给她一个惊喜,心想也罢,就出去溜达了一圈,可是觉得很是无聊就想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去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于是她想到了一个地方,那是她和他第一次见面的地方,也是她们相恋的开始。

     很快她再次来到了这个地方,这是一个很空旷的山野,遍地的野花和各种叫不上名字的野草,尤其是那一座不算高大的山坡还像一开始那样的孤独,她很清楚的记得:

     那天叛逆的她第一次离家出走,来到这个自认为世外桃源的地方想洗礼下自己糟糕的心情,刚走到山脚,她发现了他。

     一个孤独的背影矗立在这座看似孤独的山丘,那日的天气还算清凉,他穿着一件深灰色的卫衣,应着温柔的晚霞,双手很自然的搭在修长的大腿上,他微微的转了一下身体,这时一双剑眉上下抽动,若有所思的看着远方,像是一个很忧郁的王子,很显然他并没有发现她。

     而她却被他深深的迷恋上了,像是千年的邂逅,内心不由自主升起股股暖流,春心懵懂的她并没有传说中的矜持,恰是少女敢爱敢恨的冲动。

     “你就是传说中的王子吗?”她没想到自己会这么没脑子的打招呼,好像是自己还沉浸在梦幻的童话故事里没有醒过来。

     他回过头来看着她,善意的微笑落在他五官精致的脸颊,坏坏的回应了句“你就是我要等的公主吗?”

     两人童话般的相识,注定会有一段童话故事,后来两人无话不谈,像是失散多年的情人,又像是破镜重圆的夫妇。

     很快,两个少年感情迅速升温,一恋便是两年,根本不在意对方是谁,根本不需要了解对方有怎样的过去或者是背景,疯狂的爱是他们的全部,两颗火热的心一撞不可收拾,一动便是两年。。。。。。

     看着这个山丘,那些相识的快乐,那些甜甜的回忆涌上心头。于是她二话不说,就想爬上山头,想去体验下当年他看她的角度,可是一不小心,手指被划破,血滴在了山腰的一块很漂亮的岩石上面。

     突然,岩石在血液滴上的那一刻起,开始腐蚀,虽然是一滴很小的血液,但是岩石却别它腐蚀的越来越快,紧接着天气异常,乌云密布,雷鸣电闪。

     她很害怕,一不小心脚底踩滑直接掉到山脚,还好爬的不是太高,她没有受伤,老天爷则像是很发怒似的疯狂的打雷闪电,尽管没有下一滴雨。

     然而,更可怕的不是此时的天气,则是那块正在腐蚀的岩石,准确的来说这时的岩石更像是一块血石,充满了鲜血。

     正在这时,突然一道白色刺眼的闪电快速击中血石,血石瞬间化成了一道血烟,而此时的她胸口巨疼,像是被炸开的疼,更令她恐惧的是伴随着胸口的疼痛,胸口竟然发出刺眼的蓝光,她疯狂扒开衣服看了眼,她惊呆了!

     那里有一块像指甲盖大小的蓝宝石!同时,这蓝宝石的光也在不停的直射着徘徊在周围的血烟。

     “蝴怡天香,你终于来了,我终于等到你成年了,我等这一天等太久了!”

     她听到这缥缈虚幻的声音吓坏了,她脑袋全是曾经看过的各种魔幻片,她没受大脑控制的直接脱口而出问了句:你是被解封了的混世魔王吗?

     “哈哈哈,混世魔王?我且来告诉你真实的身份:”

     我是女娲毁灭了三世血族的血魂,当初女娲为了打造所谓的原始夫妇,为了剥夺原始夫妇自发的感情,她残忍的将其玄幻成两块七彩石,更是不惜牺牲我三世的血族,用我们的鲜血造就原始夫妇的种核,其中一颗则是你刚才胸前会发光的蓝种核。

     原始夫妇,女主---蝴怡天香,女娲赐予蓝种核,重生人间大爱。

     男主---风行逸阳,女娲赐予红种核,重生人间善恶。

     可是,贪婪的人间一代不如一代,最终自食其果造就了人间的覆灭,女娲心生怜悯,唤起了原始夫妇,然而她万万没想到在造人的过程中,风行逸阳被撞成两块,投入人间。

     而我,就是被撞掉的红种核,原本我生生世世都不会再重生,可是天助我也,原始夫妇在成年的时候会滋生异能,种核也会被激活,你有我族血液而成,我必有你血液而生!

     天时地利人和,我将不再是你们体内的一部分,等我找到血魔的凡体,定能重生,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血族!

     她越听越糊涂,越听越诡异,她忙自我安慰到:不!不!一定是幻觉,我要回去了,志祥还等着给我惊喜呢。

     想到这她起来拔腿就跑,而这时血烟又徘徊在了她前面,再次说道:

     你还要回去找他吗?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是原始夫妇之一,你是蝴怡天香,你体内蓝种核会在关键的时候发出异能,你最终会去寻找你的另一半---风行逸阳,然后返回天庭,否则人间将万劫不复!

     “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就凭我是红种核,我是你们的一部分,虽然我脱离了风行逸阳的躯体,但是我有着风行逸阳的异能,他没有我注定和凡人无异,我和他注定相互影响,当然也包括你,我需要他完成使命,而你也需要。

     你现在回去找的那个凡人无非是想让他死的更快,你们注定截然不同,殊途末路,何不趁早了借?!”

     “我不相信!”

     刚反驳一句,她胸前突然再次发光,蓝种核再次和徘徊的血烟相宜得章。胸口再次疼到不能自己。

     “现在,你还不相信吗?!”

     看到这些,她真的害怕了,她害怕这一切都是真的,她更害怕失去周志祥。

     “蝴怡天香,人各有命,在劫难逃,去做了断吧!”

     说完血烟便消失了,她胸前的蓝光也渐渐暗淡,蓝宝石形状的印记也在胸口慢慢消失,像是一道会自动愈合的伤疤,然而这道伤疤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再次突然凸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