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回到原点
    “黎董,小姐回来了。”

     “让她来我办公室!”

     在一个明亮的办公室里,一个穿着很性感的职业女性,丰满,微胖,大概三十出头的样子,坐在偌大的办公桌旁边,冷冷的回应道。

     这时,门“恍”的一声被推开,还没看到人脸,便见两条大长腿迈了进来,随即把手里的包“嗖”的一下扔到了黎董的办公桌上,接着,缓缓地拉起旁边椅子,便坐到了黎董的对面。

     “两年了,从没找过我,听到我回来了,心里是不是特别的不是滋味啊?

     我爸留给您的这把董事长娇椅,坐着是不是特别的爽?

     对了,您从含苞待放等到花谢满天飞的,您是不是还在等啊?

     他连我都不要了,会要您吗?

     呵呵,你痴情的也真够搞笑的!”

     “够了!”黎凤霞终于听不下去了。

     “你两年前无缘无故的离家出走,两年后又再次回来,是回来讽刺我的吗?

     我不想知道,你这两年来都干了些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但是淑雅晴,我警告你,我已经忍你很多年了,从小到大,从没把我当成一个长辈一样的尊重,我不怪你,至少那时你还小。

     你记住,从现在一刻起,我没必要再忍下去,因为你已经成年了!你不要仗着你是他的女儿,我不能怎么着你。

     现在RPA是我的,他现在姓黎不姓淑,你给我听清楚了!

     还有,你所说的要考什么大学,我再次警告你,我从你那不知是死是活的爹的手中,接过你的时候,可从来没有承诺过让你随心所欲!

     黎凤霞很显然早已恼羞成怒。

     “我说黎阿姨啊,您这是更年期的表现啊,太容易动怒了,这样不好。

     考大学这事吧,还是得麻烦您亲自帮我办下,如果说,我亮出这张底牌,您看RPA到底是姓淑呢还是会姓黎呢?”说着,淑雅晴有意的摸了摸脖颈项链的一个很精致的吊坠。

     听到淑雅晴这样说,又看了淑雅晴的吊坠,黎凤霞似乎淡定了很多。

     接着,她拨通了电话:

     “小张,都安排好了吗?”

     “根据您之前的吩咐早就安排妥当了,小姐只需去报到。”

     挂完电话,她面朝淑雅晴说到:

     你随时可以去报道,不过我再次提醒你,你已经成年了,希望你能做点一个成年人应该做的事,两年莫名其妙的失踪已经耽误你太多的课程,能否考上大学就看你的造化了。

     “这个您就不用操心了。

     对了,顺便告诉您,我对RPA一点兴趣都没有,您千万别紧张,我真想知道RPA倒闭的那一天,您是什么表情,哈哈哈哈”说完淑雅晴扬长而去。

     没走两步,她又回头问道:

     “哪所高中?”

     “张秘书会安排你的。”

     “你都安排好了是吗?哪所高中?”离开黎凤霞的办公室,淑雅晴像是变了一个人,走在张秘书的旁边,很认真的问道,并没有一开始那种桀骜不驯的霸气。

     “天硕高中,淑小姐。。。”

     “怎么了?”看着张秘书支支吾吾的,淑雅晴便问道。

     “其实,黎董对您还是很上心的,您消失的这两年,她到处在找您。

     还有,当您打电话说要考大学的时候,她非常的开心。

     其实,这件事在您没回来前,早已安排好了。

     您和黎董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张秘书胆怯的问道。

     听到张秘书的话,淑雅晴很是惊讶,同时也滋生了多年以来除了周志翔没有人给过的感动。

     但是,想到那件事情,她立刻又变了表情,回应道:

     “张秘书,你在公司是不是太闲了?都有时间在这八卦了!”

     “对不起,淑小姐,我。。。”

     “转告黎凤霞,我永远不会感恩她!”还没等张秘书说完,淑雅晴便拉着行李箱,走出了RPA科技公司,似乎她一分钟也不想呆在这个所谓的家。

     走在路上,手又不由自主的摸了下脖颈的吊坠,那件事记忆犹新:

     “凤霞,你听我说,我和她根本什么都没有,我们只是科技上的一些交流,她今年才十八岁。

     我怎么可能和她有什么扯不清的关系,她都可以当我女儿了,我目前在和合伙人做一个特别惊人的科技研发,如果成功了,我们RPA就会世界闻名的。”

     “我等了你那么多年,你说等雅晴成年,你会争取她的意见给我一个归宿,而现在呢?

     为了那个女人?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把我甩掉吗?

     雅晴才12岁还有6年,6年以后我会更老了,你现在就兑现好吗?我真的等不及了。”

     “凤霞,20年的时间你都等了,你还在乎这六年吗?且不说等到雅晴成年,我现在就有更重要的事去做,我没办法给你立即的承诺,也没办法顾及上儿女私情。”

     “好,那你说,你有什么事比我还重要?甚至比你女儿还重要,是那个女人吗?”

     “你不要这么无理取闹好不好?有些科技机密我没法给你分享,你再这样逼我,我明天就走!”

     “你走啊,你走啊,你现在就滚!最好永远不要回来!”

     。。。。

     那天夜里,12岁的淑雅晴听到爸爸和黎阿姨的争吵声,缓缓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站在门缝间听到了这一切。

     一个星期过后,爸爸就真的离奇消失了,黎凤霞莫名其妙顶替了爸爸董事长的位置,而爸爸则是留给幼小的她一封书信和这个吊坠。

     那封信是那么的简单:

     雅晴,很遗憾,爸爸不能陪你度过每一个成长的瞬间,以后你要和黎阿姨好好相处,相信爸爸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才逼不得已的离开。

     这是爸爸留给你最珍贵的礼物,公司是爸爸一手创建的,它则是整个公司权利的象征,爸爸这次离开,也许很快就会回来,也许再也不会回来。

     原谅爸爸的不辞而别,雅晴不哭,雅晴乖乖,雅晴一定会理解爸爸的。

     。。。。。。

     小小的她接到这封信的时候并没有多大感触,随着年龄的越来越大,她越发的发现,爸爸的离开是黎凤霞给逼的。

     她越来越恨爸爸的不辞而别,然而更恨黎凤霞,她把如今一切的过错强加到黎凤霞身上,越想便越恨。

     外边的天气说变就变,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哗啦啦的下起了雨,她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无人问津。

     事实上,她和孤儿又有什么区别?从小不清楚母爱为何物,六岁的时候又失去了父爱,当她遇到他的时候,她以为一切都变了,他对她的爱让她觉得这是上天对她的垂怜,是送给她的一份最伟大的补偿。

     她不贪,她只想这份补偿,可以是一生一世,然而并没有。

     如今所有的可能与爱,被剥夺的一分不剩,两年后的她,又回到了原点。

     当,想到周志翔的时候,她似乎又开始不能自己了,但是故作坚强的她,扬起脸,轻轻的拍了下脑袋,再次告诉自己:一切都过去了,都是为了他好,不能祸害他!

     她不能回想三个月前的场景,一旦回想仍旧有种做梦的感觉,她从没想到自己十八岁的生日,竟然过的是如此的难以置信和悲惨。

     这一天她得知了自己离奇的身份,这一天她经历了魔幻般的事情,同时,这一天她也失去了最爱的人。

     直到现在,她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但仍旧不敢拿周志祥的命去做赌注。

     至少,她觉得胸前这所谓的蓝种核,不知什么时候又会出现。

     也许血烟说的没错:人各有命,在劫难逃。

     我无法拥有志祥的爱,但,也没有精力去完成所谓的使命,什么风行逸阳,既然在人间,何不过一个正常人应该有的生活,就算得不到,远远的看着,也是一种对爱的守护。

     不要纠结于令人痛苦的事情,不要惦记着再也回不去的曾经,她这样欺骗着自己。

     之后,她把所有的身世,使命,完全抛在了脑后,也许,她真的想有一个全新的开始。

     抬头一看,目的地已到,明亮的四个大字,高高的横在个性且霸气的弧形大门上:天硕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