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种核护主
    回想完以上种种经历,她用手又摸了摸了胸前消失的蓝种核,冷笑了两声,把剩下的红酒再次一饮而尽。

     此时的她和十八岁的青涩完全是格格不入,看起来更像是被泪水洗涤后,又泡在酒缸里的风尘女人。

     你若离去,生无可恋,倾城一世,郁郁寡欢。这,是对她最好诠释!

     接着,她踉踉跄跄的站了起来,拿起一只打火机,点燃了烛台之上的蜡烛,对着一闪一闪的火苗,温柔的说道:

     志祥,来,我们再来一次烛光晚餐!

     说罢,便端起一只空酒杯就往嘴里倒,很显然,她已经醉了。

     不料,她脚踝一缩,不小心倒在了地上,由于扯到了桌布,烛台也相继倒下,酒杯也被狠狠的摔到了地上,破碎。

     没有被熄灭的烛苗开始一点点灼烧着桌布,接着,地上的睡衣,半落在地上的床单……

     可是,她好像并没有发现这一切,只见她伸手捡下一片摔碎的酒杯渣,朝自己的手腕不加思索的割去。

     血,顺着划开的伤口,一点点流到地上,慢慢的铺张开去,火势也在慢慢的蔓延,明显,她是想自杀,然后再将自己火化,直至死无全尸,这样的结果也许是她蓄谋已久。

     正在这时,门猛地被推开,迷迷糊糊中看到那一张期盼已久的脸庞,快速地跑了过来,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二话不说就往外冲,由于速度太快,又加上火势太大,他不小心撞碎了桌角的一个圆形的红色玻璃球,玻璃球里面有着一个黑色的印记,看上去像是一颗沉睡的小蝌蚪。

     那曾是他们一起去海边玩耍时,捡回来的。

     然而,就在它破碎的那一刻,他突然松开了怀里的雅晴,双手捂住自己的胸口,和当初雅晴蓝种核被激活时一样,胸口像是炸开的疼,然而不同的是他胸前没有任何异常,可依旧疼的他缩成一团,在地上翻来覆去。

     此时黑色印记落在地上,化成一扇会蠕动的影子,只见它慢慢的蠕动到血液旁边,再慢慢的蠕动到巨大的火势跟前。

     突然,形体开始变大,黑色的影子像是被点着了似的和熊熊大火融为一体。

     就在此时,房间所有火苗层层集结在一起,像是一股层叠掀起的海浪,慢慢的,火苗颜色又开始逐渐变黑,直至形成一个黑色的怪物。

     接着,又落地而平铺,像是一条黑色的跑道,越来越窄,速度极快,一跃便朝蜷缩的志翔飞去。

     此时的他看起来生不如死,面色忽明忽暗,神情时凶时善。

     迷迷糊糊的淑雅晴看到挣扎中的周志翔,本能的使劲全身的力量,想唤起蓝种核,借助其异能救他一命。

     然而,不管她怎么的用力握拳,或是,绷紧身体,胸前依旧平静的像是雨过天晴的湖面,没有任何反应。

     看着不远处志翔痛苦的表情,泪,再次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

     她用力的爬到志翔的身边,想伸手拉住他。

     可是,他像是被囚禁了全身一样,两双手更像是被钉在了胸前,使劲的想抽出,却死活抽不出。

     无奈,他扭过头看着身边的她,眼神里充满了泪水,那种诉说足以胜过千言万语。

     最终他还是强撑着胸口的疼痛以及黑色怪物的吞噬,吞吞吐吐的说道:雅晴,我。。我。。爱。。。爱。。你。

     这是他入门来对她说的第一句话,说完就晕厥在了那里。

     然而,黑色怪物仍旧在孜孜不倦的撞击着他的胸口,很是奇怪,胸口虽然很平静,但貌似又有着无形的阻力,让黑色的怪物很难进入其内。

     气息微弱,无力挣扎的雅晴此时一句回应的话都没力气说出,除了眼泪什么也干不了,没支撑多久,她也昏了过去。

     难道他们就这样死了?开玩笑。

     只见,两人的泪水在地上一点点碎散去,一滴滴融合。

     随着两滴泪的汇入融合,融合后的泪滴逐渐变大,形成一道巨大的透明屏障,像是一个庞大的水晶球将其二人包在里面,同时也逐出了正在袭击志翔胸部的黑色怪物。

     接着,地上的血液开始聚合倒流,一点点倒流到雅晴的手腕,直至最后一滴血液倒流完毕,伤口慢慢的愈合。

     而,屏障外的黑色怪物不知退缩,仍旧在疯狂的袭击,眼看又要冲破这颗泪滴的屏障。

     终于,蓝种核按耐不住了,雅晴的胸前开始缓缓的发光,蓝种核慢慢离体,将其屏障冲击到最大,猛地砸开,黑色怪物被撞击而去,不知所踪。

     紧接着,蓝种核徘徊在志翔胸口之上,随着360度的旋转,志翔体内被注入的黑色烟气被一点点吸出,慢慢的志翔脸色开始好转。

     蓝种核也像是完成了使命一样再次回体,消失在雅晴的胸前。

     没多久,两个人都醒了过来,第一时间冲到对方身旁,异口同声的说道:你没事吧?

     随后,二话不说紧紧相拥,任凭泪水肆虐他们的眼眶,像是生离死别后的重逢。

     “雅晴,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

     她好想说“好”,可是刚才发生了些什么,那个黑色的怪物又是什么,她的身份。。。她不得不思索这些问题。

     更重要的是,她很确定,只要志翔跟她在一起一定没什么好结果,刚才的事情足以说明了这一点。

     她害怕了,她没有回答,哭的更凶,担心志翔看到自己的眼泪,抱着志翔许久不肯放。

     缓些,收拾了心情,她松开志翔,问道:

     志翔,难道你对我就没有想问的吗?

     难道这一切你都不觉得奇怪吗?

     “我当然很奇怪,我有很多话想问,但是,我不想知道答案,我不在乎这些,我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够了!”

     他认真的表情,看上去像是一个可怜兮兮的孩子,她双手轻抚着他的面颊,没忍住的一个吻轻轻的落在了他的嘴唇,软软的唇划过激发了他所有的荷尔蒙。

     男人的狼性最终抗不住这种诱惑,他像是一头沉睡的雄狮突然爆发,只见他反手抱住雅晴的头,“无耻”的彰显自己的野性,那样的疯狂,那样的淋漓尽致,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

     这种感情借以形体的疯狂释放,让他们彼此享受。

     享受,彼此唾液交替的湿润感,

     享受,温暖从脚底飙升到大脑的血管膨胀感,

     享受,两颗零距离的心砰砰直跳的欢快感。

     这是,她们两年以来的第一次!

     激情之后的他们略显羞涩,然而两个人却有着不同的决定。

     在周志翔看来,眼前的这个女子,生生世世非她不可,得到了她的初吻更像是贴上自己的专属标签,这辈子他绝对不会再让第二个男人碰她,定会拼了命的去疼她,爱她。

     可是,在淑雅晴看来,这是诀别。。。

     男人果真特么的天生贱相,包括他,上之前还是雅晴,上之后就变成宝贝了,不信且听:

     “宝贝,以后再也不要离开了我好吗?”

     “志翔,你爱我吗?”

     “爱这个字太轻,我是要你,要你生生世世!”

     “那你答应我一件事,我们结束吧,再也不要见面了!”

     刚才还沉浸在爱河里的周志祥听到雅晴的话,脸瞬间晴转多云。

     “为什么?三个月前如此,如今还是这样,你欠我一个解释!

     “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今天发生的一切难道你还不明白吗?”

     “我不明白!我知道你是我的!是我的!你明白吗?”他变的很急躁,生怕雅晴又像三个月前一样莫名其妙的赶他走。

     然而,又何尝不是。

     “你走吧,我累了”

     “我……”

     “走!”还没等志祥开口,雅晴再次打断了他的话,并且这次是这么的严肃。

     愣了几秒钟,只听见他冷静的说道:

     你若死,我必随!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他很清楚的知道,再这样争吵下去没有任何结果,就像三个月前一样。

     门前留下了一地的百合,而此时的他就像是这一地的百合,任其捡起丢弃,即便如此,他愿意。

     站在窗前,看着志翔离去的背影,尤其是看到门前地上的百合,心再次疼到无以言表,不用想那也是他带来的,她说过她只喜欢白色的百合。。。。。。

     回过头看看屋里乱糟糟的一切,一颗心像是死了一样的低落。

     昏沉的一天终于过去了,黎明的到来也宣告着她将决定放弃这里的一切。

     而她,注定要亏欠,亏欠他,也亏欠那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

     这一刻,她别无选择,只好将高冷继续。

     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只听见:

     转告她,我玩够了,我要考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