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一脸懵逼
    “周董,少爷那边真的不再去打声招呼吗?”

     “坚决不用!这正是一次很好的机会,我要测试下他处理事情的能力!”

     “您真是用心良苦啊,万一。。。”

     “没有万一!他是我周浩天的儿子,他应该有这种能力!”周浩天打断了云初的顾虑。

     “老哥,你真的要回皇家科院?带着这张“休书””?看着周志翔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的时候,晓楠质疑道。

     “是的,这件事我要处理好,我先送你回天硕吧”

     “No!”听着哥哥这么殷勤,晓楠赶紧的打住。

     “你那点小心思还是留着怎么样应付开除的事吧,我自己回去。您就千万不要再去天硕整什么偶像剧了,那个谁和那个谁,我看着都累,您老还是先修身养性一段时间吧”晓楠一边搭理着自己的东西一边说道。

     “那好吧,有什么事,随时联系,记得。。。”

     “保护好雅晴的身份!我知道了,别啰嗦了,赶紧的走吧,希望你出门遇贵人,化解你被开除的劫难!赶紧,赶紧,赶紧去!”晓楠打断了哥哥的话接应道,同时用手把哥哥推出了门外。

     无奈,周志翔只好直奔皇家科院。

     皇家科院一如既往的循规蹈矩,所有的学生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端庄认真,诚如周晓楠所言,这里都是顶尖的科技管理人才,各国的高才生都聚集在此,与其说是学习不如学是进修。

     车子缓缓地在这条通往皇家科院的路上开着,周志翔满腹心事的样子,表情时而舒缓时而紧张完全不像在是开车,当然需要纠正的是,他不是在想如何应付皇家科院的开除的事情,而是整个脑袋里都在思索着淑雅晴到底是谁。

     也许在面对她的时候他完全是不理智的,但是当一个人静下来时还是有太多的疑问和不解。

     正在他思绪满天飞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飘过,车子被迫紧急刹车,没错,的确是电视剧常有的剧情,他撞人了。

     按照正常剧情来说,他应该立刻从自己的思绪中回到现实赶紧的下车看看情况,当然不排除碰瓷的事情。

     不过这是废话,因为这个时代是高度文明的时代,不存在碰瓷一说。

     言归正传,回到刚才的情况,他则是手握方向盘,脚尖用力的踩死刹车,整个人面对当前的玻璃镜傻傻的发呆。

     他终究看到了什么?一头紫色的长发,还是一个漂浮的身影?是人还是鬼?正在自己反复想象的时候,前窗出现一张脸,和他看到的一样,一头紫的发亮的头发,一双有神且明亮的眼眸却透漏着些许的邪恶,这么近距离的观看,除了额头紧皱而出现的两条褶子,其他整体来说还算是一个可人儿。

     当然,和淑雅晴相比仍旧差的不止是十座山。周志翔的心理活动堪称翻滚的很是汹涌。

     “看够了吗?车不长眼,人难道也瞎吗?”紫发女子恶狠狠的隔着车窗朝他说到。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这时的周志翔才反应过来,赶紧的下了车。

     “出示下驾驶证”正当周志翔忙活着低三下四的道歉时,对方却扔过来这么一句话。

     “你是微服私访的交警?”傻傻的他又再次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不过还是很快拿出了驾驶证。

     “周志翔?皇家科院的学员?”紫发女人貌似对他这个名字很感兴趣。

     “嗯嗯”

     “呵,看来皇家科院做了一次正确的决定!”说着她随手把驾驶证递给了他,然后转身就走了。

     “你不追究我的责任了吗?”看着远去的她,周志翔喊道。

     “不与智障论长短。。。”

     渐行渐远的背影抛给周志翔这么一声回应,然后就是志翔各种脑补的省略号。

     紧接着,他便顺手打开前车门再次进入车内,刚准备起步,这时车头前又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晓彬?怎么是你?”

     “下车!”

     洪晓彬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很严肃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周志翔刚把头伸出来,右脚还没完全落地时就被突如其来的一拳狠狠的打在鼻子上,那种酸痛让他把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情形演绎的很是完美。

     正当第二拳飞过来的时候,他终于反应了过来,快速的用右手握住了迎面而来的拳头。

     “晓彬?你这是干嘛?有话好好说!”一向沉着看似包容无底线的他终于生气了。

     “你脚踏两只船很是爽,对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说呢?”

     “你指的是雅晴和可欣?”

     “不然呢?

     周志翔,我一直拿你当哥们,可是最近你所做所为已让我不能再以哥们的眼光去看你,今天我就给你明说了,我喜欢张可欣!我喜欢她!可是,你我都清楚的明白,她喜欢的是你。

     我以为你对她也是如此,所以一直以来我只能自己欺骗自己爱一个人就是看到她幸福,最好的爱就是看到她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

     然而,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让我看清楚了一个事实:你根本不爱她。可你为毛不给她说清楚?为毛不让她死心?你是骨子里犯贱还是天生享受被美女泡?”

     听着洪晓斌一番的连嘲带骂之后,本被激起的熊火慢慢的沉入丹田。接着就听到他语重心长的讲道:

     “晓斌,对不起,我没有可欣想象的那么好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混账,我从来没有对可欣抱有什么非分之想,也从来没有做过逾越之事,她也从来没有直面给我告白过,我也没有理由无缘无故的给她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让她难堪。”

     “毕竟她是女孩子,更何况她压根没有难堪的理由,也许在今天之前你给我说这些话我会生气,但是现在我觉得你说的很对,我不该在心理上和精神上享受一个人对我的好,我不应该拿不好意思拒绝或者怕伤害的话当成不去拒绝她的借口。”

     “晓斌,谢谢你,我知道我该怎么做,毕竟我也是时候收起自己优柔寡断,凡事怕带给别人伤害的心了,否则对你不公平,对她不公平,对我自己爱的人更不公平!”

     周志翔听到张晓斌的一段嗦落后并没有生气,反而是很淡定很认真的说了这些肺腑之言。

     的确,在他的心里已经容不下第二个人了,除了淑雅晴,其他一切犹如空气。面对这样的他,任何女孩子对他的爱慕之心都将成为负担,所以他不需要这样的负担,也不需要这样对别人造成无言的伤害。

     因此他需要做到果断,干净利落,绝不能拖泥带水,更不能给任何人留下一丢丢的幻想。”

     随着“砰”的一声,洪晓斌把周志翔一把拽到了车里的副驾驶,然后发动车子,迅速往前开去。

     “做什么?”周志翔被这不到一小时的时间发生的莫名其妙的事情给整的大脑都快跟不上节奏了,看着洪晓斌前后的举动更是不由自主又啰嗦了一句。

     “你还我女人,我送你人情!”晓彬对着前试镜坏笑一下且说到。

     很显然他对周志翔的回答很是满意。

     “呵呵,你比我还混账”此时的周志翔也对着前试镜回应了一声,那种兄弟间秒懂的yin荡,在此张英俊的脸颊却恰是彰显的一般正经。

     不谈女人,兄弟情谊一定是稳如泰山!这话不分时代,绝逼有效。

     很快,志翔一路跟随晓彬来到皇家科院的教务处。

     进入门的那一刻,志翔又愣了一下。除了科院最大的头之外,她也在,那个刚才被撞的紫发女人。

     如今仍旧一头飘逸的紫发,略带几分高冷,不,应该是隐约的杀气,高冷在此部小说里只负责形容女神。

     看见走进来的洪晓斌和周志翔,紫发女人嘴角上扬,好看的素眉上下触动了一下,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惊艳了全场